评论 > 动态 > 正文

北京政权垂死博弈 川普的机遇与艰难 鹿将死谁手?

—中共全球博弈 —— 中美将鹿死谁手?

作者:
川普另一大患则是整个西方大都是美国的“猪队友”,配合少,掣肘多。川普若能坚定意志,不为西方“猪队友”们的掣肘所动(编注:或促使他们转变),带领美国充分展现世界领导功能和职责,则可一举战胜中共和病毒

天若使其亡,必先使其狂。正值全世界抗疫问责北京之际,香港发生了大抓捕一幕,香港著名民主人士李柱铭、黎智英、长毛梁国雄、李卓人、何俊仁、杨森、吴文远、单仲偕、蔡耀昌、黄浩铭、陈皓桓、何秀兰、区诺轩、吴蔼仪等纷纷被捕,这是北京与全世界角力新辟的另一个战场。在整个世界封城停摆之际,北京政权可以在香港为所欲为。

香港对于北京本来是一只金蛋之鸡,中共一直不敢明火执仗地对香港采取野蛮高压手段。武汉病毒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整个格局。现在北京深知中共灭顶之灾即将来临,而未来的香港在过去曾经拥有的金融地位也将不复存在,索性就横下一条心破罐子破摔,彻底撕去“一国两制”的面纱,出重手将香港一手拿下变成中国的一个城市。此次大抓捕,一可恐吓香港民众放弃“五大诉求”,二可消弭疫情过后香港重新启动的以实现普选为最终目标的政治运动。

而在此时最能够也最应该对中共政权当头棒喝的是饱受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摧残刚从死亡线上活过来的英国首相约翰逊。香港本是英国海外领土,按条约英国将香港主权交给北京,北京必须按约维持香港“一国两制”地位。既然北京一再毁约,则英国有责问罪北京。英国完全有正当理由退出中英条约,收回香港。自从撒切尔以后三十多年来的英国政府一直患有极其严重的政治软骨病,没有一位首相展现过应有的政治勇气和担当,最后一任港督彭定康在任时期表现卓越,移交以后近二十三年,表现过对香港的关怀,但是没有再表现过对香港的政治责任和担当。整个大英帝国在过去的一个世纪内只出现了两位有勇气有远见敢于迎着困难的坚强领袖,战时的丘吉尔和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铁娘子撒切尔夫人,而近三十年的英国领袖在国际舞台上的表现差强人意,基本都表现得庸碌无为,连得跟班这个基本角色也做的很不好。

解救香港目前的危难不是国际呼吁,而是具体的国际行动。这个国际行动必须以英国为先锋,英国必须承担起这个政治责任和先锋作用,以英国强大的外交压力和自身的综合国力为后盾,讨伐中共。唯有此,才能解救香港民众和已经被捕大批香港民主派领袖于缧绁困厄。希望英国政治领袖尤其是约翰逊首相,不再继续对中共毁约和伤害人类的恶行置若罔闻。

台湾也在危险之中。显然北京政权在做最后的生死博弈,打乱整个世界,以此改变世界格局。侥幸成功了,就是乱中取胜,达到中共政权转危为安的最终目的。中共近日疑似核试验,美军西太平洋航母丧失作战功能,中共舰船在台湾海域和南海海域频频亮相展现军力,均可视作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剑指台湾。中共军方强硬派更是把此时作为武统台湾最佳时机。台湾可以防住来自中国大陆的瘟疫,但是难以防住中共发射的导弹和军事冒险;而此时的美国可以防住中共的军事冒险和攻击,但是防不住中共发送的瘟疫。此时只要中共继续疯狂下去,做临终前拉人垫背之举,台湾遭受涂炭就难以避免。北京取此军事讹诈,失败了,其结果必然是赔上中共自身,也陪上大陆被洗脑充分闻曲起舞狂呼欢叫普通中国民众。

中共武汉病毒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危害,前所未有地弄醒了昏睡的世界。目前来看大多数还只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只有川普团队在孤军奋战,敲山震虎有效到位地间接施压问责习近平中共。它不是直接问责北京,而是选择世界卫生组织,从与中共勾兑密切的谭德塞这个软肋处下手,先停止对世卫组织大宗支持,迫使其将与中共合谋隐瞒疫情欺骗世界的恶行和盘托出。此举于最终揭露北京隐瞒传播瘟疫有直接效应,不久就可使得中共制造世界大灾难的罪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但是持“政治正确”愚蠢观念的其他西方国家纷纷反弹。川普雷厉风行,打蛇七寸。若能继续下去,学习里根对付前苏联,学习小布什对付萨达姆,中共必然不久被送上历史审判台。

欧洲主要国家为英、法、德,这些国家的政治领袖乐见当今世界格局,根本无视真正病毒和邪恶肆虐世界,即使是武汉病毒戕害他们国家如此深重,这些国家还是保持良好愿望与中共共处一个世界的岁月静好,他们无视中共对联合国的所有机构和组织进行的强力渗透和操纵,今天的西方领袖变得如此窝囊,源头还是在美国自里根以后没有出现过一位有远见的世界领袖。美国一直领导着世界休眠于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几十年的绥靖主义之中,到了川普(特朗普)才开始了改变。德国总理梅克尔个人受惠北京极大,西方领袖都可以从北京分得个人利益,因此川普只能做唐吉可德的冲杀。世界卫生组织实际上是此次中共病毒最为有效的掩体,而西方国家领袖们对此视而不见,是迟钝愚蠢还是短视阴暗?

澳洲前总理、现英国牛津大学“习近平研究”博士候选人陆克文不去厘清中共制造病毒隐瞒疫情扩散病毒的罪恶,却抨击川普断供世卫的果断行动。可以不客气的说,陆克文则是与中共沆瀣一气。陆克文最为忧虑的是中共轰然倒塌,牛津大学研究做不下去情何以堪,所以寻找堂而皇之的理由和理论反对和阻止可能的“川普灭共之战”。

川普的自我挽救只能是认清局势,知晓处境之艰难,美国一国之力足以对付时刻变异的妖魔对手中共。但是自身问题是时睡时醒,而对手中共虽弱但却每时每刻警觉着,如毒蛇般随时窜出噬人。川普另一大患则是整个西方大都是美国的“猪队友”,配合少,掣肘多。川普若能坚定意志,不为西方“猪队友”们的掣肘所动(编注:或促使他们转变),带领美国充分展现世界领导功能和职责,则可一举战胜中共和病毒,拯救世界重归文明发展的正轨,让美国真正再一次伟大。不然整个世界就陪伴着中共一起万劫不复。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北京之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