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北京名中医逃亡加国 曝中共如何迫害律师

李春富和李和平律师受的苦也非常多,尤其是李春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出来时已经不能正常交流。很多人都要把他送到安定医院看精神科,医院也同意收治。王峭岭律师认为,律师如果背上这种病名后,将来影响他从业,所以极力不让他去安定医院。

北京朝阳区一个安静的小区内,有一间装饰得古香古色的中医诊所,赵中元就是这家诊所的老板,也是坐堂中医师。他集传统中医推拿、针灸及中药于一身,在北京中医界颇有名气。

2009年之前,来往这里的病人都是北京城内的离休、退休官员、军队干部、警察等。尽管这家诊所收费不低,却依然每天人来人往,生意红火。

然而,2009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赵中元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这家诊所也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半年前,赵中元逃离中国,来到加拿大。4月份,他接受大纪元专访,讲述11年来的人生起伏及心路历程。

第一次喝茶

“我这个人被人说是磨磨唧唧(性格温和)的人,不惹事。从小因为家庭成分不好,也养成了安分、保守的性格。”赵中元说。没想到后来遇到的一些事情,却让他踏上一条充满风险和危机的人生之路。

2009年,赵中元的朋友推荐他上新浪微博。结果发现,社会并不像他从新闻看到的那样,“歌舞升平,岁月静好”;还有很多不公平、不公正。于是,他开始在网上发表一些时政评论,也结交了一群追求民主、法制的朋友。

2015年赵中元医生和江天勇律师。(赵中元提供)

时间长了,他们不满足于网上交往,开始转到网下聚餐、交流。赵中元的诊所自然就成了一个喝茶、聊天的公共场所,有时候也顺便为他们调理身体。

2010年12月24日,浙江乐清发生钱云会案。钱云会是当地的村长,由于土地被征占,补偿太少,他带着村民去上访,结果当局很不高兴。随后他在一起交通意外中死亡,但广大网民认为是有意谋杀。

“当时我看钱云会的图片,特别血淋淋的。我很气愤,我觉得修复一个人的身体,要花那么多时间,都不一定能修复的好。它轻飘飘的一个工程车一轧,肺就挤出来了,特别残忍。”

赵中元亲自到钱云会遇难的地方献花,成了当时去乐清的第一个人。那时,赵中元的微博粉丝有几万人,比很多大V粉丝还多。当他从乐清回来以后,微博被封了,还被警察请“喝茶”。

“那个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喝茶’。其实喝茶就是讯问,根本就没有什么茶可喝。”那是赵中元第一次喝茶。“当时特别害怕,很恐惧。”

此后,这位性格温和、保守的赵中元医生,生活轨迹变成两点一线,家里和诊所,不再外出,以免被认为是参加社会活动,遭打压。

2011年,北京关闭了30所打工子弟学校,致使3万多外来打工子弟失学。赵中元又看不下去,在微博上号召教育工作者、法律工作者及学生家长一起到中共教委上访。结果微博发出去的第二天,他重新注册的账号又被封了。

第三天,赵中元的诊所旁边一下子来了四、五辆警车,把诊所给围了。当时他正在外地,晚上回来之后,再次被“喝茶”。朝阳分局、国宝准备给他定罪:挑动闹事。

建三江事件打压律师

2014年,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青龙山农场洗脑班,非法绑架大量法轮功学员,施用各种酷刑和精神摧残。有的肋骨折断,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有的被酷刑折磨,多次休克;很多女法轮功学员受到各种酷刑、精神摧残,性骚扰,身心受到巨大伤害;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屈辱,被迫用玻璃割腕,以死抵抗迫害。

为了制止迫害,维护公民最基本的人权法轮功学员聘请正义律师。3月20日,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四位代理律师及多名当事人亲属到建三江,要求释放被非法拘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3月21日早晨,四位律师在格林豪泰酒店被当地警方非法抓捕,随后在建三江公安局大兴分局遭受酷刑折磨。中共建三江当局的暴行,激怒了律师等各界民众。各地律师及正义人士纷纷奔扑建三江声援,并连续几天,在寒风刺骨的雪地里,昼夜声援。

出于恐惧,当地警方大肆抓捕律师及公民。几位律师在被非法拘押24小时后获释,但十多位公民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期间多人多次遭受酷刑。四位律师体检X光显示,他们共被打断24根肋骨。赶去声援的王全璋律师遭蒙头暴打;唐吉田律师前后肋骨都被打断,完全不能动弹,在陆军总院诊断后,最终被拒绝治疗。

2016年9月,唐吉田律师被神秘车祸后,赵中元帮助送往医院。(赵中元提供)

之后,这些遭受迫害的律师几乎都被送到赵中元诊所,唐吉田调养了将近半年才恢复健康。

709大抓捕比地狱还地狱

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当局在全国23个省份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逮捕、传唤、刑事拘留、约谈了上百位律师、民间维权人士、上访民众及其亲属,部分人士因此下落不明。

709事件以后,那些律师家属、援助律师的人士及一些访民经常到访赵中元诊所。这家诊所从此在中国维权人士圈中相当出名;但被当地警方视为一个“窝点”。

2016年夏天,赵中元医生(中)与刘士辉律师(左)和江天勇律师(右)。(赵中元提供)

那段时间,在给709律师治伤过程中,赵中原目睹了他们所遭受的精神、肉体的残酷迫害;也见识了中共治下的法制黑暗。

江天勇在建三江时期已经遭受酷刑,肋骨被打断过,身上留下一些伤。他行走困难,走起路来就像小儿麻痹症似的。2016年在赵中元诊所,通过传统中医、推拿、中药联合治疗,半个月给他治好了。

2016年满洲“颁金节”那天,江天勇来到赵中元诊所等着开药方。他说过一个礼拜再回来,结果去湖南以后就再没回来。

直到2018年,新年过后不久,突然北京警察带着湖南警察直接找赵中元:听说你给江天勇治过病,他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了,是哪条腿呀。当然也把诊所的情况问了一遍。

后来江天勇律师出来后,和赵中元聊天:原来那段时间他被湖南国保逮捕,在狱中被酷刑迫害,打得他三个月都动弹不了,站不起来,只能躺着。有条腿直到现在瘢痕都是淤青的。

当时,湖南国保担心江天勇永远站不起来了,怕担责任。为了掩盖酷刑迫害,想找个借口,证明他原来就有病,不是酷刑造成的。于是来找赵中元,当然目的没达到。

王宇律师受酷刑,很惨,一进去就隔离审查,不让睡觉,喂药,达七天七夜。后来的监视居住更受苦。因为已经脱离了法律的监控,什么都可以使了。让她坐在一个40见方的一块砖屋里,盘着腿坐着,腿一露出去,不是拳打脚踢,就是抽嘴巴,抓头发,旁边有武警看着。

王宇律师出来后,落下后遗症,走路、上楼梯都困难,走不动,腿、膝关节都是肿的。后来也是在赵中原诊所,给她开中药,又给她推拿,慢慢调理顺了。

王宇的丈夫包龙军律师在关押期间挨饿,不给饭吃,以致他夜晚做梦,梦见朋友请他吃烤羊肉,烧烤……

李春富和李和平律师受的苦也非常多,尤其是李春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出来时已经不能正常交流。很多人都要把他送到安定医院看精神科,医院也同意收治。王峭岭律师认为,律师如果背上这种病名后,将来影响他从业,所以极力不让他去安定医院。

2018年夏,赵中元医生和夫人、包龙军律师、王宇律师。(赵中元提供)

王峭岭律师顶着巨大压力,把李春富送到赵中元诊所。经过半个月的医治,李春富能够交流了,三个月后基本恢复正常。

李和平律师受到的酷刑,那真是地狱,整天的站立军姿,前后左右都有比他个子高大的武警包夹。脸上痒了,想挠一下,不行,得打报告,才允许挠一下,要多挠一下就挨打,没有任何自由;上厕所都有人蹲着在那看着;24小时灯亮着,睡觉时,床头和床尾各站两个彪形大汉……就是施加威压。

受迫害的律师很多,他们出来时,普遍平均体重瘦30斤,其中唐志顺瘦了60斤,原来250、260斤的人,出来后只剩170斤。

这种经历比地狱还地狱,身体和精神双重打击。他们自己都不敢回忆,回忆无疑是一种新的创伤,每次回首都很痛苦,泪水决堤,情绪崩塌。随着时间推移,虽然慢慢淡忘一点,但有些伤害是终身的,一辈子都泯灭不了。

为709律师治伤心里流泪

赵中元在中国的维权圈子中已相当有名,谁有病都找他治疗。99%的709律师都在他那里治疗过。结果是他被警察一次又一次的“喝茶”;一次一次的威胁。但他还是悄悄地给这些律师治病。

最近王全章律师出来了,赵中元从他太太文足那里了解,他的耳膜打穿了,听力严重下降;还有其它的……赵中元遗憾没能等到王全章出来,他等不及了。

2017年秋天,赵中元医生与王荔蕻女士。(赵中元提供)

“他们被打得太狠了,太残忍了。我常常是一边治疗,心里是流泪的。”赵中元说。

“我不是说我的技术有多好,主要是我那里有一个先天条件。在监狱里头极端恐惧,接触到的全是警察对他的恐吓,专案组也恐吓他们,根本接触不到其它信息。在我那里可以看到很多同伴,很多之前的朋友,信息一沟通,他的安全感就回来了,不那么焦虑了。”

2016年,赵中元医生(右)和蔺其垒律师(左)、马连顺律师(右)。(赵中元提供)

“再就是,由于他们长期在里面受酷刑,睡地板,人就跟码沙丁鱼似的,一个脚前脚后交错,只能侧身睡。时间长了,身体,肌肤,骨骼,肌肉和神经系统全都处于一种僵持状态。我就通过推拿的手法,把他全身的气血、经络全部给推开了,气血运转流畅了,这样就对这个疾病有很大的控制作用。”

“第三个是吃中药。他们由于受了很多酷刑,心里有很多委屈,也焦虑,必然肝气淤积,我就给他们开些舒肝解郁的中药。三管齐下,才有这样的效果。”

共产党专门迫害好人

那些抓赵中元的警察、国保和他们的上司,过去都是赵中元诊所的病人,他们的病都是在医院治不好的疑难病。也许因为这个原因,赵中元一直没有被抓捕。

警察劝说他:你不要管这些事。你看你生活好好的,你屋里堆的那些酒,都是高级酒。我们拿是受贿,你拿是人情。你就过好你的日子吧,不要管闲事。

“我要挣钱啊,来的都是客。他们都是大律师,不挣他们的钱挣谁的?”赵中元这样对付警察,但他还是要帮助这些律师。“人的正义感是天生的,我看不下去。”

其实很多律师的执照都被吊销了,没有工作,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都成问题,哪来钱看病?都是免费的。不仅治疗费全免,有时还得管吃、住。

2019年夏天,赵中元医生和六四天网黄琦的母亲。(赵中元提供)

“其实他们这帮人是社会的脊梁,是最应该被关注的。”赵中元说,“共产党专门迫害好人。”

和这些维权律师相处,赵中元对反迫害中的法轮功学员也比较了解。“法轮功是一群最善良的人”赵中元说,北京的倪玉兰律师,因为邻居房子遭强拆,她看不过去,帮忙写信上访。结果被当局迫害,把她打残,还判刑坐牢。因为卧床不起,需要人照顾,监狱安排三位法轮功学员照顾她。

每次那些牢头狱霸打她,每打一下,一位法轮功学员把脸伸过去,“啪”;又打一下,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又把脸伸过去,“啪”;就这样,三位法轮功学员轮流替她挡住,挨打……

“就这样的好人都要被迫害,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共产党最怕信仰团体,因为他们有信仰,不是一盘散沙。中共打压法轮功,再打压那些帮助法轮功学员维权律师,然后再打压帮助维权律师的人,它就这么邪恶。”赵中元说。

吊销执照断绝经济来源

709大抓捕事件以后,许多维权律师的执照被吊销,律师事务所被取消。2016年6月,赵中元的行医执照也被拒绝年检,等于取消他的行医资格。

有律师提醒他,这是给您挖个坑,将来一定会用无照经营和非法行医来治您罪。从那以后,赵中元基本停止经营,这个诊所只能用来接待朋友喝茶、聊天、喝酒。

与此同时,诊所也受到更严厉的监控,不仅有警察、警车停在旁边,后来,那里干脆出现一张躺椅,上面轮流有人躺着监视诊所。到2019年,诊所门外装了6个摄像头,全部对着他的诊所。

“断绝经济来源是共产党迫害人权的惯用手段。共产党根本不把老百姓当人看,它把中国人当动物,它是庄园主人,给你一点好处,让你繁殖,然后扒你的毛,割你的肉,喝你的血,给它创造价值。”赵中元说。

最后一次被喝茶

“第一次喝茶很恐惧,喝的次数多了就无所谓了。”赵中元说,但威胁却时时伴随着他。

2019年7月17日,赵中元被带到当地派出所,直接关在一个黑屋子,拷在暖气管子达三个小时。12点又把他带到了审讯室审问:有没有律师找你?有多少律师找你?然后调查赵中元跟江天勇的往来,怎么给他治疗,具体的细节等。

最后警察威胁赵中元:你没任何资格(行医),我们可以立马抓你。涉嫌非法经营,非法行医,就这两条告你20年。

第二天早晨,警察对他说,先回去吧,但不许离开北京。你的事情很重,还要进行核实,不要跑,跑你也跑不了。“当时在那小黑屋,真是感慨万千。失去自由的滋味,特别不好受,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老天爷给我一个机会,我要逃走。”

“其实中国就是一个大监狱,信息封锁,老百姓根本没有人权。”

2019年10月16日,赵中元绕过严密监视,带着太太从家中逃出,来到加拿大。

“其实像我这个年龄,根本不适合再出来了,都56岁了,一切又得从头开始,多难?没办法,把自己的家也都舍了,只为了一个安全。”赵中元说。

后记

就在完稿之际,赵中元发来一个他北京诊所的视频:空荡荡的室内一片凌乱,就像经历过一场兵荒马乱;昂贵的红木家私,上面布满灰尘;依墙而立的药柜空空如也;只有那几扇设计别致的古典圆拱门和花木格窗,悄然记载着这家主人不凡的品位和诊所曾经的辉煌。

赵中元姐姐去收拾诊所,她环视屋内,终于忍不住哭了:“看看这个店,有多么凄惨,没有了往日的辉煌……”与此同时,又传来另一个消息:孙力军落马了。709大抓捕这一人权迫害大案的主要责任人,就是孟建柱和孙力军。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