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程晓农:上次冷战中共叛逃红色阵营 这次成腹背受敌成孤狼

—中共继承斯大林式冷战?

作者:
上次冷战中期,老毛从红色阵营中“叛逃”出来,加入了美国的对苏冷战,迫使苏联两面对敌,国力受损:这次新冷战当中,扮演老毛角色的可能就是普京了。现在,中共的崛起一说已成败花残叶,本来想靠军事和经贸这两手完成崛起称霸的梦想,而今都成了泡影;从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鼓吹“崛起”论,短短一瞬间就玩成了红色孤狼。中共的兴起,靠的是老毛;而中共的颓势,依然“归功”于老毛的“遗传基因”。

最近,中共正沿着两条相反的道路迈进:一方面,对美关系上模仿斯大林,逐步走向对美冷战;另一方面,又希望全球经济尽快复常,让中国经济重新享受经济全球化1.0版的种种好处。然而,这两条道路能共存吗?事实上,疫情战开始后,中共为避免全球追责而否认隐瞒行为,这种立场不但恶化了中美关系,而且也严重削弱中共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曾经形成的优越地位,令其经济形势每况愈下,最后再陷入斯大林式的冷战格局。

一、美中从疫情战走向经济战?

这次疫情从中国向全球扩散,到5月3日为止,已使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344万人被感染,24.4万人被夺去生命。除中国外,20个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包括美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德国法国土耳其俄罗斯伊朗巴西加拿大比利时荷兰印度秘鲁瑞士葡萄牙厄瓜多尔沙特阿拉伯、爱尔兰。这就严重威胁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生命安全,同时给大部分国家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经济损害和个人财产损失,中共因此成了众矢之的,像头孤狼,四面喊打,处境极其孤立。

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大部分都已公开化了:先是打压说真话的医生;然后说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人没事;再就是让世界卫生组织表态,不会人传人;最后是宣称,没发病的人感染了也不传染。所有这些谎言都通过媒体公开了,遮掩不了,可谓劣迹昭著。法广4月28日介绍了科学期刊《自然》杂志刊出的研究结果,如果中国得知新冠病毒具传染性的第一时间就据实以告,全球疫情扩散情况能减少95%。这则消息暗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只要疫情初发在中国,它对全球的危害将比初发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严重许多倍,因为隐瞒疫情是专制体制的惯常做法;专制存在一天,就必然会隐瞒疫情一天,这不是人为过错,而是制度型行为,过去如此,最近如此,今后依然如此。

面对世界各国为疫情重创,中共目前的疫情时期国际公共关系体现出两个特点:第一,尽量回避隐瞒疫情的责任,怒怼任何批评;第二,希望全球忘记中共的专制体制从来隐瞒疫情这一制度特征,想从疫情产生国转换到普通受害国的位置,避免任何关于疫情源头的国际追责。这样中共也就把自己逼到了墙角。首先,为了避免全球追责,只能否认隐瞒行为;其次,由于经不起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只能拒绝外来调查,而这种举动反证了隐瞒行为的存在;最后,因为追责压力大,只能靠反咬来应付,由此又加重了国际社会的不满和敌意。在这样的状况下,中共的孤狼状态不但难以化解,而且与国际社会呈对抗态势,于是中共与国际社会的互信及合作空间不断地被压缩。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为首提出的对中共追责的诉求使得美中关系正从贸易战和疫情战走向经济战。由于国际司法机构的无力和无能,以及美国国内通过司法裁断有效求偿的难度很大,追责最后很可能要依靠美国政府的行政手段;而这些行政手段的使用,无论是扣押中共官方资产,还是进一步的经济制裁措施,中共肯定会强烈反弹,并采取反制手段,因此,美中之间迄今为止的贸易战和疫情战很可能会升级为经济战,即在双边经济活动方面出现对抗局面。

二、中共的第二次冷战操演?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20年5月3日在林肯纪念堂参加福克斯电视台主持的虚拟公民大会,谈论新冠肺炎问题。(美联社)

在这次疫情之前,中共开始了一连串军事上威胁美国的行动。最近的两件代表性事件是:第一,海军舰队和电子间谍船前出至美国军事基地中途岛海域,展开与中共空军、火箭军及战略支援部队的多军种深度联合演习训练,剑指美军;第二,强占南海的公海海域、造岛建军事基地之后公开宣称,已把靠近越南菲律宾的公海水域改造成其战略核潜艇用核弹头洲际导弹打击美国的“堡垒海区”。这两个举动充满了公开对美军挑战的意味,堪比苏联1962年把核导弹安装在古巴、对准美国的举动。

古巴导弹事件是美苏冷战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美苏之间一度处于一触即发的核战争边缘;但这次事件同时也产生了一个缓和彼此核威胁的正面后果,那就是,这两个核大国都认识到了玩弄核武器的巨大风险,因此签署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以及后来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30多年后,中共完成了核武器系统的开发并建立了足够的核武器储备,才于1996年签署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从中共最近在军事上直接威胁美军的举措可以看出,中共并未从美苏冷战中吸取应有的教训;相反,它正为军力增强、可威胁美军而沾沾自喜,摆出了跃跃欲试的姿态。

中共有好战的历史记录,它最近的举动属于第二次冷战操演的开端。在美苏冷战的几十年里,中共并非旁观者,而是积极的参与者。上次冷战期间,由各方参与的三次主要的有限战争是美中朝鲜战争、美中越南战争,以及前苏联在阿富汗的战争。在这三次战争中,美苏两国的地面部队都回避直接对战,而是各自让代理人的部队与对方交锋。因为这两个核大国都从战争中摸索出一条基本经验,那就是,双方部队如果直接交战,可能为了取得军事上的胜利而诱发战术核武器的使用,那就会从常规战争转变成核战争,而核大战没有胜利者。所以,核大国不能使用核武器,成了双方共同遵守的冲突铁律。戈尔巴乔夫1987年说过,“不论是社会主义者还是资本主义者,也不论是正义者还是犯罪者,核旋风都将把他们一扫而光。”

虽然国际社会把上次冷战看成是美苏之间的对抗,但在前两场有限战争中都有一个美苏之外的第三方,即中共;中共在朝鲜战争中扮演的是苏联代理人的角色,在越南战争中越共是中共的代理人。美国历任政治决策者在核时代的冷战中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冷战不能以战争胜利为目标,必要时就撤离。中国很清楚这一点,因为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金门炮战期间,老毛一再测试美方立场,已经清楚地知道了美国决策者在这方面的坚定决心,那就是,不能让有限战争(热战)演变成核大战。然而,从老毛开始,中共却从反面找到了机会,即挑起军事摩擦也未必有核大战风险。这就是如今中共羽毛丰满后敢于挑战美军的原因;也就是说,苏联的冷战经验是不可玩弄热战升级的游戏,而中共却得出了不怕热战的结论,因此中共现在似乎正走上新冷战的轨道。

三、中苏冷战的动机不同

旧冷战是一场以意识形态对立为前提、以核威胁为手段的大国对抗。所谓的意识形态对立,指的是苏联和中共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在意识形态方面都有强烈的敌对需要。苏联在斯大林时代不相信共产主义世界和资本主义世界之间可能和平共处,克里姆林宫对国际事务的认知深处有一种强烈的被威胁感;而美国则担心,红色阵营的全球扩张可能造成自由世界遭到连续冲击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这种基于意识形态对立的冷战与“两个教派”的斗争有相似之处。

然而,美苏之间“两个教派”的斗争后来因老毛的对苏挑战,被中苏之间“两个教派”的斗争夺走了风头。苏共在赫鲁晓夫时代否定了列宁关于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间战争不可避免的论点;他在核时代呼吁两大阵营之间应“和平共处”。但老毛为了争夺红色阵营的意识形态主导地位,向苏共发起挑战,提出了所谓的“中间地带”理论,认为苏联的“和平共处”主张是对西方“投降”;虽然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不再发生大战,但在亚、非、拉“中间地带”,中共可以通过支援第三世界的武装斗争发挥主导作用,如此老毛便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标榜为红色阵营的“正统”,苏共则被贬为“修正主义”。在中苏冲突、中共面临苏联核大战威胁的关键时刻,美国出手救了老毛,于是老毛加入了美国的对苏冷战,但老毛的意识形态却因此而彻底破产,不过,老毛的意识形态“遗传基因”并未被几任继任者“摘除”。

邓时代开始的中共领导者在国际关系方面从来没有抛弃斯大林主义的民主制度恐惧症,也没有放弃老毛的着眼第三世界的国际观,这个政权仍然具有冷战的意识形态动因;所谓的“韬光养晦”方针,并非否定这种意识形态敌意,而是一种机会主义策略,即“养精蓄锐”、“徐图再起”。中共的经济体制市场化是否消除了冷战的前提?答案或许是,Yes& No。所谓Yes,是指中共对资本主义的敌意已经消除,因为它的经济改革最后选择用资本主义经济体制来巩固红色政权;所谓的No,指的是中共的斯大林式民主恐惧症始终存在,因此,中美新冷战既是“两个教派”的斗争,又是“两种政权”的斗争。

四、全球化主角不惧新冷战?

过去二十年来,中共是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其羽毛丰满、军力增强都在这个阶段。它现在真以为自己已经强大到可以比苏联更有效地挑战美国,主导全球?中共在国内和对外宣传方面鼓吹的“崛起论”确实有这样的声调,但它未必打算现在就发起对美军事冲突;它其实很清楚,经济全球化对它是一种现实的束缚,一旦对美关系真进入了高度紧张阶段,它就很难再通过经济全球化来保住自己的经济稳定。疫情事件发生之前,中共在美中贸易战当中且战且退,希望能闪避美国对中共大规模盗窃技术和军事机密的实质性制裁,而对美展示武力就是其威胁手段之一,上面提到的今年军事上的两个代表性事件应该是服务于这个目的。然而,疫情事件发生后,形势急转直下,目前对中共来说,确实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它面临着空前未有的国际压力;而美国今后可能的经济制裁,或许不单纯是贸易战的考量,还包括疫情战的需要。

中共现在正被其意识形态反噬,当它面临以美国为主的国际压力时,无法坦承自己的专制制度是隐瞒疫情、祸害全球的根源,只能把这种压力归因于西方“亡我之心不死”,尽管它一清二楚,美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亡华之心”;而这种对内对外的政治立场决定了它必然采取“孤狼”式顽抗战略,这种战略势必恶化中美双边关系,严重削弱中共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曾经形成的优越地位,令其经济形势每况愈下;如此则中共就陷入了一种负反馈式的循环,即对外关系越差,经济越糟,其对美敌意就越强,玩弄新冷战就越有其内在需要,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在意识形态上自我支撑下去;而新冷战又进一步弱化它在经济全球化中的地位。

现在看来,中共在某种程度上很可能即将陷入上个世纪斯大林式的冷战格局,但却没有斯大林时代的红色阵营作缓冲,而是孤狼的独自战斗;美中关系不但“蜜月”不再,而且进入空前的高度紧张状态。上次冷战中期,老毛从红色阵营中“叛逃”出来,加入了美国的对苏冷战,迫使苏联两面对敌,国力受损:这次新冷战当中,扮演老毛角色的可能就是普京了。现在,中共的崛起一说已成败花残叶,本来想靠军事和经贸这两手完成崛起称霸的梦想,而今都成了泡影;从经济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鼓吹“崛起”论,短短一瞬间就玩成了红色孤狼。中共的兴起,靠的是老毛;而中共的颓势,依然“归功”于老毛的“遗传基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505/1446635.html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