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死都不怕却怕共产党的吸毒者:讲的一个鬼故事

作者:
他说,第一次送进劳教所,原以为自己可以被强制戒了吸毒瘾,后来发现在里面可以通过警察弄到「货」,这下才知道,原来“政府”把他们抓来是给老百姓看的,让不知情的人以为中共多好呢,其实进过劳教所的人都知道,这个政府不是教你好,是让你变的更坏。警察是穿着警服的土匪,他们不但怂恿你吸毒,而且还在你毒瘾上来时把没收来的毒品高价卖给你。

2003年,我第二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劳教所

人生中和有一些人第一次相遇时,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像分手多年后的挚友重逢。

我第一次见到大憨时的感觉就是这样。

大憨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怎么感觉好象过去见过你!”

大憨瘦瘦高高的,大我一岁。吸毒10年了,已经被劳教5次,加上拘留和强制戒毒的时间,用他的话说:“喝了10年共产党的稀饭”。他右手食指少了一半是在一次劳教中抗拒劳动改造自残留下的纪念。

他给我讲了一段他不要命的经历:几年前有一次他因为吸毒被警察在家里抓到,警察给他上了背铐,在压着他走出房门之后,他竟然戴着背铐,从三楼的走廊栏杆处全身朝外冲了出去,不是跳,是冲,结果,他摔断了几根肋骨,逃过了这次关押。

我问他:你不怕死吗?他说:当时就是宁死也不想失去自由被关押。他死都不怕,却怕共产党的监狱,怕共产党。

我原以为他什么都不信呢,接触时间长了,他给我谈到了他的家庭、童年、失败的婚姻、曾有的欢乐和痛苦等等,让我看到了他的内心深处。

最让我感慨的是,他谈到的对“政府”的看法,他说:“我和政府打了十几年的交道,最坏的就是政府和这群警察,千万不要相信政府和警察!他们说的话一句都不要相信!有推翻他们的组织,我第一个参加!”

我们天上地下什么都侃,有一天我俩说到神啊佛啊的,他突然神秘的说:“我相信有鬼一定就有神,因为我见过鬼!”

真神了,我还不知道鬼什么样呢,赶忙问:你在哪里见到的?你怎么知道是鬼?

他说:「那一年我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朋友是个单身。有一天晚上朋友上夜班没在家,大概是后半夜,我吸完大烟,关上灯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时,忽然面前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用手来扭我的头,我吓坏了,赶快打开灯,女人消失了,我后半夜一直没敢睡。好容易挨到早晨朋友下班回家,我当作特大新闻告诉他。没想到我朋友笑了,说:『没事,我赶她走。』

原来我的这个朋友是那种能看见咱们看不见的东西的那种人。前一天早上他出去晨练,经过一棵大树时,发现一个上吊的女人挂在那里,就赶紧打电话报了案,还跟着到公安局写了笔录,没想到这个女人跟来了……。」

自从以后,大憨不敢再干坏事了,他说人不是死了就没有了,只不过咱们的眼睛看不见了,但就是毒瘾还戒不了。

他说,第一次送进劳教所,原以为自己可以被强制戒了吸毒瘾,后来发现在里面可以通过警察弄到「货」,这下才知道,原来“政府”把他们抓来是给老百姓看的,让不知情的人以为中共多好呢,其实进过劳教所的人都知道,这个政府不是教你好,是让你变的更坏。警察是穿着警服的土匪,他们不但怂恿你吸毒,而且还在你毒瘾上来时把没收来的毒品高价卖给你。

大憨说:「你不知道,当你发现这个『政府』比你还坏时,那种绝望是可怕的。人再出去后,干坏事就没有顾忌、没有收敛了。所以二进宫,三进宫,还有的几十次进宫,和那些恶警们都成了朋友,谁都知道谁是怎么回事,谁都不会掩盖自己的真实嘴脸。警察就这么跟我们说:『上头有的是地方捞钱,我们不抓你们,上哪儿捞外块去?』」

我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中共一次要50亿元扩大监狱、劳教所,原来是为了多关押些人,好从他们身上细水长流的压、榨。这哪儿是人干的事!

我和大憨成了好朋友,经常在一起聊,他说下定决心要改变一下,不能因为「政府」坏自己也跟着坏,他说不但要把毒瘾戒掉,而且要做个真正的好人。说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中闪动着希望之光,面部表情透出从未有过的柔和,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2004年夏天,我离开劳教所的大门,和大憨挥手告别,从此再也没有机会见面。我的朋友,你现在哪里?你还好吗?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夏小强网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