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高艳尸骨未寒 其丈夫和女儿遭北京国保绑架

北京市顺义区法轮功学员高艳与丈夫杨玉良曾经被迫流离失所10年、被非法劳教,长期地被骚扰、恐吓。2020年4月22日,高艳含冤离世。其家属还在料理丧事,顺义国保警察4月27日又上门绑架她丈夫和女儿杨丹丹。而此前,4月7日杨玉良的父亲去世。

法轮功学员高艳。(明慧网)

明慧网报导,附近的民众听了这事后,对杨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极大的同情,都说,“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这样了还整人,他们这是要遭报的!”

高艳,49岁,家住北京市顺义区大孙各庄镇大石各庄村。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被迫流离失所10年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高艳和丈夫杨玉良被非法关押在大孙各庄镇幼儿园洗脑班9天。2000年10月初,高艳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15天。

2001年10月底,当地派出所(原尹家府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正在大集做买卖的杨玉良、高艳夫妇。杨玉良当场走脱,高艳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后走脱,从此两人被迫在外流离失所长达10年,在外面由于查身份证等问题谋生艰难,曾一度靠捡破烂为生。夫妻俩被迫扔下五六岁的孩子及年近七旬的父母。当时顺义公安局竟给他们上报了网上追逃。

在那段时间里,夫妻俩有时候晚上回家看一眼孩子匆匆就走,以至于已经长成七八岁的孩子面对突然出现在门口的爸爸,问道:“你找谁?”杨玉良呆呆地看着孩子,内心无限悲凉……

双双被非法劳教

2011年5月初,此时流离失所已经10年之久的杨玉良、高艳夫妇刚到家两天,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大孙各庄派出所、综治办、以及顺义分局国保共十来个警察闻讯而来,再一次非法抄家,警察不顾哭喊的70多岁的老母亲、15岁无助的孩子,强迫绑架二人并非法关押到顺义泥河看守所。

高艳当时出现高血压病状,看守所拒收。警察又将她带到顺义医院再次体检,最终强行将她送进看守所,随即二人双双被非法劳教2年。

杨玉良被劫持在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迫害,高艳被劫持到内蒙古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仅仅15岁的女孩再次亲眼目睹这凄惨的一切,与父母生离死别。

在被劳教期间,夫妻俩经历了残酷的邪恶“转化”(放弃修炼)洗脑,身心受到了极大伤害。杨玉良多个器官衰竭,身体每况愈下。高艳也被劳教所迫害得出现高血压,月经不调,内分泌紊乱,劳教所怕出事经常强迫高艳服药。

持续不断的骚扰

2013年两人回家后,高艳从劳教所回来后身体就一直没恢复健康,腿脚也不灵活,地里的农活干着都吃力。

但是当地派出所仍然多次上门骚扰她。警察每次上门骚扰,都使高艳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有时她一见到他们就心情紧张、腿直哆嗦,致使她的身体遭到了很大的伤害。

一到所谓敏感日,警察就上他们家骚扰,年年如此,从未间断过,夫妻俩和孩子都生活在恐惧之中。孩子也多次被迫害,高艳和丈夫整天提心吊胆,唯恐一不小心招来麻烦事,再遭到像以前在劳教所遭受的那种残酷折磨。

2020年4月17日凌晨4点,不幸再一次降临,正在熟睡的高艳突发脑出血,被紧急送到顺义医院抢救,人却一直深度昏迷,不能正常呼吸,被迫上了呼吸机,于4月22日晚8点抢救无效离世。当地警察以顺义分局国保的名义,拿着所谓红包曾到医院看望过高艳,但是家属坚决拒收。

再遭绑架

2020年4月27日,高艳去世仅仅五天,家属还在料理丧事。自称是顺义分局的七八个警察非法闯进了院内,一边出示证件一边非法蒐家。杨玉良就给他们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并说:“新闻出版总署废止了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警察矢口否认事实,说这是假的。不容分说抄走了七八本法轮功书籍,并强行带走杨玉良、女儿杨丹丹。

杨玉良跟他们说:“我爸4月7号刚去世,孩子她妈也是这月22号刚去世,家里刚走两个人,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呀?!”

但是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父女俩带上警车,无端带到木林派出所后,又将二人带到顺义办案中心。第二天让杨玉良通知家属来接,但又突然让他去顺义医院做体检,欺骗杨玉良父女去做核酸检查(中共病毒检查),并敲诈勒索了体检费1,000多元,还说让再等48小时结果才能出来。

杨玉良非常着急,家里连着去世两口人,还有84岁的老母亲。但是国保警察一直拖延,完全不顾及人家亲人刚刚去世的这种心情。杨玉良迫不得已,给顺义国保大队打电话,问怎么无缘无故把他们带到木林派出所来了?对方说不知道。之后警察又让杨玉良通知家属来接人,弄得家属非常生气,这不是纯粹折磨人吗?

杨玉良回去后,默默不语地承受着亲人不解的巨大压力,二十多年一路走来和妻子高艳10年流离失所,吃了常人难以想像的苦;如今父亲和妻子刚刚离去,自己和女儿又被抓。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