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钟南山出大事 曝大丑闻 李兰娟儿媳妇拉下了几个干部?

 

中共正厅级高官钟南山大力推荐的莲花清瘟,根本没有三期双盲对照临床资料。昨天爆出新闻,瑞典药品管理局发现成分仅为薄荷醇,称对治疗当前特殊病情没有作用。媒体调查发现,钟南山和他力挺的至少2个药品有利益关系。无独有偶,中共高官李兰娟团队近期宣布,阿比朵尔、达芦那韦能有效抑制病情,被指涉嫌替她儿子的制药公司做广告,利用当前情况发横财。阿波罗网采访日本专家,在药物批量生产前,要经过三期临床。网友纷纷表示,李兰娟儿媳的丑闻更是令人不齿。阿波罗网评论员李栗分析,李兰娟一家汇集中共官场的各种典型。

莲花清瘟瑞典海关禁入,指成分仅薄荷醇

综合媒体昨天报道,瑞典海关限制莲花清瘟入境:成分仅薄荷醇,无疗效。

瑞典药品管理局和海关署将莲花清瘟胶囊描述为:“未经许可的,不得从申根区以外的国家运输的药物”,因此将其扣押在边境。

报道说,瑞典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丹·拉罕马尔(Dan Larhammar)表示,“莲花清瘟胶囊”声称包含约13种草药,但事实上只是薄荷醇。瑞典药品管理局也提出警吿:我们没有任何研究表明该药有效,绝对不是我们推荐的东西。

薄荷醇为薄荷精油中的主要成分。可用作牙膏、香水、饮料和糖果等的赋香剂。在医药上用作刺激药,作用于皮肤或粘膜,有清凉止痒作用;内服可用于头痛及鼻、咽、喉炎症等。

此前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莲花清瘟胶囊没有三期双盲对照临床资料,中共都能让其上市。匿名的一线医生倪先生还指出,尽管莲花清瘟胶囊的问题如此严重,但官方还在以援助的名义,向欧洲多个国家强推。此外,还向大量毫无药理常识的海外留学生送赠,丝毫不考虑这可能导致,这些留学生服药后可能的危险。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说,中共表面说是发送,实际上应该还是和莲花清瘟的中共院士制造商买来的,或者就是免费拿来帮莲花清瘟给打广告。目的就是赚钱,不管人命。

生财无道!钟南山和莲花清瘟及血必净背后利益

5月4日,中共外交部和国家卫健委邀请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通过央视与海外留学生视频连线,解释当前当前情况。

钟南山通过央视还特别推荐了莲花清瘟用以治疗当前情况,他称“现在直接抗的药都还没有找到,包括瑞德西韦等药物。莲花清瘟适合于80%以上的普通患者,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莲花清瘟真的有效。”

上述5月份的事情是钟南山第二次公开推荐莲花清瘟。4月14日晚,钟南山通过陆媒在线解答当前情况相关问题时,也称赞莲花清瘟以及血必净的疗效。

次日,生产血必净注射液的红日药业开盘涨停。而生产莲花清瘟的以岭药业股价也迅速涨停,并创下上市以来新高,市值达到415亿,年内以来股价已涨177%。以岭药业创始人吴以岭也由此受到广泛关注。

《中国企业家杂志》5月5日报导,吴以岭当初借款10万元成立的以他名字命名的以岭药业,也已发展为市值400多亿的上市公司。2009年,吴以岭成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其实,钟南山不仅多次为以岭药业的莲花清瘟站台,他与以岭药业的关联,从钟南山与吴以岭在广州成立的“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就可见一斑。

图:2019年,钟南山院士、吴以岭院士等专家共同启动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

图:2019年钟南山吴以岭等共同启动南山-以岭肺络联合研究中心。吴以岭院士致辞

至于钟南山推荐的红日药业生产的血必净,其关联企业——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红日药业持股12.5%),也跟钟南山有关。

天眼查数据显示,钟南山是天津红日健达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据陆媒报导,查询“天眼查”数据,可发现钟南山有3家公司,其中一家是广州呼研所医药科技有限公司,钟南山是董事长。

中共高官院士们,除了钟南山吴以岭,备受中共推崇的李兰娟一家也为利益,不择手段。

李兰娟为儿子公司敛财?专家:药物需3期临床

据陆媒报导,“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2个药物,都是杭州华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机构的研究成果。而该公司董事长正是李兰娟的儿子郑杰,李兰娟任该公司董事。

天眼查企业信息查询显示,杭州华卓公司董事长为郑杰,李兰娟为董事。(网络图片)

为了安全,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旅居日本的医学博士,告诉阿波罗网记者,在日本,一种药物从开发到最后上市生产可能需要十几年的时间。前期开发,需要2到3年,细胞试验,动物试验的过程还需要3到5年,即便临床实验也要经过三到七年。而且批量投入市场的初期,还需要一段时间的跟踪观察。

她说:在药物批量生产前,就要经过三期临床。

第一期,除了抗癌药物可以直接用于病病患以外,其他药物需要选20个健康的人,观察药物对正常的人会产生哪些副作用。

第二期开始才可以选择病人,也只能选20位左右,进一步确定药物的安全性,并通过对患者的疗效来确定剂量。

第三期选择50到100人,来确定药物对大多数患者是否有效。

之后才可以批量生产,投入市场。

她表示,在海外,开发研究新型药物都是非常谨慎的,他不理解为什么国内如此草率,会公布还没有经过临床试验的药物。

阿波罗网评论员李栗分析,从这位医学博士的讲述中可以知道,一种药物要投入使用,是需要经过大量试验。美国这次提供的药物瑞德西韦,已经进入了第三期临床。而李兰娟推荐的药物甚至还没有走到临床试验阶段。

另外如果一个药物从开发到临床,在医学发达的日本都需要至少5到6年,那么就更让人怀疑,中共是否早就知道并开始研究制药了。而且从常理来说,母亲是这方面医生,儿子研究制药,也很可能是有什么内部消息。

中共御用卫生官僚李兰娟的一则科研公布宣称,阿比朵尔、达芦那韦两种药物可有效抑制当前病情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同时,团队成员、浙大一院副院长陈作兵提醒,这两种药为处方药,患者一定要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

然而2月5号就有网友在网上指出,李兰娟推荐的两种新药,是他儿子郑杰名下的公司,杭州华卓信息科技出品的,而这两种药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走入临床试验阶段。

对此外界纷纷质疑,李兰娟的行为是在为自己儿子的公司敛财。

另一面,中共将李兰娟作为典型宣传,将所有溢美医生的词都用在她的身上,却引来一片反驳声。

网友老张说:如果SARS她真的封了城,也是功德无量,不过我就置疑一个省卫生厅长可以下令封了城。一码归一码,看过网上她的简历,真看不出他在哪个时段刻苦学习成才。一路顺风直上靠的党政仕途。走党政没问题,别装什么科学家院士。

李兰娟儿媳丑闻令人不齿

而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阿波罗网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9年网上就已经爆出,李兰娟的儿媳妇张琰,是浙江省正厅级高官戴备军的情妇。而且张琰的丈夫郑杰和李兰娟都知道此事,甚至从中获利。

张琰,1975年出生,1997年从杭州大学经管学院毕业,曾在西湖边的望湖宾馆当过大堂经理。后来进入发展速度快的IT行业。2000年,她集资50万元,创办浙江众新科技公司。之后进入复旦大学EMBA总裁班就读。

戴备军于1949年10月31日出生,2009年10月30日,因涉嫌受贿400余万元,戴备军被杭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2010年3月18日,浙江省高级法院作出终审裁定,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两罪并罚,判处戴备军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戴备军涉嫌在环保局长任内下发文件关照情妇张琰,为张琰控制的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能够垄断浙江环保招标。

据数位知情人士称,戴备军张琰两人的交集就出现在2004年前后。在结识戴备军之后,张琰经常跟随戴备军去各地市视察。

从戴备军到任到离任的4年间,在浙江省采购中心网站上,张琰控制的公司中标信息共22项,中标段资金从16.9万到1986万(含三家)不等。知情人士透露,张琰控制的企业能得到戴备军“关照”,除其本人与戴备军的特殊关系外,亦离不开张琰家族的特殊背景,即其婆婆公公的身份。

李兰娟一家汇集中共官场的各种典型

对此阿波罗网评论员李栗分析,李兰娟一家,可以说汇集了中共官场的各种典型。

首先是李兰娟,有相关专业背景,但专业能力不强,是中共政工高官,中共就借机利用她,假装出权威的样子,欺骗普通民众。

第二类是他丈夫郑树森一类,中共最资深的肝移植专家,2016年10月因涉嫌使用来路不明的器官作为移植供体,2017年被《国际肝移植》杂志永久拒绝投稿,引发国际舆论聚焦。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试图灭火,宣称〝已批评他不该为了发表论文而造假〞。不过黄洁夫的讲话随即也被官方删除。这也是中共需要的那种人,摒弃良知,就是中共手里的一把刀。

第三类是类似于他儿子这样的官二代,在父母的荫护下,做生意捞钱,然后用自己貌美的妻子去贿赂比自己级别高的官员,来获得更多。

第四种就是她儿媳妇那种,靠出卖自己的肉体,来换得利益。

阿波罗网李栗、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李栗、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