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张平:比尔·盖茨应该同情中共吗?

作者:
作者张赞国说,尽管唱做俱佳,王鸿薇在央视的演出,不是政治正确,而是既无知,又愚蠢。无知,是因为王鸿薇不晓得,2016年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巡视时,央视公开宣称“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肉麻十足。央视既然向当权屈膝,王鸿薇居然无知到极点,充当共犯,向霸道低头。愚蠢,是因为王鸿薇是自由人,却陷身到一个任人摆布的地步,如傀儡一般。央视姓党,此党非彼党,她又如何摆脱得掉国民党是共产党附庸的印记。

有评论认为,中共拒绝允许国际专家调查武汉市发生的情况,这阻碍了寻找治疗方法的努力。如果允许北京的行为继续不受挑战,它将继续滥用我们的怜悯。

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批评美国政府中共政权的应对,认为现在追究中共责任影响美国的抗疫工作。台湾《上报》发表文章《比尔·盖茨对北京滥用怜悯》,作者胡浩认为,中国共产党仍在竭尽全力掩盖有关疫情和中共自身失败的资讯。它继续威胁着美国人的健康和生命,这是不容忽视的。

文章说,中共拒绝允许国际专家调查武汉市发生的情况,这阻碍了寻找治疗方法的努力。除非找到源头,否则无法追踪爆发的真实路径,也无法知道关键的科学资讯。那些警告不要将北京推得太远的人说,在大流行上与中共合作至关重要。但这个观点根本站不住脚,合作只能在北京真诚合作的范围内起作用。在一起寻找治疗方法听起来很不错,但是当美国制药公司吉利德将药物的样品送往中国进行试验时,一家中国公司复制了它,对其进行了复制并尝试为其申请专利。

作者认为,中共负有特殊责任,不是因为责备而是因为它是这场危机各个阶段的先行者。我们离终点还很远。如果允许北京的行为继续不受挑战,它将继续滥用我们的怜悯。世界有180多个国家都受到武汉病毒的影响,美国在这方面应做更多的国际努力。

台北市议员王鸿薇为什么能够上央视?

台北市议员王鸿薇近日受邀上中国央视节目《海峡两岸》,其言行举止引发不少议论。台湾《风传媒》发表文章《王鸿薇—我上了央视耶!》,作者张赞国说,尽管唱做俱佳,王鸿薇在央视的演出,不是政治正确,而是既无知,又愚蠢。无知,是因为王鸿薇不晓得,2016年2月,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巡视时,央视公开宣称“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肉麻十足。央视既然向当权屈膝,王鸿薇居然无知到极点,充当共犯,向霸道低头。愚蠢,是因为王鸿薇是自由人,却陷身到一个任人摆布的地步,如傀儡一般。央视姓党,此党非彼党,她又如何摆脱得掉国民党是共产党附庸的印记。

文章说,在中国,央视不是一般的电视媒体,而是社会控制的国家机制之一,更是党国高官的形象设计师,或是打击/丑化对手的工具。央视大方的给王鸿薇一席之地,不会没有算计过意图后果(在前台遵守中国的政治游戏规则),也不会不预防非意图后果(在后台抖出内幕让北京难堪)。央视无疑相当笃定,任何在台湾受邀上节目的人都不会公开或私下跟中国唱反调,最好是与党国中央一鼻孔出气,按本宣科。王鸿薇也的确狐假虎威,说不定从此乌鸦飞上枝头。

《后浪》背后是中共宣传席卷互联网的巨浪

五四青年节前夕,弹幕视频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在微信与央视同步投放的视频广告《后浪》。香港《端传媒》发表文章《在央视投放广告的B站,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作者比利小子说,B站把网站对青少年的吸引力作为最大的议价筹码,用“帮助国家完成对青少年的意识形态教育”来换取一定程度上的“行政外包”权力。

作者认为,这并不能说明B站就比其他中国网际网路公司在“臣服于政府”这一点上走得更远。我们在各个巨头企业身上一样可以看到大搞“正能量”、加强言论审核、助力官媒重夺话语权等行为。只是B站的《后浪》宣传片将他们的小心思暴露出来了而已。但无法回避的是,这次的央视广告投放,无论对B站自身还是它曾经代表的那股青年文化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意味着后浪们对“主流”价值已不再抗拒或躲闪,反而主动拥抱了前浪们所划定的价值与话语体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