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程晓农:美中疫情战初析

作者:
疫情问题是当前中美双方交锋的一个重要领域,它与已经发生的中美贸易战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现在看来,疫情战和贸易战直接涉及的话题当然不是一回事,但采用的手段和后果是相互关联的。那么,中美之间在疫情问题上的交锋,是否已经构成了疫情战?看来可以肯定,双方已经就此进入了对抗状态。

川普表示,他正“密切关注”中共是否正在履行其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增加购买美国商品”的承诺。(白宫Flicker提供)

这次疫情对主要国家之间的关系产生了巨大影响,“后疫情时代”的国际关系变局开始引起关注;也就是说,疫情期间引发的一系列国家间冲突将延续到疫情结束之后,甚至成为永久型的转折。在经济全球化方面,供应链从“世界工厂”转出早就是个热门话题,而在大国关系方面,新冷战则是最近出现的热点。那么,疫情战有什么特点,是文打还是武打,这个问题值得深入分析。

一、中美会打仗?

南华早报》5月5日的文章提到,中美两边都有人提出,中美关系进入了新冷战。最近路透社报道,中共国家安全部直属的智库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4月初向中共高层提交了一份报告。报告中提到,全球反中情绪到了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的最高点,需要在最坏的情况下为两个全球大国之间的武装对抗做好准备。从这里我们可以想到两个问题。第一,美国是否会在军事上挑起有限战争(指不使用战术核武器的传统式战争)?第二,中共现在是否想打仗?

美国对新冷战的态度,可以从它在旧冷战当中确立的铁律来判断。在美苏冷战的几十年里发生了三次有限战争,即美中朝鲜战争、美中越南战争,以及前苏联在阿富汗的战争。一个明显的规律是,无论是在这三次有限战争中,还是在其他地区发生的次一级军事冲突里,美苏两国的地面部队从未直接交锋;另一方面,冷战时期的有限战争每次都是美苏两国中的一方与另一方的代理人对战,这三次有限战争中,朝鲜战争中共是苏联的代理人,越南战争越共是中共的代理人,阿富汗战争当地游击队是美国的代理人。

之所以美苏两国的部队从不直接交战,是因为这两个核大国都从冷战期间发生的有限战争中摸索出一条基本经验,双方部队如果直接交战,其中一方可能为了取得军事上的胜利而产生使用战术核武器的冲动,那就会把冷战时期的常规战争转变成核战争,而核大战只毁灭世界,没有胜利者。所以,核大国之间不但不能使用核武器,而且最好避免双方之间直接对抗的常规战争,这已经成了美苏双方共同遵守的冲突铁律。正如戈尔巴乔夫1987年说的,“不论是社会主义者还是资本主义者,也不论是正义者还是犯罪者,核旋风都将把他们一扫而光。”因此,当今的中美新冷战当中,美国肯定会继续恪守这一铁律。但是,中共并不愿与美国、俄国一起签署核裁军条约。

那么,中共是否真准备很快就对美国发动战争呢?它在这次疫情之前,确实开始了一连串军事上威胁美国的行动。其一是,中共的海军舰队和电子间谍船前出至美国军事基地中途岛海域,展开与中共空军、火箭军及战略支援部队的多军种深度联合演习训练,剑指美军;其二,强占南海的公海海域、造岛建军事基地之后公开宣称,已把靠近越南、菲律宾的公海水域改造成其战略核潜艇用核弹头洲际导弹打击美国的“堡垒海区”。这两个举动充满了公开对美军挑战的意味。但最近国防大学教授乔良(《超限战》的作者)接受香港《紫荆》杂志专访时表示,“我们完全可以在战与和之间的巨大灰色地带上想办法做文章,甚至可以考虑一些比较特殊的手段,比如说,采取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共军方的上述举动似乎正是乔良所说的“非战争军事行动”。但乔良的这一说法似乎也否定了当前中共对美发起武装对抗的可能性;同时,中共外宣官媒最近也表示,“除了军事战,什么战都可以”。毕竟,中共还是懂得冷战铁律的,即核大国之间不能直接玩热战;何况,它当前最大的压力是疫情战。

二、预期的疫情战走向

假如中美之间军事上开战的可能性不大,那么,双边未来的政治经济关系会走向何方?我借用乔良的一句话,“这次疫情只不过是压垮这一轮全球化以及全球化背后推手的最后一根稻草”,加一个字(战),删三个字(只不过),这句话就变成了,“这次疫情战是压垮这一轮全球化以及全球化背后推手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样来理解当前中美两国对峙以及双边未来的政治经济关系,就有了一个新的视角,可以得到一幅比较完整的图景。

疫情问题是当前中美双方交锋的一个重要领域,它与已经发生的中美贸易战是一回事,还是两回事?现在看来,疫情战和贸易战直接涉及的话题当然不是一回事,但采用的手段和后果是相互关联的。那么,中美之间在疫情问题上的交锋,是否已经构成了疫情战?看来可以肯定,双方已经就此进入了对抗状态。

这次疫情从中国向全球扩散,到5月10日为止,已使世界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402万人被感染,近28万人被夺去生命。它不仅严重威胁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生命安全,也给大部分国家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经济损害和个人财产损失。中共因此成了众矢之的,像头孤狼,四面喊打,处境极其孤立。在这种背景下,以美国为首的多个国家出现了对中共追责的诉求,使得美中关系正进入对抗状态。

由于追责的结果可能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而全球各国可能相继跟进的索赔数额大到中共倾囊难支,因此,中共目前的底线是拒认责任,拒绝赔偿。乔良最近的说法证实了这一点,他认为,各国关于追责和索赔的诉求,“这些都属于异想天开”。中共为什么不会在国际追责和索赔问题上让步?其中原因很简单,对它来说,让步或硬扛,反正都是输,让步输得可能更多,因为在追责方面让了步,就直接面临巨额的索赔问题,而中共一毛钱都舍不得掏。既然中共绝不可能接受索赔,那么,它就一定会在追责问题上顽抗到底。

由于国际司法机构的无力和无能,以及美国国内通过司法裁断有效求偿的难度很大,追责和索赔最后很可能要靠美国政府的行政手段;而这些行政手段的使用,无论是扣押中共官方资产,还是进一步的经济制裁措施,中共肯定会强烈反弹,并采取反制手段。这就是可以预期的疫情战走向;而疫情战的进行必然进一步冲击已经被美中贸易战动摇了的以中国为重心的经济全球化供应链,使得经济全球化从过去三十年的一国化(中国化)变成多元化,而这个过程也意味着中共从经济全球化当中被逐步边缘化。

三、疫情战的四条战线

那么,疫情战有什么特点?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以看到,疫情战有四条战线:第一,查源头;第二,查隐瞒;第三,追责任;第四,求索赔。

关于第一点,中共彻底封锁任何信息,美国政府和多国媒体正在深入调查,我们可以等待今后调查报告公布后的双方反应。

关于第二点,中共隐瞒疫情的真相,其实大部分都已公开化了:先是打压说真话的医生;然后说没去过华南海鲜市场的人没事;再就是让世界卫生组织表态,不会人传人;最后是宣称,没发病的人感染了也不传染。所有这些谎言都通过媒体公开了,遮掩不了,可谓劣迹昭著。最近的一则消息披露,“德国联邦情报局掌握的消息显示,疫情爆发后,中国曾在最高层面敦促世界卫生组织推迟发布全球警告”。毫无疑问,这些做法都加剧了全球疫情和死亡人数的暴增。

面对世界各国被疫情重创,中共目前的疫情时期国际公共关系体现出两个特点:第一,尽量回避隐瞒疫情的责任,怒怼任何批评;第二,希望全球忘记中共的专制体制从来隐瞒疫情这一制度特征,想从疫情产生国转换到普通受害国的位置,避免任何关于疫情源头的国际追责。这样,中共也就把自己逼到了墙角。首先,为了避免全球追责,只能否认隐瞒行为;其次,由于经不起国际社会的独立调查,只能拒绝外来调查,而这种举动反证了隐瞒行为的存在;最后,因为追责压力大,只能靠反咬来应付,由此又加重了国际社会的不满和敌意。在这样的状况下,中共的孤狼状态不但难以化解,而且与国际社会呈持续的对抗态势,于是中共与国际社会以往建立的一些互信及合作空间就不断地被压缩。

四、中共的美方敌友翻转

谈到疫情战的第三和第四条战线,即追责和索赔,美国行政当局尚未确定具体要求,因此相关的诉求也没进入双方的实际讨论过程。目前川普在追责问题上的姿态比较低,他谈论中共在疫情的全球扩散方面的责任时,也把关注点放在美中贸易战第一阶段中方购买美国产品的承诺兑现上。中共也在这一点上积极响应,摆出一点积极姿态。

有人认为,这是川普为维持大选支持度而打个人小算盘。其实,川普的做法符合核大国之间双边关系处理的正常做法。外交的任务是实现用武力或军事手段无法完成的目的,也就是说,用外交谈判手段,在政治上达到当局追求的目的;与外交手段相反的是武力威胁,这种手法若用来对付核大国,可能引发军事冲突。对任何国家而言,外交手段永远是上策,而武力威胁则始终是下策。为了顺利进行外交谈判,外交上有两个基本准则:第一,“戴白手套”,而不是“光膀子”,也就是,尽量以礼以理相待,而不是开口就骂、抬手就打;第二,绵里藏针,点到为止。川普目前的做法符合这两条。他要求中共执行美中经贸谈判已经达成的协议,不仅是一种对中共未来政策走向的测验,也是落实以往外交谈判成果的措施。如果连这一步都被中共否定,那就意味着,中共准备关上未来外交谈判的大门;那么美国采取下一步的针对性措施,就有了充分的理由,也可以让美国选民了解,为什么美国不得不进一步制裁中共,以及为什么美国企业和民众可能为此付出一些代价。

那么,美国的追责行动会往什么方向走?美国的对外政策深受两党政治的影响,在疫情战中,美国两党的立场表面上一致,实际上差别极大。民主党把疫情的国内追责作为今年总统大选的主要手段,试图打击川普。然而,美国民主党对川普的追责活动,每一棒子最后都敲在中共头上;换句话讲,在疫情战当中,中共的美方敌友完全翻转了。中共一直希望拜登把川普赶下台,从而结束中美贸易战;但现在民主党玩国内政治的手腕却在中美疫情战当中进一步把中共逼到了死角。民主党对川普的追责压力越大,中共就越难在疫情战当中蒙混过关。于是,中共寄希望的拜登虽然在贸易战方面比较温和,在疫情战方面却客观上正造成一个对中共步步紧逼的局面。

目前疫情战正在逐步演进。只要民主党继续针对川普玩“追责政治游戏”,川普在疫情战方面就始终面临巨大压力,而不得不在查源头、查隐瞒、追责任等三条战线上步步推进。按照目前川普表示的想法,他很可能会通过关税手段对中国施加压力,而这样,贸易战和疫情战就在执行手段上合二为一了。假如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疫情战因追责遭拒而进入经济制裁阶段,那么,贸易战和疫情战就会最后发展成为中美经济战,即在双边经济活动方面出现全面对抗的局面。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