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为求生 影视业大佬向党低头表忠

中国影视业近年来不断在官方的审查红线中求生存,由于大陆敏感词越来越多,影视题材也就越缩越窄,加之2018年影视圈遭遇“逃税风波”,影视企业一蹶不振,浙江横店更出现无人开工的惨况。本就雨打飘零的影视业如今再遭中共病毒疫情的重创,6000余家公司陆续传出倒闭。

中国影视业近年来不断在官方的审查红线中求生存,由于大陆敏感词越来越多,影视题材也就越缩越窄,加之2018年影视圈遭遇“逃税风波”,影视企业一蹶不振,浙江横店更出现无人开工的惨况。本就雨打飘零的影视业如今再遭中共病毒疫情的重创,6000余家公司陆续传出倒闭。

多家业者近日联合发布自救倡议书,对明星的片酬、剧集长度都有规定。值得关注的是,这份倡议书还向官方表态及效忠,表示愿意配合当局政策,提供“暖心”的主旋律作品。影视企业通过向中共表忠以求生存的现象引发广泛关注。

大陆媒体报导,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3家影音网站7日联合另6家影视公司联手发布《行业自救行动的倡议书》。其中提到,疫情导致剧组停拍、项目延迟、广告收入下滑。

据不完全统计,疫情期间仅影视剧行业大约60个剧组停拍、100个项目延迟,一季度全国6600多家影视文化机构注销。中国国家电影局日前估计,全年票房损失将逾人民币300亿元,年减近50%。

这份倡议书中提到了演员的薪酬,强调演职人员的薪酬包含所有劳务及按合约规定的其它费用,投资方不再为额外要求支付任何费用。倡议书还针对内容“注水”,规范了影视剧集的长度不得超过40集,“鼓励30集以内的短剧创作”。

新冠对中国经济带来重创,而影视业更是首当其冲,体现在影院停业、制作停产、资本停流、企业停摆,“四停”现象使全产业链几乎都陷入深渊。

这份自救行动倡议书还特意强调要“配合党和政府的相关政策需求,要共克时艰共降成本,还会在内容上向用户‘提供安心、暖心、用心的时代作品’、描绘沸腾生活、记录伟大时刻”。

外界普遍认为上述说法是回应中宣部常务副部长王晓晖4月29日在会议上提出的要求。王晓辉在当天的会议中表示,面对影视业的难关,当局会“协调出租方减免租金,推动电影专项资金给予贷款贴息,支持各地购买发放电影票券”。但他也列出了影视制作内容的三个“重点题材”,包括全面小康题材影片、中共建党百年影片与抗疫题材。意味着要想政府拉你一把,就要按着官方的想法走,多出主旋律、爱国、抗疫题材作品,否则就拿不到钱。

北京独立制片人齐先生也有相同看法,他表示,这篇近3000字的自救声明“就是向政府示忠示诚,期待伟大的习主席救救我们、多拨点钱”。

长期关注中国影视产业发展的美国维吉尼亚大学传媒研究学者孔安怡(Aynne Kokas)认为,“疫情让中国政府对于影视行业的审核控制进一步加剧”。

孔安怡说,“目前仍有能力制作和资助影片制作的主要出资者是中国政府。因此,政府有更多的杠杆来影响中国电影正在生产的叙事类型与内容”。

孔安怡还表示,当官方加大对中国电影业的投资与审查时,好莱坞制片厂与中国的合作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中共近年来对影视作品及文艺作品的审查愈加严格。从禁穿越、禁神仙、禁战争到禁古装,影片投资方不断地在与广电总局的审查捉迷藏。与此同时,大量的影视公司成立党支部向当局表忠,也造成了当今中国电影的“文化贫血症”。文化公司对党拥有最高的忠诚度,委实令人意外,因为这些公司从事的业务都是非政治性的。

南华早报》2018年11月的一篇文章分析,私企成立党组织只不过是当作自保或跟政府打通关系的工具,而非对党的忠诚。但健康的政治,绝非建基于恐惧或利益的基础之上。党组织对私企和外资公司是一个成本的负担,但换言之,也显示了法治的乏缺。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自由亚洲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