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周晓辉:白宫染疫多人 北京幸灾乐祸 高兴太早

作者:
不久前看到一个人在推特上说,他的朋友圈中没有一个人染上病毒,而有意思的是他的这些朋友都是反共的。至于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对于共产主义和中共有着怎样清晰的认识,从他们的多次讲话中可以知晓,而他们针对中共愈来愈强硬的立场和态度,正在让北京心惊胆颤。由此可知,如果川普和彭斯继续走在既定的道路上,中共在白宫出现染疫者后所希冀的情况很难发生,而北京的歪心思只能继续推动川普政府对其祭出重手。

图为2020年3月29日,川普总统在华盛顿特区白宫玫瑰花园举行的中共病毒特别工作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宣布,全国社会疏离准则延长至4月30日

近日,美国白宫相继出现了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人员。先是在5月6日,总统川普(特朗普)的一名贴身侍从确诊,该侍从来自于美国海军精锐部队。紧接着在5月8日,副总统彭斯的首席新闻发言人凯蒂·米勒病毒检测成阳性,其丈夫米勒是川普的高级顾问,两人刚刚于今年2月结婚。也是在同日,川普的大女儿、白宫非正式顾问伊万卡的一名私人助理也确诊。

更让外界惊诧的是,负责美国总统、副总统等高官安全的特勤局中很多特勤成员也确诊感染了病毒。据美国媒体透露,截至5月8日,11名特勤局成员中招,23名特勤局成员康复,60名特勤局成员隔离。

看起来白宫形势很严峻,这让正陷入内政外交困境的北京格外的高兴。这几日中共大陆媒体都在对此大炒,其幸灾乐祸和掩饰不住的兴奋可从字里行间窥见。这其中尤为广传的是有官方背景的微信公众号“牛弹琴”的文章:《特朗普最凶险的时刻来了》。

“牛弹琴”的创始人叫刘洪,毕业于南京大学国际商务系,长期在新华社担任记者,现任新华社《环球》杂志副总编辑。笔者曾看过其发布的一些文章,基本都是时政热点,文字还算幽默,但所有态度就是“中共做的就是对的,世界上其他国家就是违背道义的”。是以,说其在包括贸易战等各种国际问题上为中共站台,并不为过。

在“牛弹琴”最新的这篇文章中,首先罗列了白宫出现的四个染疫的坏消息,指病毒正在攻陷白宫,其后讽刺川普带头不戴口罩以及不进行隔离。最后借美国人的担心,希望川普和彭斯不要“出事”,否则就会像被确诊的俄罗斯总理米舒斯京和英国首相约翰逊一样,要将权力交给他人。“牛弹琴”还特意提醒川普要“小心”,因为按照美国的法律,如果总统、副总统不能行使职权,那么将由众议院议长接管权力,而现任议长正是川普的“死对头”佩洛西。

依照“牛弹琴”的逻辑,或者说在北京中共高层来看,上述白宫与总统、副总统密切接触之人感染上了病毒,川普与彭斯的感染概率大增,而一旦他们出了问题,美国极有可能出现混乱,保不准民主党候选人还可以在11月的总统大选中获胜,这怎能不让焦头烂额的中南海高层窃喜?

不过,中南海大概率会空欢喜一场。虽然病毒是让人传人,但也没有研究表明与病毒感染者密切接触就一定会染上病毒。历史和当下都有这样的实例。

比如元朝时,德州齐河有个叫訾汝道的人,对母亲极为孝顺,对兄弟十分友爱,为人也很友善。有一年,当地发生了大瘟疫,有人因为吃瓜发汗而痊愈。訾汝道听说后,就买了许多瓜和米,挨家挨户送。有人劝他道“瘟疫会传染人,你不要进到病人的屋子里”,但他并不在意,依然到处关心贫寒人家的疾苦。如果有人过世,他还会赠送棺材让其安葬,人们都很感谢他。让人们惊异的是,即便如此,訾汝道也没有染上疫病。

比如晋朝有一个叫瘐兖的人,某年,他的家乡发生瘟疫,两个兄长都因此病逝,二哥也病情危急。由于疫情日益严重,所以父母和弟弟们打算逃到外地去躲避,唯独瘐兖不肯听从父母之命离去,要照顾二哥。数十天后,村里疫情渐渐消退。家人回家后,看到瘐兖二哥的病已好了大半,而他本人则好端端的,完全没有被传染,大家都很诧异。

比如公元541年到公元591年期间,古罗马帝国发生了四次可怕的瘟疫,教会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亲身经历了这四次瘟疫。他记载了瘟疫带来的巨大灾难和恐怖场景,很多人正在说话或干活就倒下了。不过,还是有些人,瘟疫对他们却避而远之。

伊瓦格瑞尔斯记述道:“每个人感染疾病的途径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而在2003年SARS肆虐中国大陆期间,也曾出现了一家人中有人感染,有人无恙的情况。再看此次席卷全球的武汉肺炎,类似的例子也并不鲜见。比如曾有大陆媒体报导,广州一家十口人,住在一栋自建楼房中,只有3人没有感染,他们是这家主人妻子的弟弟一家,而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吃饭。还有此前有报导日本首相事务的记者感染,有与韩国总统一起开会的大邱市副市长秘书确诊,但安倍和文在寅都安然无恙。

显然,古今历史上不管瘟疫怎么厉害,总有一部分人不受其侵扰。这是因为瘟疫从来不是针对所有人的。古典小说《封神演义》中提到,吕岳与姜子牙大战,被紫阳洞杨任所灭。姜子牙奉元始天尊敕命,封吕岳为瘟神,命他率领瘟部六位正神“凡有时症,任尔施行”(时症:感受四时不正之气而产生的病症)。也就是说,人间的瘟疫本质上都是由神根据人间善恶来安排的。

南宋道士路时中在论述行瘟的原因时也说:“但今末世,时代浇薄,人心破坏,五情乱杂。”因此,瘟神上哪家也都是有目的。

具体到本次疫情,大纪元特稿早已点明,此次中共病毒在全球蔓延,针对的就是与中共亲近的国家、政府、组织和个人。换言之,病毒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其淘汰的就是那些紧随中共、与中共走的近的国家、政府、个人,一些死于病毒的各国名流政要其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那些染上病毒但症状轻微不同的人,背后也必然都有着中共的因素,或相信其邪说,或为其欺骗,或与其有瓜葛。因为神目如电,绝不会冤枉一个人。

既然中共病毒是有特定目地和目标而来的,那么那些抛弃中共的中国人,那些在全世界反共的、支持中国人民追求自由、民主、人权的各国各阶层人士,又怎么会感染上病毒呢?

不久前看到一个人在推特上说,他的朋友圈中没有一个人染上病毒,而有意思的是他的这些朋友都是反共的。至于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对于共产主义和中共有着怎样清晰的认识,从他们的多次讲话中可以知晓,而他们针对中共愈来愈强硬的立场和态度,正在让北京心惊胆颤。由此可知,如果川普和彭斯继续走在既定的道路上,中共在白宫出现染疫者后所希冀的情况很难发生,而北京的歪心思只能继续推动川普政府对其祭出重手。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