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红二代:个人资产清零是个大概率事件 现在想出去也来不及了

—内幕:北京红二代谈特权和疫情冲击

“这次疫情对中国人是灭顶之灾,所有的中国人都是祸到临头了,没有出路!经济上怎么办?你就是死路一条。你还跟西方怼?那更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面临的是生死的问题,但是相信党媒的中国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啊!”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患者出现隐形缺氧,血氧在无明显症状的情况下降到危险值。图为医生治疗病患。

大纪元编者按:肖凡(化名),红二代,五十多岁,北京一家公司的老板。这是他的口述整理。虽然他和父母受益于中共,但他认为,在这个历史的拐点,“你要欣然接受它的灭亡”。)

我们与老百姓的生活,确实差别很大

我从小就有优越感,因为觉得我爸是解放军,参加过革命,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

高干子女都吃香的喝辣的,67年,我3岁的时候进高干的幼儿园时,我们阿姨都是穿军装,我们每天早饭就是牛奶了,我还记得那时候小孩都是一碗一碗地zhōu到地上,农村是想像不到的。

军队里头有明文文件,少将以上干部子女,犯多大的事也不允许逮捕,他们不受法律约束,所以他们想干嘛干嘛。所以才有的联动红卫兵,文革时真正在北京打死人的,给人剃阴阳头的全是联动,全是高干子弟,他们天马行空。

北海旁边有个叫三座门的地方,是高级干部的会所,我们叫总参管理局服务处。里面什么娱乐都有,每周末将军元帅们就去玩,一车一车的文工团女孩都被拉去跳舞什么的。

小时候我觉得我们当家作主了,全体人民就像我这样过着幸福生活,后来一瞅还有那么多穷人。那会儿北京胡同的垃圾堆,天天都有小孩和小脚老太太,拿个耙子扒拉里面没烧透的煤球,拿回去烧,穿的可破了。我同学父母还在街道糊糊纸盒呢。长大以后一想,我们的生活,与老百姓的生活,确实差别很大。

六四

是六·四使我的人生发生了变化,我不是党员,就是因为六·四。

那时我每天都去天安门广场,我当时特别遗憾后悔,我怎么早毕业了两年,要不我肯定也在里头。那时包括好些幼儿园的阿姨,都带着小孩在路边举着小旗,摇旗呐喊!特别激动。

那天晚上,我同学拿电话,给我听外头的枪声,就听见哒哒哒,哒哒哒!响成一片。我爸说:“你今天不能出去啊!通知了,任何家属都不许出院!今天晚上肯定出事!今天晚上弄不好要开枪!

我说:不可能,怎么会开枪哪?共产党不是不向人民开枪吗?我爸说:“我当兵这么多年,我能不知道,肯定开枪。”

我受的教育不会相信它会向人民开枪的,绝对不可能啊,你是人民的政党,对不对?你为人民服务,你怎么会向人民开枪?

后来我当了单位的团总支书记,兼集团公司团委常委,公司经理就说:“你都是团委书记了,赶紧入党吧,写个申请书。”我吭吭哧哧不想写,他说:“你不写也行,我写,你签个字行吗?”我说:“不。”

我爸劝过我,你应该入党,入党就一切都顺了,我没答应。

后来单位要人人过关,六四这件事都得表态,我就不表态,开会的时候,我不仅不表态,我还反着说。

在中国,你挣再多钱也没有希望

90年代初,我下海挣了很多钱,当时也一度觉得,89年六四镇压学生可能也是对的吧?后来知道这么想自私啊。

我父母说:“你就是共产党养大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们,没有我们就没有你。你看你从小生活得那么好,后来又挣了钱,你为什么还说共产党不好?”确实,我智商不高,到了美国还不如在中国混得好呢。但人不能只从个人的利益考虑吧。

我有一个好朋友,意大利留学,入的意大利籍,特别有才。他总说共产党好,我们争论,最后他承认:“我的好多资产都在大陆,所以我就说大陆好。”他说:“你受到它的恩惠比我还多啊,你为什么还整天批评它?”

我说我们谈的是社会,是人性,是这个体制,为什么非从个人利益角度去考虑?我们谈的是人类的发展,中国向何处去,不是我们个人向何处去,是中国这一群人向何处去,中国这社会怎么办?不是你自己怎么办?你如果考虑你自己,就不用考虑这些问题了吧。

确实,我父母有的是钱,我爸一月两万多离休金,什么都不用花钱,去301住院,在ICU你住一年都没事,ICU一天5000,一分钱都不用花,连转账报销都不需要。

它确实也使我受益,但真为这个国家和民族好的话,你首先要放弃个人利益。到了历史的这个拐点,你要顺应它,你不要为个人利益去阻碍它,如果你认为这个方向对,你要欣然接受它的灭亡。

很多人说共产党好,就是(因为)利益。但这肯定不是一个正确的体制啊,这么下去,中国是没有希望的,你挣再多钱也没有希望。这方向整个都错了,这种体制是修正不了。

我们从来就没有“真”过,怎么敢肯定它这次就是真的?

我不相信它统计武汉肺炎死亡的数字。它(中共)从来就没有真过,你怎么敢肯定这次就是真的?

从58年就亩产1万斤、10万斤了,那个数字是假的,它敢明着说假话。怎么能肯定现在的数字是真的?六四天安门死多少人有准确数字吗?那么嘎达一点地方,不好统计吗?往近了说,03年萨斯究竟感染多少人?死了多少人?那个数字都不敢说是真的,这次你怎么敢相信是真的?撒谎已经成为它的一种本能了。

推特上也很多帮它撒谎的。凡是极左、五毛的帖子和文章,现在浏览量都特别大,推特上做五毛节目,收视率和收入远比那些右派的人多得多。做自媒体的,原来骂共产党比谁都狠,现在舔的比谁都欢,为什么?因为它方向调了180度,它的流量多了N倍,收入多了N倍!就是因为利益,中共肯定给他钱了啊,他原来也就几万粉丝,现在是几十万,那个利益太大了。

当然很多人发自内心地给它洗白,那就更可怕!我就删了一些好朋友,太五毛了,实在忍受不了了,就拉黑了。

表明上是因为疫情,其实还是对这个体制的态度,我没法和他们沟通、没法聊。

在美国的所谓华侨,真正英语特别好、能融入主流社会的极少极少,身在美国,他们还是在华人圈子里,跟在国内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们挣的钱也是华人的钱,信息也是来自于华人。

唯物的教育,使人特别怕死

就是(中共搞的)这个唯物的教育,使人特别怕死,中国人最怕死,从我父母那一代就是。他们觉得人死了,什么都没了,所以他们特别恐惧死亡。

公开报导的武汉这个医院的病人,没有一例跟医生说:“不要救我了,我岁数大了,你们救年轻人吧。”没有一个这样的报导。但在外国这很普遍,很多人不去医院,不去争医疗资源,死就死了,人家是有宗教信仰的,他们普遍地不像中国人那么怕死,他们对死并不是那么恐惧。

台湾这个地方,千万不能再被玷污了

我原来也是那种民族主义的愤青,认为中国人一定要怎么样,中国人受了欺负我接受不了,看到八国联军、英法联军、日本鬼子侵略,我也义愤填膺,从小就是“我们要解放台湾!”希望统一台湾。

但去了几次台湾以后,我深深感到,台湾这个地方,千万、千万不能再被玷污了,这是华人唯一的一个希望了,这个地方要没了,中华民族整个就完蛋了,就剩下咱们这些烂人了。我不希望两岸统一,台湾独立才好呢,因为那是台湾人民的生活,我们无权干涉。

我非常欣赏蔡英文,以前她对大陆态度坚决,大家还觉得有点过分,现在看,她做的是对的,否则这次台湾早被武汉肺炎给攻陷了。大陆对台湾的渗透越来越可怕,如果不是民进党,台湾早就被攻陷了,不只是被病毒,是被各种各样的东西攻陷了。

香港人愿意付出生命来去争取,我们大陆人根本做不到

关于香港反送中)的事,微信上的说法,别信,没有真话!这么多年过来,哪件事是真的?如果真像它(中共)宣传的,怎么会有一二百万香港人上街?北京这么大,六·四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多的人上过街。

这次香港没上街的全是老头、老太太和婴儿,成人大部分都上街了,这就是民意!你怎么能说他们没有道理呢!你共产党不也宣传人民是正确的,人民是最伟大的,人民什么时候出过错误?这就是民意所在,如果是民意,你就应该接受,你就应该坐下来跟人家谈。

香港人认为自由是一切,人格是一切,你妨碍了我的自由,威胁到我的人格,我是不能接受的,而且香港人愿意付出生命来去争取,这个我们大陆人根本做不到啊。我觉得香港年轻人保持了中国人唯一的或者说是极少的那种血性,我们大部分人没有血性,大陆人只有兽性。

我常参加一些活动,都是特别有钱人的聚会,打高尔夫的年卡就一百多万,算是各个阶层的精英了,看着都挺聪明的。香港反送中,这帮人抢着说:“咱们就是对香港人太好了,就不该对他们那么好,对待他们,就应该像对待法轮功那样,把他们抓到大陆来,让他们生不如死……”都是这种言论,我听了触目惊心啊!

利益可以让大陆人反对批评香港年轻人,但再坏的人都想不到这一招吧?说把他们抓进来,像对付上访的人、法轮功一样,给他们用刑,让他们生不如死?这是多恶的人才能想出来的?

我一朋友娶的是香港媳妇,拿的是香港的长居,他微信天天骂香港、骂香港年轻人。他信息的来源就有问题,香港所有的报纸都是那么写,他不知道香港所有的报纸都沦陷了,国外的BBC也是这么写。

其实不完全是(接收到的)信息的问题,主要还是人性,就是人是否善良的问题,没有别的原因。人和人最大差别是人的良知,有了良知什么都有。

大陆人实在没良心啊,每年坚持纪念六·四、坚持点蜡烛都是香港人,他们成功了,对我们大陆是有好处啊!

自由不好吗?我说的不是行为自由,是思想自由,思想自由了,其它都自由!行为自由那是为所欲为,那在西方民主国家也是不行的,你打了人、侮辱了人,你要受惩罚的,代价是很高的,法律约束对所有人都是严格的。但在中国犯了罪,你都可以不受任何制裁!

大陆人其实根本理解不了香港人的想法。猪怎么能理解人的想法?猪认为你人有饭吃了,还折腾个啥呀!你还要啥思想呀?你有饭吃不就得了吗?

我们国家是最没有希望的地方

我们(大陆)更物质,要不怎么叫唯物主义呢?挣到钱了,这个实惠,以为放弃点自由无所谓。

开始我们很多人都和美国民主党一样,认为我们积累到一定程度,有钱了,就会争取自己的权利、自由。后来我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第一,我们是公有制。汽车是私有的,15年就报废了;房子不是你自己吧,70年产权,土地不是你的吧?你没恒产,哪来的恒心?第二,我们这些先富起来的这些所谓的中产阶级,所谓挣大钱的人,不是靠正常经营、正常竞争,都是靠资源、靠关系、靠特权,能指望这些人吗?共产党是他的大客户,他的钱是大客户给他的,他怎么能损害大客户的利益?

就是马云挣的钱,共产党要不高兴了,分分钟就收回来!

其实,哪怕有皇上,有所谓的独裁统治,只要是私有,这个国家都有希望啊;或者说公有制,你这个国家有信仰,也有希望。我们是又没信仰、又没私有制,所以我们国家是最没有希望的地方。

你怎么能恨美国呢?你应该感谢美国啊

很多中国人没有感恩的心理,你怎么能恨美国呢?你应该感谢美国啊,如果没有美国,我们是不是都得说日语了?你打得过日本人吗?

改革开放以后,您这些外汇哪来的?一多半都是美国的。没有美国你改革开放个屁呀,没有美国允许,那些资本主义国家谁搭理你?你挣的钱哪来的?你的安全哪来的?没有美国,你早被苏联灭了。我们不说(美国用)庚子赔款(在大陆建了)什么协和医院、燕京大学,就说1949年以后美国给了你多少东西?没有美国你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受人点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凡是骂美国的人都知道这句话。但很多人的思维方式,要么从自己的利益出发,要么从党的利益出发,根本没有人的修养,没有民族和国家的这种高度。

很多人叫嚣的东西都是违反常识的

很多人叫嚣的东西都是违反常识的。其实国民党在位的时候,可以查查历史文件,他就没干过一件特别不耻的事,他没有屠杀过一次中国人民。他是抢过钱,据说提建议的那个经济学家也是个中共地下党;(中共宣传的)四大家族怎么横征暴敛的,也没有事实依据。

如果你相信抗日是共产党打的,我给你讲些常识。共产党拿什么打?日本鬼子都是用刀砍死的吗?你砍得着他们吗?世界公认日本的肉搏能力,即使是国民党的士兵,跟日本鬼子拼刺刀,三个人也打不过一个日本鬼子,据说六个共党也打不过一个日本鬼子,共党士兵的战斗素质不如国民党军队啊。

地道战都是假的,村里挖地道是为了躲日本鬼子,没人用地道打日本鬼子,你跑都跑不赢,还打?拿什么打?民兵就是那破枪,枪里就五颗子弹,你敢和人家打?咱们都是汉阳造,那子弹出去都是乱飞的,打都打不着人家。所以日本人来了,你只能钻地道躲。地道有,哪来的战?不存在地道战。

五毛天天喊解放台湾,他们连枪声都没听过,枪声一响,他们就得给吓尿了。现在(中共)说打台湾,那就是转移视线,意思你们都别把精力盯在我的丑事上。

(说武统台湾)为了国家利益?你国家就是一个组织,国家是为保证我的个人利益而存在的。对我来说,我儿子利益就是一切,他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任何人可以剥夺他的生存权利。

你看日本年轻人就有这个高度,有人采访日本的年轻人问:让你上战场去牺牲你愿意不愿意?那小伙想了半天,说:有这样的国家吗?如果有的话,还是让这样的国家死了算了。

还有,你老觉得共产党养着你,你没有工作吗?你不工作谁养着你?如果说被养着,那还是国民党养着你更好,国民党同级别的,他退休了给多少钱?你退休了给多少钱?

你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台湾就一直没有共产党,那生活一直就比你好!

再说说中国的财富哪来的,是因为中共把绑着人民的锁链松了松,就是所谓的改革开放,那是人民应该拥有的,不是它给的恩惠!那时它就给你解开了一只手,你现在是一只手、一条腿在干活,你都丰衣足食了,如果全放开的话,中国人一定会很好的。

中国是人多,那国土还大呢,人口密度不是最大的,印度、日本人口的密度也比你大得多,人家从来就没有吃饭的问题。

还有,那个地是你共产党种的?那个工业品是你共产党生产的?没有!都是劳动人民的,他们这些人不产生任何的GDP和粮食、工业品,可是为什么夺农民的粮食吃?

大饥荒是不能被原谅的。清朝时,江浙都不会饿死人的,那三年也饿死了五万人。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就别说上千万人饿死,就是你跪下来,怎么惩罚你也不为过!

这次疫情对中国人是灭顶之灾

这次疫情对中国的影响太大了,很有可能我们之前多少年的这个努力都白费了,所有的财富都将归零。

个人资产清零是个大概率事件,现在想出去也来不及了。

我儿子在日本,我不让他回来了,回来干嘛哪?日本更安全,两个国家的水平在那儿呢,科技水平、卫生水平、医疗水平,你和日本没法比,我相信日本,绝对的!日本说了,所有的外国人如果这次染病了,都是免费给你治疗,中国你得是确诊了才免费,不确诊不给你免费的,所以我们确诊的少啊。

这次疫情对中国人是灭顶之灾,所有的中国人都是祸到临头了,没有出路!经济上怎么办?你就是死路一条。你还跟西方怼?那更是死路一条!所以我们面临的是生死的问题,但是相信党媒的中国人什么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啊!

像我这么自保的人,都属于挺激烈的了,我在微博和微信上都是比较小心的,太刺激的话不说。就是那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吧,现在绝大部分中国人都是这样,自我审查

这么多年洗脑,真的把人洗得跟猪一样的思维,镇压太厉害,所以我们这样的人不敢动,我们不是不敢想,是不敢说、不敢动。但我也准备在推特上讲一些故事,讲一些简单的常识,现在有很多奇怪的言论甚嚣尘上,就是大家缺乏最简单的常识。

肖凡(化名)口述,尚云天整理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