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安全港计划浮现 川普开弓令北京难承重负

—川普反击开弓 北京难承重负

作者:
美国针对中共的反击,让处于国内政治博弈白热化、经济濒临崩溃,供应链不断撤出中国,海外投资大幅下降,美中在经济、技术和金融方面加速脱钩,华尔街无法继续给中共输血,美国和世界反共态势加剧的中南海高层,感受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

中共病毒在美国造成的重大人员和经济损失,让美国人出离的愤怒。在十天前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将中共病毒袭击美国与二战时日军突袭珍珠港、“911”世界贸易中心恐怖袭击相提并论,并向北京、向世界传递美国业已将中共的行为视为敌对行为,并将会对中共进行一系列反击的信号后,近日,川普政府无论从言辞还是行动上都针对北京持续发力。

5月14日,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莫采访时,除了再次重申对中共阻止美国专家进入中国调查病毒的不满外,还以前所未有的口气表示“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切断(和中共的)整个关系。”至于后果,川普给出的回答是:“如果切断(和北京的)整个关系,你将节省5000亿美元。”

显而易见,对于中共藉由病毒对美国的袭击,美国的反击将有很多选项,而且正在推进中,这其中就包括美中彻底脱钩。对此造成的后果,美国应已经有过了研判,并做好了预案,而中南海高层听到川普发出这样重磅言辞,心底恐怕早已是哇凉哇凉的。这也彻底证实了几年来中共智库和专家们所得出的中美不可能脱钩等结论实乃误判。

不仅如此,川普还表示“对中国(中共)非常失望”,并称虽然自己与习近平有着良好关系,“但现在不想和他说话”。一如既往,川普依旧将习与中共区分,但潜台词却是对于身为中共党魁的习的所为同样非常失望,尤其是在隐瞒疫情方面。这意味着习本人的个人品行已经受到了质疑,若想修复与川普的“友谊”并非易事。

也是在采访中,川普透露,美国政府正在考虑收紧对在美国证交所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要求,会“非常强烈地”要求中国公司遵守美国会计准则,以惩罚中共在疫情中的欺瞒行为。

5月13日,川普还将去年同期签署的行政令延长一年,该行政令禁止美国企业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外国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此举被视为是对华为、中兴通讯等中资企业的继续封杀。

同日,美国半导体设备制造商LAM(泛林半导体)和AMAT(应用材料)等公司发出信函,要求中国国内从事军民融合或为军品供应集成电路的企业,不得用美国清单厂商半导体设备代工生产军用集成电路,同时启动“无限追溯”机制。这意味着美国对华出口的管制升级,对中共高科技和军事发展都带来巨大影响。

5月12日,美国联邦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与多名共和党人,共同推出《2019年中共病毒问责法》。其中表示,如果中共不配合,不全面说明导致疫情爆发的过程,将授权总统制裁中共。法案还要求北京,尽快释放在疫情后镇压行动中遭逮捕的香港民主人士。他还表示:“现在是该顶回中共,向中共追责的时候了。”

同日,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提出了“2020年本土稀土议案”,要求对美国稀土产业减免税收,鼓励美国企业在本土生产稀土,从而摆脱中共的威胁。

5月11日,福克斯新闻网独家获得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赖恩和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库德洛写给美国劳工部长斯卡利亚的一封信显示,白宫不希望联邦退休金投资于中资企业股票,并要求尽快撤出既定的40亿美元投资。

5月9日,中共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透露,世界已经在金融领域形成了排斥人民币的同盟,9个央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但其中没有人民币。

同日,美国17个州的共和党检察长签署公开信,要求国会就中国在病毒传播中的作用召开听证会。信中指控中国隐瞒了病毒的严重性,对美国造成了破坏。

5月8日,在川普表示对重启贸易谈判不感兴趣后,中共副总理刘鹤被迫与美国通话,称要落实好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要开始大量采购。而如果中共不能落实贸易协议,川普不排除终止协议。

也是在这一天,美国国务院宣布将从11日开始,将中国大陆记者的签证限制在90天以内,但可以延期。一位匿名美国高官表示,这项新规将使得美方更加经常地审视中国记者的签证申请,可减少中国驻美记者的总数。

从不到十天美国政要的言论和行动看,美国的反击举措正在抓住中共的痛处,而且未来的举措会越来越密集地呈现,除了在中共隐瞒疫情上继续追责、要求赔偿外,对中共高官在海外资产的查封也极有可能纳入选项。

美国针对中共的反击,让处于国内政治博弈白热化、经济濒临崩溃,供应链不断撤出中国,海外投资大幅下降,美中在经济、技术和金融方面加速脱钩,华尔街无法继续给中共输血,美国和世界反共态势加剧的中南海高层,感受到了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而这只是让中共疼痛的开始,因为民主体制的美国一旦发力,一旦开弓,就不会停止下来,也难以停止下来,除非实现其所希望达到的目标。让人不禁想起了昔日加速纳粹德国覆灭、由美国发起的安全港计划(Safehaven)。

当年希特勒的崛起,与美国华尔街的支持是分不开的。1924到1931年,华尔街向德国提供了330亿美元的贷款。而且上个世纪30年代中期,美国大型企业在德国有接近60家分公司,华尔街的资本控制着接近300家德国企业,包括著名的钢铁信托等等,其中有26家在德国积极参与纳粹活动,如通用电气、摩根大通、杜邦公司、美孚公司等,他们都为德国的军事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

在所有美资企业与纳粹德国的交往中,涉及金额最大的是美国人控股的瑞士国际合作银行。根据已经披露的情况看,仅仅在1944年5月的一笔交易当中,这家银行就接收保管了纳粹德国的价值3.78亿美金的黄金。而纳粹德国用于战争的大量战略资源,如铁矿砂、石油、钨砂、锌、铅、水银等来自于欧洲的五大中立国土耳其、西班牙、葡萄牙、瑞士和瑞典。德国通过抢夺来的黄金进行购买。

1941年底日军偷袭珍珠港后,美国对日、对德宣战,并开始禁止美国企业与德国进行交易,但如何阻止中立国向德国输送资源则成为一个重要问题。1944年7月,在美国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发起了“安全港计划”,即对二战期间德国支付所使用的黄金的来路进行追查,可以追缴,拒绝为纳粹在中立国被掠夺的资产提供任何安全庇护所,并最终将被掠夺的文物归还其所有人。该行动算得上是釜底抽薪,使得纳粹用掠夺的黄金换取战略资源的计划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从而加速了其灭亡的速度。

反观美国针对中共的反击,为了实现既定的目标,一定也会尽可能斩断向其输血的华尔街管道,没有了新鲜血液输入的中共又靠什么维持其邪恶的政权呢?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