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西安女子托人给娃办入学被骗 带娃假装上学逛了五年

2016年,马翠的女儿该上小学了,但他们家不是西安户口,她和家人便商量找人运作一下。她在饭局上认识的李某说他有熟人,可以少花些钱进东郊一所小学。马翠便决定托他办上学的事情。从那时起,李某找马翠要钱变得频繁,少了200元、多了上万元,名目多是办上学要请人吃饭、送礼,「有时也说是矿上出事故,需要资金周转,这种情况总会拿出一大堆文件,都有『公章』。」

李某说联系好了一所小学,送礼打点要2000元,马翠给了钱,但最后李某以「私立学校」为由告吹,又说可以进东郊另一所小学,可以从二年级开始上。那年9月1日,李某给马翠送来了课本,说自己路过学校,顺道帮孩子报了名领了教材。资料目录上都有「公章」或二维码,虽然二维码扫不出来,但马翠仍被李某的贴心感动,兴冲冲地给女儿准备好了上学物品。

第二天一大早,马翠送女儿去上学,「李某半路上把我们拦截了,说我们是转校生,还有些手续没办完,学校里有上级在检查,让等一等。那时候我已经给他有三四万元了,怕这些钱打水漂,所以还是选择继续相信他。」

马翠说,那天虽然没带孩子上成学,但回家后,她并没有告诉家人孩子上学的事出了状况。家人问起,她下意识说解决了。「这五年里,我太累了,整个人都要崩溃了。2016年秋季开学的那个学期,是我最煎熬的一个学期,我每天早上带着孩子出门,给家人说是去送娃上学,其实根本没有学可上,我家里人都以为孩子今年都上五年级了。」

于是,马翠每天早上带女儿出门假装去上学,下午放学后又把孩子带回家,其实都是带着孩子在外面逛。东郊附近的公园、超市,全都转了个遍。李某每天都给她说「快了、下周、明天,保证解决」,同时又不断地问她要钱。

「今年孩子就12岁了,5年完全被耽误了。一开始其实就是每天白天去逛,后来就干脆租了房,放学时间到了再带孩子回家。」马翠说,从2016年至今,孩子根本没有进过校门,而她只要说去找学校或者教育局,李某总是拦下她。

在这期间,李某每天都会去马翠的租住处。马翠知道李某老家有孩子,但她不知道李某到底结没结婚,而这两年马翠也发现李某不止和自己一个人交往,「我们几个受害者,后来都认识了。」

马翠说,丈夫是生意人,平时对她和孩子还可以,但性格暴躁,尤其是涉及钱的问题,「啥事都能做出来。」正是因为惧怕丈夫,所以孩子上学的事情一直听任李某「继续运作」。

因为李某时常要钱,马翠的积蓄很快花光,但停止给钱,前面的钱就都白花了,孩子上学的事就更没了指望,每每想到这里,马翠就有一种绝望的窒息感。马翠开始向娘家人和同学借钱,同时,继续和李某保持着亲密关系,仿佛这样就能离孩子有学上的梦近一点儿。

每个学期结束,李某都会把一张成绩单带给马翠,说是学校给的,上面还有老师的评语。「我一直以为他是为了让我能给家里好交代,主动找学校开的。每到放假,他说开学就办好了,开学后又是各种理由推脱,办上学的费用也从最开始的20多万元,今年涨到了106万元。」

在这期间,马翠试图要来电话号码,联系办事的中间人询问进展,李某总是拒绝,直到2019年,马翠彻底起了疑心,因为李某提供的材料上连公章都懒得伪造了。

2019年上半年,马翠去派出所报案,李某态度积极地跟着一起去了,并告诉警方二人是债权债务关系。

2019年秋季开学,上学的事情仍没着落,马翠坚持要去教育部门问清楚,李某带她去了西安南郊一个「教育部门」,却谁都没找到。

直到4月21日,马翠才知道李某因诈骗自首了。

知道这个消息后,马翠彻底慌了。她转给李某有票据的钱已经超过20万元,李某还多次让她通过网贷给他取钱。「现在比起钱的问题,我更想赶紧把孩子上学的问题解决了。这么大的孩子一天学都没上过,我真的要崩溃了。」马翠说。

从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了解到,李某已经被警方控制,警方正进行调查。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华商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