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吉林舒兰公安局瘫痪 更多内幕曝光

东三省的吉林省舒兰市因爆发疫情升级为高风险区,凡是在公安局大楼上班的职员及其家属全部隔离,需从各省抽调警力维持日常运作。公安局洗衣女工母亲染疫去世多日,官方隐瞒至18日才披露新增一例死亡。此外,政府大楼三楼也因有一名确诊病例,三楼工作人员全部被隔离。

吉林省疫情大爆发,舒兰市和吉林市丰满区都成为疫情高风险区。图为吉林舒兰火车站。(视频截图)

东三省的吉林省舒兰市因爆发疫情升级为高风险区,凡是在公安局大楼上班的职员及其家属全部隔离,需从各省抽调警力维持日常运作。公安局洗衣女工母亲染疫去世多日,官方隐瞒至18日才披露新增一例死亡。此外,政府大楼三楼也因有一名确诊病例,三楼工作人员全部被隔离。

备战第二波?吉林省两地疫情升级高风险区

继近期黑龙江省绥芬河、哈尔滨、佳木斯等地疫情升级后,东北三省的吉林省疫情再度告急。继11日舒兰市“进入战时状态”后,13日吉林市二度“封城”。

而吉林市已征用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465医院)为治疗中共病毒定点医院,该院的患者也被全部转移至其它医院,专门用来接待武汉肺炎(中共病毒)感染者。另外中海剧院、吉林市体育场正在建方舱医院,很快投入使用。

吉林省舒兰市当地居民雯雯(化名)女士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这里的疫情太严重了,这事儿就给舒兰整上了,你说闹心不闹心。现在全城封了,里不进、外不出。因为疫情已经全国出名了。”

目前吉林舒兰封城后,每户一个通行证,每家每天限一人外出。

网传视频显示,舒兰市高三学生复课一月后再停课。(视频截图合成)

洗衣女工母亲染疫去世官方隐瞒

她介绍,这波疫情是从公安局的洗衣女工开始的,“他们家是一个大家族,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及一个妹妹,兄弟姐妹共五人。有的在公安局上班,有的在政府机关上班的,有的在医院当检验师,还有家人在吉林市疾控中心上班的。

女工丈夫是舒兰公安局的,她自己家住在舒兰的城南区。当时这名女工身体出现问题时,她在县医院上班的姐姐陪着她多次在县医院就诊,但一直查不出问题,然后她才到处去药房买药。因为病情被耽误治疗,才导致她把家里人都感染了,又感染一大圈。年纪最大的要算她母亲80多岁了,也因为这个病头两天走了(去世),但没有报导,他们家族感染年纪最小的是一名五岁的女孩。至于她本人是怎么传染上的还不清楚。目前他们整个家族都被送到长春隔离。”

舒兰公安局大楼所有员工家属全部隔离

雯雯还介绍,“现在舒兰公安局大楼的所有人及其家属于8日就被全部隔离了,他们目前都集中隔离在吉林市。现在从吉林全省调动公安人员、机关人员来舒兰上班,舒兰本地公安几乎都不用了。就是舒兰的政府大楼三楼办公的也通通隔离了,因为三楼也有一个确诊病例。”

此前大纪元报导,舒兰市公安局至少有4名人员列入确诊病例,分别为:洗衣工女工的先生(舒兰公安局警务保障室司机)、洗衣工的三姐夫(舒兰公安局指挥中心6楼接警员)、洗衣工的先生密切接触者(舒兰公安局机要室警察),以及另一位密接者29岁郝某(舒兰公安局辅警)。

她还表示,“现在舒兰的市委书记被免职上了头条,他还兼职吉林市副市长,我估计市长、公安局长都得免,都得下课。县医院一直没有给人查出病来,也会有人被整下来。孙春兰13日也来了,她是从黑龙江来舒兰的,半夜到的,由省长巴音朝鲁陪着,这名洗衣工的亲属在疾控中心上班的,也全程陪同。现在舒兰成了第二个武汉了,孙春兰视察一下就走了。谁愿意在疫区待着。”

“然后她还去了吉林的丰满区,那里严重有3例确诊病例,现在吉林市各个小区也全部封闭了。”

她介绍,舒兰原来的矿务局的医院也改成方舱医院,头几天还进了好多仪器,现在舒兰查出来二十多个病例,以后估计在隔离当中的还会有一些确诊的,估计轻症患者得送往方舱医院。

官方17日公布最新数据,5月16日0-24时,吉林市新增本地确诊病例3例,均是舒兰本土疫情的关联病例,且均是此前确诊的丰满区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其中病例3已是85岁高龄。吉林丰满区上调为高风险区,全国另一高风险区为舒兰,吉林市船营区为疫情中风险区。

截至5月16日24时,舒兰公安局女洗衣工关联感染链上确诊患者增至34人。

官方报导承认,舒兰疫情已跨省扩散至沈阳的浑南区及苏家屯区。其中感染者郝某某(沈阳动车段做地勤检修员)5月5日假期结束后,搭高铁返回沈阳浑南区的单位宿舍。

与郝某某密切接触者和间接接触者目前有1,093人,已进行了集中或居家隔离观察,对其他风险人群6,434人实施了集中或居家隔离观察。已知其感染室友孙某及同事吕某2人。

有网友盘点大陆疫情备战第二波,包括海外输入的、本地自产的、湖北出来的、武汉出来的、出院复阳的、假阴性蒙混过关的、无症状携带传染的、瞒报漏报漏检的。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大纪元记者雯慧、骆亚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