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已出事?全国政协常委沈中阳被免 血腥罪行大起底

2020年中国两会5月21日召开,中国全国政协常委会日前通过了关于接受相开进、臧红请辞全国政协委员的决定,和关于免去沈中阳全国政协常委职务、撤销其委员资格的决定。其中沈中阳在天津政协的职务也被撤销。有消息指沈中阳已“出事”。号称国内肝移植领域的权威的沈中阳,所涉及的血腥罪行引发关注。

沈中阳

2020年中国两会5月21日召开,中国全国政协常委会日前通过了关于接受相开进、臧红请辞全国政协委员的决定,和关于免去沈中阳全国政协常委职务、撤销其委员资格的决定。其中沈中阳在天津政协的职务也被撤销。有消息指沈中阳已“出事”。号称国内肝移植领域的权威的沈中阳,所涉及的血腥罪行引发关注。

天津日报5月21日消息,中共政协天津市第十四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决定,免去沈中阳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第十四届委员会副主席职务、撤销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第十四届委员会委员资格。

此前5月19日,全国政协十三届常委会第十次会议决定,免去沈中阳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职务、撤销其委员资格。

有亲共香港媒体报导称,沈中阳已经“出事”。目前,天津市政协官网“副主席”一栏已撤下沉中阳的简历和照片。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8岁的沈中阳并非中共党员,而是农工党中央常委、天津市委主委,还是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他是一名器官移植医生,现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他曾经留学日本大学医学部攻读博士研究生,回国后历任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部长、市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兼职还有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共军方医学科学技术委员会器官移植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等。

国际组织报告:沈中阳涉“活摘器官”严重罪行

翻查海外有关沈中阳的报导,有关涉“活摘器官”指控触目惊心。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发表于2014年10月15日的报告称,根据追查国际已掌握的大量的确凿的证据,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全国性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以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医疗机构联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实施了一场旨在“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其采取的手段是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实施的。其规模和邪恶达到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程度。

报告中提供的资料提及沈中阳及其任职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沈中阳在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和武警总医院同时任职。沈中阳所带领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2004年1月~2008年8月间,参与完成1600例供肝切取。

又提到:天津第一中心医院,1994年5月,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当时的计划是用3-5年的时间,完成5至8例肝移植。1998年组建移植学部,截止2004年,竟已完成肝脏移植2248例。年平均肾脏移植300余例,肝移植600例,自称肝移植年平均数量居世界第一。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还协助16个省份近47家医疗单位完成近300余例肝脏移植手术。截止2010年底,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占全国总例数的30.2%。

报告指,热缺血时间是器官从供体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开始的这段时间。热缺血时间越短,器官质量越高,移植成功率越高。如果从尸体上切取器官,热缺血时间一般很长。然而,论文中描述的器官的热缺血时间绝大多数都超短。报告列出其中一个例子也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天津第一中心医院2003到2005年200例脑死亡无心跳尸体供肝热缺血时间小于8分钟,说明摘取肝脏的过程就是“供体”从活体到“无心跳尸体”的过程,整个过程是有预谋的。

沈中阳被列首批恶人名单交白宫禁入境美国

2019年5月份,美国国务院官员已告诉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将更严格的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同时美国国务院官员还专门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给国务院。

明慧网2019年7月21日报导,在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之际,法轮功学员将包括中共前江派常委刘云山一批恶人名单递交美国国务院,要求根据相关法律将他们列入特殊名单,对他们拒发美国签证及禁止入境。其中就包括沈中阳。

以下是所提交的沈中阳资料: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2年11月

出生地:辽宁省沈阳市

职务: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天津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武警总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

提要:截至2014年12月10日,官方报道沈中阳带领团队已完成肝移植近万例”。据追查国际调查结果显示,2006年后每年手术超过5,000例,高峰期达每年8000例。2015年1月,《今晚传媒集团》称:“在沈中阳的指导下,昔日的小大夫各自独立完成肝移植手术均近千例”。

(A)1999年后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年度移植量爆长几百至上千倍

(细述略)

(B)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一天之内做过24台肝脏和肾脏移植手术

(细述略)

(C)沈中阳任职医院2015年后依旧有大量移植手术

(细述略)

(D)沈中阳任职单位多名医生承认使用法轮功学员供体

(细述略)

沈中阳14年前赴美遭控触犯酷刑罪

2006年7月23日,首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在波士顿开幕,来自85个国家的6,000多位医生、科学家齐聚海因斯中心(Hynes Convention Center)开始了为期5天的大会。图为世界器官移植大会举办期间,“中共非法活摘器官”论坛在波士顿希尔顿饭店举行。

7月26日,来美国参加首届世界器官移植大会的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阳被法轮功团体控告触犯酷刑罪。这是两天内第三名中国器官移植医生在美国被控告。

7月24日法轮功团体也在美国波士顿状告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长陈忠华和上海中山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研究室主任朱同玉,对于未经监狱受刑人的同意,从受刑人身上,包括法轮功学员身上活摘器官并且盗卖牟利的行为应负起主犯或是从犯的刑事责任,违反美国“酷刑法”(Title18 USCA Section2340)和1994年美国所批准生效的“酷刑公约”等相关国际人权公约规定。

明慧法律特派员指出,控告沈中阳的主要根据为:其所任职的医院医生在电话录音中承认该医院器官移植的来源有法轮功学员,控告的美国法律及国际法上根据与控告陈忠华及朱同玉相同。

沈中阳“活摘”罪行传毒瘾驱动曾主刀傅彪换肝

2010年3月12日,刊发于《看中国》的一则题为“毒瘾驱动下的疯狂手术刀”的报导说,

沈中阳顶着国内肝移植领域的权威,全国政协常委、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院长、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等头衔外,还曾先后获天津市卫生局优秀专业技术人员、天津市首批跨世纪青年人才、九五立功先进个人、天津市劳动模范、天津市十大杰出青年、天津市政府奖、优秀归国人员荣誉称号、全国留学回国人员突出人才奖、卫生部授予卫生界首届突出贡献专家等等头衔。但真实的沈中阳是怎样的呢?广为流传的“天津医学十大怪”中第八是这样讲的,第八怪:吸完大烟换肝快(一中心换肝专家院长沈中阳吸毒)。知情人如此评价:“什么狗屁沈中阳就是个骗子,收红包不待眨眼的,低过一万的还不收,而且还吸毒。”了解沈中阳的人说:“那个主刀(就是给傅彪换肝的)就是个吸毒的,只不过他挣的钱够他吸的。”

报导举例,电影明星傅彪2004年8月29日被确诊为肝癌,2004年9月3日,5天时间内,北京武警总医院就给傅彪做了肝移植手术,主刀沈中阳。2005年4月,傅彪肝癌再次复发,4月28日,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就找到了供体,沈中阳又为傅彪实施了一次肝移植手术,此后傅彪回到北京,长期住在北京武警总医院,直至当年8月30日死亡。。第一次肝脏手术失败后,了解内情的说“傅彪去年(2004年)换肝是错误的,因他正处在乙肝活动期,有些大夫太急功近利了!”

据悉,傅彪第一次移植失败后,家属因为听说给傅彪移植的器官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就追问主刀医生沈中阳关于器官的来源问题。沈答:第一、一切都符合法律手续。第二、这不是你们应该过问的。沈中阳事后还说:“傅彪所患肝癌为第四期肝细胞肝癌,此类患者一般从诊断明确到患者死亡,平均生存期只有3至6个月,亦被称为‘癌中之王’,傅彪进行肝移植,赢得了一年的寿命,比平均生存期已经多延长了半年了。”而傅彪在北京武警总院和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先后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一年里,他饱受了肝癌的折磨和手术、化疗、放疗的痛苦,还被掏空了上百万的家底。特别是第二次手术后,傅彪几乎是在难以想象的痛苦中走到生命尽头的。

移植界有一个“米兰标准”,晚期肝癌不在这个标准之内,因为癌细胞广泛扩散在胆管系统,移植后还会复发。而沈中阳针对此则是说“所以,晚期肝癌(患者),不适合做(肝)移植实际上是对国外规定的误读。”“你有钱,你就有买宝马的权利。”因此大力鼓励有钱人做肝移植,而不管患者是不是适合移植。

2004年、2005年大陆影视红星傅彪先后做了两次肝移植手术,都是在沈中阳主持的北京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做的。右边是演员傅彪。

报导说,究竟沈中阳到底活摘了多少鲜活生命的器官,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清楚了,这种屠戮活人的恐惧会将一般人的精神摧毁,而毒品则是麻醉自己的“最好办法”。因此不难理解沈中阳,作为医学专家,为何会走上吸毒的不归路。一个移植专家将灵魂出卖给了名利之后,也只能靠毒品迷幻自己,才能再次走上手术台。

此外,对肝脏移植手术有常识的人知道,完成一次肝脏移植手术是劳动量巨大,极耗体力的工程。香港肝脏移植的权威,有“换肝之父”之称的范上达直言,换肝是大型手术,每每要12小时,以前更要23小时,所以曾和同事说“做一个换肝手术,命都短几年。”

然而,沈中阳却从2004年4月至2005年3月期间,在不足一年的时间中做了近600例手术,平均每天有2至3例的移植手术。如此巨量频繁的手术安排则非平常人所能够支撑,因此必须依靠吸毒来保持精神亢奋和支撑体力,所以天津民间才会有“吸完大烟换肝快”的说法。

沈中阳发迹之路:靠政治上“染红”成功转型

题为“毒瘾驱动下的疯狂手术刀”的报导还指出,沈中阳的发迹之路是靠中共治下的潜规则:政治上“染红”。

中国大陆对黑社会团伙有一个精辟的描述:黑社会团伙积累了一定实力后,便开始积极谋求“成功转型”,主要是三种手段:一是经济上“漂白”,以非法所得涉足合法行业。二是形象上“贴金”,摇身一变成为冠冕堂皇的“成功人士”、“慈善人士”、“红顶企业家”。三是政治上“染红”,千方百计博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政治身份,寻求“保护伞”。

而沈中阳走的就是第三条道。2001年正式成立了“天津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沈任该中心主任。那时沈已经是天津第一中心医院正式职工,担任下属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一中心地方医院和武警医院是完全不搭界的两个系统,更没有隶属关系;沈本人是农工民主党员,一个民主人士被任命为武警医院的一级领导,并不符合中共的干部人事常规的任命。但从中可以看出沈中阳和武警总医院的关系非同一般。在中国的军界和医界,军队医院有“白色731”之说,也就说军队医院往往是为中共高层和军方高层进行非法器官移植服务的地方。在2001年之前,沈中阳和武警总院就已经有了密切往来。沈需要从武警总医院得到做肝移植的肝供体,武警总院则需要沈的器官移植技术指导。

2007年,其主持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派人到德国购买手术室设备,他们不惜重金购买了多套外科手术室设备,来人说,肝移植中心要从原来的7个手术室扩建到20个。从大量移植中得到大量利润和政治人脉,打通各个关节,到得到种种头衔,当上‘东方之子”、“杰出青年”。最后进入全国政协当上政协委员,在中共的政治系统里有一席之地,进入其集团的核心。

报导最后指出,看起来似乎走的是一条“成功转型”之路,但放大一点来看,或许这只不过是中共系统主动的拉他入伙、有目的地把他培养成了活摘器官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而已。

不过,观察家认为,如今沈中阳“出事”,显然是对中共已再无利用价值。民间观点则称这是报应。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