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台积电、华为背后商业与政治交织的动机

台湾半导体厂商“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积电)5月15日宣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资新的晶圆厂,受到美国政府赞扬。同一天美国政府在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给华为的使用许可证,90天之后去年颁布的禁令将生效。专家分析,针对台积电跟华为的宣布有所关联,背后有政治因素,而台积电来美投资,对特朗普总统以及蔡英文总统的政治前途,都有正面影响。

芯片制造代工龙头台积电和台湾的旗帜在新竹总部外飘扬。(资料照片)

台湾半导体厂商“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积电)5月15日宣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投资新的晶圆厂,受到美国政府赞扬。同一天美国政府在宣布最后一次延长给华为的使用许可证,90天之后去年颁布的禁令将生效。专家分析,针对台积电跟华为的宣布有所关联,背后有政治因素,而台积电来美投资,对特朗普总统以及蔡英文总统的政治前途,都有正面影响。

2017年7月26日,台湾鸿海富士康集团总裁郭台铭来到白宫,在特朗普总统亲自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宣布在美国威斯康辛州的建厂计划。2020年5月15日,另一家台湾的大型科技公司台积电,宣布将在亚利桑那州建晶圆厂,美国国务院跟商务部同时发出声明,称赞台积电的决定。

根据台积电提供的资讯,这项投资案金额大约120亿美元,将兴建一个五奈米制程半导体晶圆厂,规划月产能可达2万片晶圆,将在当地直接创造超过1600个高科技专业工作机会,间接创造上千个半导体产业生态系统当中的工作机会。该厂将于2021年动工,2024年开始量产。台积电在华盛顿州已经有一座晶圆厂,在加州与德州各有一个设计中心。

台湾大学工商管理学系商学研究所研究员潘忻人指出,台积电新厂的预定产能,其实并无法满足其美国客户:“如果我们只看那两万的产能,其实是非常非常低的,您可以看到,这个产能占不到台积电现有产能的5%,尤其考虑到它要2024年才会正式开始量产,我相信到那时候如果还是这个数量,将占不到台积电产能的1%。不到1%的产能怎么可能供给美国这么多的客户?”

台积电投资案背后商业与政治交织的动机

蓬佩奥国务卿的声明说,台积电将让高科技芯片再次打上“美国制造“的印记,而这些芯片将被运用在人工智能、5G基地台、F35战机等关键设备。商务部长罗斯的声明说,这项投资计画”再次显示特朗普总统的政策议程已经对美国制造业复兴产生了作用。“

美国政府在2019年5月宣布对华为的禁令后一个月,中华民国政府与台湾企业代表团在6月10日来到华盛顿参加“选择美国“投资高峰会(Select USA Investment Summit)。据台湾《商业周刊》报道,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是被美国点名参加的,并且还参与了美国商务部与半导体业者的闭门会议。报道中引用台积电前高阶主管的话说,台积电赴美设厂,“是没有悬念的,刘德音没有选择,没有决定权“。

潘忻人分析,台积电面临英特尔跟三星的竞争,必须确保自己与有最尖端的制程技术。台积电从成立至今已经发表了1200多篇的学术论文,这在当中也有不少突破性的研究,美国可以提供台积电最先进、最优质也最可持续的技术研究,协助其保持业界领先地位。此外先进的半导体代工等都需要配合如高通公司等设计技术,来美国可以获得前沿创新机会,这些背景再加上政治因素,导致台积电在评估一年之后,愿意配合美国政府的政策:“台积电大概这次的决策包含三个原因,第一个大家也都能够估计出来的,就是美国政府的因素。这个我们从研究的角度来讲,不是纯粹的经济因素,这有很大部分是由政治所组成的。最核心的就是,美国政府需要保障他们的国家安全。在很多报道里也看到的,主要是军事,这是第一优先,没什么好说的,从最先进的战斗机,到我们还没有办法很清楚知道,但可以理解正在研发的包括自动化机器人等。这些都是美国必须依靠台积电,来进行具有成本效益的晶片生产。”

美台国防会议的主办单位,美台商业协会(Us Taiwan Business Council)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说,像半导体这样的产业,美国会担心其对国家安全是否造成负面影响,加上中共过去几个月因为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疫情封城,对供应链造成巨大冲击,这些都让美国政府与企业思考,分散供应链来源,降低风险。韩儒伯说,除了商业考量,毫无疑问的政治因素在这当中扮演重大角色,台积电是世界上拥有最好制程技术的公司之一,而美国政府认为这样尖端的技术应该在美国,所以直接与台积电沟通:“从政策考量,你说的没错,要台积电跟中华民国政府做出这样承诺的压力一直在增加,尤其对台积电特别施压,对中华民国政府也有一般程度的施压。因为美国的担忧也在增加,对于台积电大量生产高科技芯片,应用在美国尖端的商业产品上,但很重要的,同时也用在美国五角大楼、国防承包商等。用在美国尖端的平台跟系统上面。”

一位不具名的韩国高科技公司分析人员告诉美国之音,其实本次中国的新冠(中共病毒)疫情对供应链的干扰也让台积电惊心,选择来美设厂也是想分散风险。而本次兴建的五奈米制程厂虽是目前最尖端的科技,但等到2024年正式量产时,台积电应该已经拥有3奈米或2奈米的技术了,因此仍可将最高端的技术留在台湾。韩儒伯表示,台积电70%的客户都是美国公司,而之所以决定设厂在亚历桑纳州,正是因为包括英特尔(Intel)等大厂也在哪,当地已经有半导体的上下游供应链。

纽约时报》的报道认为,台积电投资案是美国在美中科技角力当中打出台湾牌。文中引用康乃尔大学教授埃斯瓦尔·普拉萨德(Eswar Prasad)分析,美国政府似乎在有意“打击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对北京很敏感的目标“。报道中说,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曾经表示,到美国设厂主要障碍是高昂的营运成本。不过5月15号台积电表示,已经看到“缩小成本差距的潜在可能性“,故美国方面可能承诺为台积电提供资金补助。

台积电投资、华为禁令间的关联

5月15日关于华为禁令的白宫新闻背景简报会上,资深官员也提到台积电将来美国设厂。不过台积电是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的主要芯片供应商,当被问到华为是否可以从台积电取得技术跟零件,资深官员则不愿说明。5月18日,日经亚洲评论(Nikkei Asian Review)报道,台积电已经停接新的华为订单。根据台湾的《中国时报》5月21日报道,华为已经对台积电下急单,锁定5奈米跟12奈米的产品,总值约4亿美元,台积电将在9月中全数出货,预计可以支撑华为的业务需求到2020年底。

美国政府在同一天分别对台积电跟华为表达欢迎跟祭出禁令,美台商业协会会长韩儒伯告诉美国之音:“是的,两者是相关联的。”他说同一天发布声明或许是巧合,但背后推动的力量却无庸置疑是相关联的,这两案都彰显了美国政府理解半导体产业对美国与中国双方的战略重要性跟脆弱性。

潘忻人表示,台积电并不担心在美国进一步投资的行为,将触怒中共或华为等中国公司,因为台积电仍是半导体业界的主要制造者,技术上也处于领先地位,所以华为、小米等中国公司,最终还是需要向台积电购买芯片。韩儒伯更指出,台积电在中国还面临到知识产权遭到盗窃,如中芯国际(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就被控盗窃台积电的知识产权。2005年判决中芯国际需赔偿台积电一亿七千五百万美元,所以来美投资也可避开这种风险。

韩儒伯说,美国了解自己半导体供应链的弱点,所以对台积电施压,另一方面也了解中国在其半导体供应链上的弱点,而美国相信华为在中国的国安体系当中扮演重要角色,未来也可能在5G方面对美国构成竞争,所以台积电的投资跟华为的禁令双管齐下,可同时削弱中国。

不过华为禁令已经颁布一年,但因为来自美国产业界的担忧,导致美国商务部不断推迟实施,延长给华为的许可证。潘忻人分析,华为使用的芯片跟技术许可证许多来自美国公司,如果华为倒了,美国公司也赚不到钱,因此美国政府并不会希望将华为一刀毙命,但希望继续削弱华为,使其没有威胁性,未来无法跟美国竞争。

透过台积电与华为的科技角力对特朗普、蔡英文的仕途影响

韩儒伯指出,蔡英文政府推广“新南向政策”,协助在中国的台商转向东南亚设厂,其实中华民国政府也一直在推广台湾企业到美国投资,除了鸿海集团的富士康、台积电等,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台塑化)也已经到路易西安那州设厂。他认为蔡英文在她的第二任期,将会延续与美国亲近的政策,而正逢美国总统大选年,美国两党对于中共威胁也有共识:“目前看起来,对于中国构成的威胁,有跨党派的共识,不过也对美国内政造成紧张局面。并不清楚如果从特朗普总统转成拜登先生执政的话,中国政策跟台湾政策,会改变多少。会出现哪些变化是大家关注的焦点,因为蔡英文总统跟特朗普总统享有着卓越的三年。我们希望,从我的立场来说,能够保持一致性,因为我相信这对双边都好。”

台湾大学商学研究所研究员潘忻人表示,台积电的投资将对特朗普的选情有帮助:“第一个先讲川普(特朗普)的竞选,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他而言绝对是个加分,甚至这也是台积电这么快就宣布要去的一个原因。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是一笔不小的投资,这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宣传。第二这是一家非常高科技,而且非常重要的公司,这也意味着我们美国确实是有办法搞定全世界的。就我对美国政治的了解,这件事很重要,至少对特朗普阵营,或是共和党来讲,非常重要。所以台积电的这个决策,我相信对特朗普的竞选来讲,是很有帮助的。“

潘忻人提出一点担忧,就是台积电的营收占台湾经济比例很重,台湾股票指数有四分之一来自台积电,如果在美国的投资导致亏损,不但冲击台湾经济,也会让不再需要寻求连任的蔡英文,历史定位受到影响。

责任编辑: 宁成月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