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官场 > 正文

揭秘湖南官员聚众吸毒丑闻 官二代涉毒

湖南衡阳市祁东县文化馆副馆长施某君吸毒死亡。图为其指导跳舞。(公有领域)

5月2日,湖南祁东县官员聚众吸毒丑闻被曝光。被称为“最美湘女”的当地文化馆副馆长施湘君吸毒后全身抽搐,送院不治。有知情者透露,聚众吸毒的官员中,还有当地公安局前局长的女儿。

施湘君的突然死亡,使得官员聚众吸毒丑闻被曝光。当地以不具名的形式,对外公布了这起案件。并宣布,对涉案的几名官员立案调查。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知情者透露,事发当晚,施湘君与邹双龙、曹亚丽等9人,先是豪饮美酒,再吸K粉狂欢。一直“嗨”到了后半夜。聚众吸毒的官员中,一名叫做曹亚丽的女子,正是当地公安局前局长的女儿。

据称,在施湘君死后,参与吸毒者凑了大约50万人民币,买了这位40岁女官员的命。面对妻子的“不光彩之死”,施湘君的丈夫选择了沉默。

公开资料显示,当地人邹双龙召集了这次官员“毒爬(party)”。事发当晚,邹提供了毒品K粉和一种含有甲基苯丙胺的俗称“奶茶”的毒品供人们娱乐。施湘君死后,邹双龙仅仅被处以行政拘留。

官二代把持所有肥差部门

这并非特例。有文件显示,早在“最美湘女聚众吸毒死”丑闻发生前,就有当地国土局干部官小杰因为组织聚众吸毒,遭到公安部门行政拘留。官小杰被曝只有初中文化,但却是当地国土局副局长、总经济师。

熟知内情的人士对自由亚洲提供的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同样身为当地官员的官小杰的父亲官东生,曾因受贿罪被判刑两年。但却在监外执行两年后,官东生又重新入党、重新招干,先后任职中心市场办主任、洪丰工业园主任。而后,能量通天的官东生被曝因为在项目招标上照顾了当地执政官员雷某的亲戚,被调任肥缺部门公路局,担任局长。

报导引述一份来自祁东县的举报资料显示,该县几乎所有肥差部门,早已经被官小杰这样的官二代们霸占。

比如,当地高官周友元之女进入县人社局、政协副主席向德元之女进入县宣传部、副县长周国栋之“女友”杨丹进入县政府办。祁东县组织部小车班司机肖扬保的大儿子,据称心智不健全,也被安排到了县市场管理处。而衡阳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长雷某的女儿雷斐然,也被安排进了官场。

涉毒官员处罚畸轻,就跟以上这种密集的裙带关系有直接关系。在“叔父辈”的关系网的保护下,动了谁,都是对一个利益集团的冒犯。

官员涉毒案件井喷

实际上,湖南官员涉毒案件近年来呈现井喷模式。早在2017年年初,祁东县就曾通报了12起党政干部涉毒案件。另据统计,仅仅2016年,湖南省就通报近百名党员干部涉毒。

就在近日,湖南省衡阳市纪委监察委主办的“衡阳反腐网”刊发了一则消息:该市衡东县自然资源局、融媒体中心、吴集镇,又有包括党员罗伟、赵帅在内的四人因吸毒、贩毒被通报。而很快的,这些消息被迅速下架。至于处理结果,百姓不得而知。

有接近中国官场的人士就说,近年来,中共当局高密度的反腐高压态势下,可以说是“官不聊生”。基层官员在恐惧和焦虑中,应付着日常工作。而这些人根本没有“为人民服务”的信仰。双重因素,导致了官场毒祸横行。

“早年间流行“溜冰”,就是用一个矿泉水瓶子和吸管作为工具,将冰毒溶解,进行吸食。现在,发展到了直接玩K粉和甲基苯丙胺成分的高纯度毒品。令人大开眼界”。

一位公安人士曾在一次闲聊中透露,即便是公安内部,也有人涉毒。这些操作往往是,底子不干净的企业家买单,官员们负责享受。

中共系统对着吸毒渊源无能为力,却可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当地媒体人士格祺伟因为坚持揭露当地官员集体涉毒丑闻,已经收到湖南当局点名威胁。

格祺伟曾在2014年被冤判五年,直言现在“时局动荡,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他担心当局可能对他进行再次清算。“如果有一天我再次遭到变故,请海内外媒体同仁,务必为我发声。”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