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胡锡进为什么总是一副便祕的样子?

作者:

环球时报》的胡总编辑大家都不陌生,这份报纸掌握在胡锡进的手里后,以“媒体应是国家利益的看门狗”为宗旨,始终战斗在一线。十几年来,胡总编辑和他的报纸都兢兢业业地在看护国家利益。

2012年南国媒体登载一篇图文报道,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条飞向空中叼飞盘的狗的照片合集,配着硕大的标题“环球飞狗叼盘精采瞬间”,当时大家一下子就明白说的是谁。

同时“胡叼盘”的江湖绰号也随之一时暴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近年来,他战斗在微博公众号等新媒体上,坐拥千百万粉丝,呼风唤雨,指点江山。仅看他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出的文字已经让人感到杀气腾腾,再看他的各种演讲视频,直教人叹为观止。

他的脸上常常有一种便祕的表情。

每次看他的演讲视频,总能从他多变的面部表情上捕捉到一种狰狞扭曲,极度愤懑,咬牙切齿的情绪爆发。

从狰狞的脸部到他的夸张的肢体动作,随时要放射出暴烈的怒火,随时要吞噬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

激动处,他的五官扭曲,愁眉锁眼,这就是一种便祕的表情,拉不出来痛苦不堪。观众在他的时而温文儒雅时而满腔怒火的腔调下恐怕也会吓得大小便失禁的,我想这是会传染的。

 

 

前一秒,温润如玉,后一秒,狰狞可怖。

我想这肯定是运用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才有的真功夫。

尹天仇苦苦摸索不到真谛,才会在海边痛彻心扉地喊“努力奋斗”。

 

 

 

 

胡总编辑总是愤恨同胞不把血肉铸成新的长城,所以就把自己塑造成肉体长城,阻挡帝国主义的入侵,同时掌控国际舆论的话语解释权,这明显是“肉体防火墙”的作用,真的是苦心孤诣。

他可以把自己比作被抽打的陀螺,读者给他一鞭子,政府给他一鞭子,他啪啪的不停地转动,丝毫不敢懈怠。只要停下来了,他就如《盗梦空间》的陀螺那样,怕会惊醒了梦中人,也会让自己像成为废物那样被抛弃掉。

胡锡进自诩是复杂中国的报道者,他同时也深刻的体现了他自己的复杂性。

他看了《江湖儿女》,认为充满了负能量,看的让人难受;他却挺希望《小时代》的票房大卖。

他会在微博上深情脉脉地为逝去的父母写长篇悼文,也会不厌其烦得和方方唇枪舌战地辩论。

他不惧怕地方政府打电话来删稿子,却时常默默把有争议的文章自己删除。

他高调声称自己是和平主义者,却大声疾呼要扩增核武库。

总之,哪里都有他战斗的身影,他也总是一副忧国忧民的愁容。

他当《环球时报》的总编辑十四五年了,稳坐钓鱼台,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他说这是因为他掌握到了真理,并且始终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禁忌。

他既要受到读者舆论的批评攻击,又要为国家利益当看门狗,时常还要担心不被反噬。

所以这常年的心力交瘁,生动的展现在了他的面部表情上。久而久之,这满脸扭曲下的肌肉堆积所形成的便祕表情只会愈发深重。

飞盘在三百六十度旋转,飞狗始终可以快速叼住。

胡总编辑日益精湛的职业素养和业务水平让他游刃有余,对付任何事情他都可以两面讨好,左右逢源。

但是我想常年临不测深渊而不死的人,总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这道理,总是不错的。

但是对于胡总编辑,可能因为他是陀螺,不能停也不敢停,所以任何劝诫都是无用功。

所以我这篇文章纯粹是要解答本文标题的灵魂拷问的,没有其他的任何意思,这是需要特别注明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