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穷国还不上钱 中国巨债恐蛋打鸡飞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IIF)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目前是世界上低收入国家最大的债权国,未偿债务从2004年的8750亿美元上升到2019年的5.5兆美元。这笔巨债随着疫情影响逐渐出现呆账。更麻烦的是,这些债务不只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和外交两难。

德国研究机构基尔研究所(Kiel Institute)也发现,中国海外贷款的增长让北京成为比世界银行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大的放贷方。

根据《南华早报》,中国自2013年启动“一带一路”以来,至少有7300亿美元的资金流向超过112个国家的海外投资和建设合约。

报导提到,这些贷款几乎都是官方的,来自政府和国家控制的企业。多年来,中国一直在积极向非洲等新兴经济体提供贷款。这些给发展中国家的贷款,很多都是政府之间的借款,中国往往不会透露细节和条款。

不同于发达国家或世界银行等机构提供的大多数贷款,中国的贷款往往利率较高,期限较短,每隔几年就需要再融资,也经常让债务国使用国家资产来作抵押。

面对外界质疑,北京认为这些贷款的利率只是反映出正确的风险,因为这样中国国有银行才有信心向贫穷国家放贷。

谁欠中国巨债?

纽约时报》报导,衣索比亚欠中国的债务占年度经济产出的20%,吉尔吉斯大约占40%,而吉布提欠中国的债务甚至高达年度产出的80%以上。

报导内容也提到,疫情造成世界经济倒退后,愈来愈多国家向北京表示无力还债。像中国传统的盟国,号称铁杆兄弟的“巴铁”巴基斯坦,上个月就由外长库雷希(Makhdoom Shah Mahmood Hussain Qureshi)打电话给中国外长王毅,提出紧急需求,希望在巴基斯坦经济急剧下滑时,能对数十亿美元的中国贷款进行债务重组。

债务重组也就是双方透过达成协议修改债务偿还条件,包括以低于债务账面价值的现金清偿债务、以非现金资产清偿债务,或是债务转为资本,债权转为股权。此外也可以修改债务,延期清偿债务。

纽时报导提到,除了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里兰卡和许多非洲国家也向北京这样要求,不是说要延后还款,就是希望可以减免今年到期的数百亿美元贷款,甚至把自己国家的港口、矿山和其他珍贵资源拿出来做抵押,一如斯里兰卡之前将汉班托塔作为抵押品由北京接管。

新闻提到,吉尔吉斯政府在4月宣布,中国同意就17亿美元债务研讨新的还款计划,但并没有透露细节。而斯里兰卡前央行副行长、现任财政部秘书阿蒂加勒(SR Attygalle)也表示,在斯里兰卡向中国提出了救济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将他们的信贷额度扩大了7亿美元,降低了利率,并将还款时间延后了两年。

就中国内部来说,为了保持官方要求的经济增长,中国的金融体系已经承受着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积累的沉重债务。中国国内民众也开始质疑他们的血汗钱是不是否被浪费在国外投资上。北京一方面担心减免债务国贷款会激怒国内民众,另一方面又担心在许多国家就疫情指责北京时,债务国可能倒向反对北京的阵营。

巴黎俱乐部

中国商务部国经院副研究员宋微在中国官媒《环球时报》上表示,国际上采用更加包容和建设性的态度来处理债务和发展问题。

他认为,发展中国家债务问题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积累的发展问题,与近代以来不平等的国际分工本质有关。只有以包容性发展代替单纯的债务减免,才能在根本上解决他们的债务问题。

宋微的想法其实就是现存的“巴黎俱乐部”(Paris Club)。这个非正式的官方机构成立于1961年,协助发展中解决国家债务问题,除了债务重组也为债务国提供新的资金援助。主要的成员是经合组织中的工业化国家,包括美、英、法、德、意大利、日本、荷兰、加拿大比利时瑞典、瑞士等。除了债务国和债权国派员参加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经合组织、联合国贸发会议、国际清算银行和欧洲经济共同体也派观察员参加。

外交消息人士周三(5月20日)告诉法新社,古巴以新冠病毒疫情对古巴经济的影响为由,要求主要债权人“巴黎俱乐部”协助将债务延至2022年偿还。

法新社报导,最近巴黎俱乐部正在协助经济受到疫情重创的古巴暂停偿还债务,延后都2022支付。2015年,古巴就曾透过巴黎俱乐部,从110亿美元的债务中免除了85亿美元,还款方式逐步调整到2033年。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