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LunaLee:我家我城在香港 我若放弃 谁卫我城?

—我家 · 我城 · 以后

纵使时代黑暗,世态荒谬。心,在香港;家,在香港——

用二十一年的不吃不渴置业;近六年的等待轮候公屋;以多于一半的每月入息支付昂贵租金。身在香港,家,从来得来不易。

小时候,那个家在元朗。一个人口疏落的近郊小区,区内高楼娱乐不多,生活未见五光十色却有着一份自得其乐的简朴。奈何丛林不敌发展,短短十数年间,小区已摇身一变成为一个住宅项目林立的新市镇,随着人口增长及边境水贷客的频繁活动,区内大型商场进驻,连锁店、金铺、药房应运而生,昔日小店老店日渐式微无奈结业。

世界变了样却未减心中情意。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一幕幕血流披面、遍体鳞伤的画面呈现,大量身穿白衣,手持藤条及木棍等武器的人士无差别袭击民众。一夜无警时份,警署落閳、九九九报案热线失效,警方施然到场并声称未见有人持有武器打斗。那熟悉的地方与人物,一夜陌生。

本人,谨以至诚作出宣言,……以不畏惧、不徇私、不对他人怀恶意、不敌视他人及忠诚、努力的态度行使职权,执行职务……

二零二零年四月,葵涌警署一名警长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被捕。案情指出该警长有份自编自导策划、诱使他人摆放汽油弹。同月,天水围警区十名休班警于宵夜期间卷入伤人案件,一名警长与警员席间发生争执,一名女警欲上前劝交却遭该名警长以玻璃樽打伤头部。

二零二零年五月,西九龙总区反黑组一名警长与另外三名男警涉嫌监守自盗,偷取毒品案中的证物,接近二十五公斤的冰毒转售图利。至近日,多名警队高层被传媒揭发涉嫌僭建及霸占官地,当中更包括警队一哥,警务处处长邓炳强

我若放弃,谁卫我城?

——————————————

我家·我城

父亲在早期经由水路偷渡来港,后来与身在 大陆的母亲相识相知、结婚产子,过着中港两地漂泊的日子。只身一人在港辛劳工作,流尽血汗筑成妻儿在老家的幸福生活。老家的房子从荒芜平地,到一楼、二楼、三楼,每一层都是靠父亲勤劳苦干赚钱分段建成。由于中港两地往返需时,一家团聚的时日不多,细想父亲每次回乡总会带上大的小的衣服、玩具和零食给予子女,仿佛把长时间累积的思念与挂牵一一展现。每次的重聚是短暂美好,迎接的却是未来长久分离——

七岁那年,终于以香港人的身份踏足这个既璀璨又陌生的城市。那一夜,城里节奏急促,人来人往。仰望四周高楼,万家灯火,一家四口却漂泊奔波,无处为家。家,从来得来不易。

纵使时代黑暗,世态荒谬。心,在香港;家,在香港。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Matters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