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胡锡进的嘴 潘金莲的腿

胡锡进的嘴,潘金莲的腿。老胡前几天说造核弹,话音还没落,又讲跟西方战略关系要调整,要和好。你压根就不知道胡锡进的腿要想缠在哪个男人的身上。

胡编总还有一个独门绝活:替你说出你想说的话。就比如昨天说翻墙的事。说我们要容许翻墙的存在。你听着很舒服吧?对,你舒服了,但是别忘了,胡锡进明天就可能主张严禁翻墙,他要是那么说,你也没辙,因为嘴和腿都长在他身上。哦,不,我说错了,嘴长在胡编总身上,由不得你,但腿其实是长在胡总儿子的身上,同样由不得你,甚至由不得他爹。

况且,还有一门最气人的,就是胡锡进不管东说还是西说,他总是能说,但我等小民,不管是这样说,还是那样说,总之这也不许说,那也不许说。胡锡进不管是说东,还是说西,他总是对的。如果你也说东,你错了;那你就改说西,呵呵不好意思,你还是错了。所以你最好就不说。

上面也正是这样希望的:让老胡替你都说了,反正也是胡说;但你真正想说的,老胡绝不会说。

其实,如果不提,也就罢了,但既然提了,那我也赞成多造核弹。省得老是说某某亡我之心不死。然后搞得一些“战狼”总是有狗急跳墙心理。这种心理可能比缺乏威慑力还要让人看了就烦。既然如此,就多造一些吧。反正税是大家都在交呀!等有了足够的核弹,“战狼”总该淡定了,不至于见人就咬、惹人讨厌吧?

但是,老胡,等你有了2000颗核弹头之后,你就能心安理得活得自由自在了?并不是。心有牢笼,到哪都是囚徒。这点数量,还是没有人家手里的多。有些人心中该痒痒还是会痒痒呀!

而且更难受的是:你会发现全世界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华人不但可以坐公交车头一排,甚至你抢人家方向盘,人家都让着你了。但是那不叫尊重,叫害怕。

但是没办法,最近这些年,民族主义甚嚣尘上,国民心理就是如此。

以前看世界觉得世界很遥远,世界很美好,我们也在和平发展,能去外国看一看就觉得很高兴。现在我们的足迹还没遍布全世界,全中国还有10亿人从没坐过飞机,13亿人从来没出过国呢,却急吼吼地想要在别人头上耀武扬威了。

民族主义和国际主义其实都是主张发展,主张强大,区别在哪里?只有一点:国际主义强调融入,强调合作共赢。民族主义强调独占,天下都是我的。小族群利益至高无上,我的标尺绝对正确,我的面子绝对重要,别人的死活不放在心上。

所以,我们就看到,纳粹德国想给全世界重新编排秩序的时候,遭到了西方国家和苏联的联合抵制,最终失败了。但是我们不要本末倒置,认为德国的对手太多而且太强,所以失败了。恰恰相反,是纳粹德国给全世界安排的经济秩序不符合其余大部分国家的利益,所以很多很强的国家站起来反对德国,德国是因为失道寡助所以失败的。

德国对战后全球经济的安排是什么?说穿了还是英国在大航海时代搞的那一套:殖民地提供原材料和市场,德国本土保持先进技术和庞大资金的压倒性优势,加工并输出工业产品,收割绝大部分利润。按照这个设想,除了德国本土之外的全世界都是没有希望的。

美国之所以能凭借二战成为世界霸主,绝不是依靠所谓美元霸权。殖民地那一套太野蛮,理应让位于资本和合作的全球化。美国从来都是主张“门户开放、利益均沾”。说直接一点就是希望大家一起在公平透明规则下做生意。所以战后面对一个百废待举的欧洲,美国不是把自己的工农业产品索取一个高价,而是立即开始“马歇尔计划”,回复这些国家的生产能力。

这还不够,当时的欧洲人穷得很,没有足够的购买力,有了产品卖不出去还是白搭。所以美国开放了自己的市场,在别国可以对美国进口的产品征税的前提下,让这些西方国家的产品进入美国的时候不交税,或者只交很少的税。这就更有力地帮助了世界其他国家经济的恢复。如果没有这种安排,奔驰、宝马怎么能成为世界性的车企?

当然这也导致了几十年来欧洲和日韩“薅羊毛”的老问题一直遗留到现在,迫使川普两年前直接跟欧洲说:咱们互相之间零关税怎么样?

除了给钱、给市场,美国还扶持盟国的产业。日本半导体业是怎么来的?那个把美国仙童公司都击垮了的、不可一世的日本半导体产业是怎么来的?是美国有计划、有步骤地扶持起来的。

当然也有一些同学要说《广场协定》了。《广场协定》怎么来的?后来日本半导体太厉害了,又不肯停止“薅羊毛”,美国人说这样下去不行,我的半导体要是全垮了,那我就得完蛋,要是我完蛋了,大家都得完蛋。

日本德国等5国也觉得经济长期失衡恐怕不是持久之道,大家一商量就搞了一个《广场协定》,明明白白做事情:美元贬值,保持美国产品的活力,遏制其他西方五国过热的经济。

只不过《广场协议》并没有发挥预料中的作用,反而是韩国也举全国之力扶持三星、LG等企业,抢占半导体产业制高点,终于利用更低廉的人力成本和近乎于无限的资金支持,把日本人的半导体产业特别是存储器的市场占有率抢到了自己手里,并一直保持至今。

美国这边的半导体存储器其实到那时依然没有重新振作,后来是英特尔和德仪搞了CPU,IBM搞了个人电脑,微软搞了操作系统,甲骨文搞了数据库,网景搞了浏览器,Paypal搞了电子支付,雅虎搞了搜索引擎,才依靠PC和互联网拯救了美国经济,撇下一众在低端产业苦苦相争的小弟们,并且让世界走上了信息高速公路。

但就算这样,PC和互联网依然是开放架构,全世界包括中国都可以参与到产业合作里。

简单来说,美国是有钱大家赚,纳粹是有钱我来抢,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谁是世界老大。比的不是拳头和蛋蛋,而是谁能让大家发财。

今天胡锡进说我们要有更多核弹,好呀。等你有了更多核弹,找你要钱的小弟也更多了。你给还是不给?你不给,你是贫困村里唯二的地主,别人都看你不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你害不害怕?那你只能给钱,你有那么多家产分给大家吗?即便你有钱,你有足够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让这些小弟从你身上赚钱吗?你有比当年美国更好的世界经济的通盘布局方案给这些小弟,让大家一起跟你玩吗?

有些人说这些都没问题。中国一直就是世界老大,现在我们厉害了,又可以回到这个位置了。我看这些人是“崽卖爷田,不知肉疼”。他们没有学过历史。至少没有学过真实的历史,更缺乏常识。历史上这样唯我独尊的人和事很多,没有一次有好收场。

为什么社会上一些年龄比较大的,经过点波折的,学历较高,阅历丰富的人,基本都是开放包容,合作发展的态度;相反是一些年纪比较轻,没有经历过风浪,受传统封建文化影响较深,但对世界观察和思考不够,内心比较狭隘浮躁的人总是鼓噪“战狼”出击?这种不同思路形成的深层次原因,难道不足以让我们好好思量一下吗?

胡锡进总是鼓噪呐喊,不提示历史的风险,只煽动汹涌的民意,间接培养了无数“战狼”。如果他这样下去,早晚是要祸国殃民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告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