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武汉病毒所改口:我们没有RaTG13病毒

图为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远景。

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在武汉大爆发之初,外界就高度怀疑中共病毒(SARS-CoV-2)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制造或泄漏的病毒。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了让外界相信中共病毒是自然产生的,曾对外宣称该所多年前曾发现了与中共病毒相似度高达96%的新病毒RaTG13的序列。日前,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接受中共官媒的采访时改变了说法,矢口否认该所曾拥有RaTG13病毒的毒株,但有业内人士批驳了武汉病毒研究说的这种说辞。

武汉病毒所所长否认拥有RaTG13病毒毒株

5月24日中国大陆几乎所有门户网站都集中发表了有关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接受中共官媒海外分支机构环球电视网(CGTN)的专访报导,宣称这是对有关中共病毒起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所谓“阴谋论”的回应。

据陆媒的报导,王延轶一开始就对外界怀疑中共病毒是从武汉病毒所泄漏的说法矢口否认,坚称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在去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触到”。

接着,王某针对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石正丽等人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研究论文中抛出的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又进行了一番解释说明。

王延轶称:RaTG-13是一种蝙蝠冠状病毒,其基因序列与这次引发疫情的“新冠病毒”(即中共病毒)的基因组相似性达到96.2%。可能在普通人看来,96.2%的相似性已经非常高了,但其实要从RaTG-13演变为引发疫情的这种病毒并非易事。

她举例分析说:“它(中共病毒)全基因组有3万个碱基左右,3.8%的区别的话,其实对应的就是1100多个位点的这种差异。在自然界里面,病毒它要通过自然进化累积到这样一个数量突变的话,其实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王延轶表示,1100多个位点的不同数量本身已经很大,而如果要RaTG-13病毒的这些位点刚好都对应到中共病毒的相应位点上,而且又刚好是这些1100个位点突变成中共病毒的样子,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

然后她又声称,虽然武汉病毒所报导了RaTG-13和新冠病毒基因组的相似性,但其实该研究所只是在对蝙蝠样本进行测序的过程中知道了RaTG-13病毒的序列信息,“但我们并没有去分离和获得过RaTG-13活病毒,所以也就不存在泄漏RaTG13的这样一个可能。”

换句话来说,王延轶彻底否认了该研究所曾经获得过RaTG13病毒,仅仅承认他们曾发现了这种病毒的序列。目的很明显,就是要从根本上否认中共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之间存在任何联系。

专业人士:武汉病毒研究所关于发现 RaTG13病毒序列的说辞不靠谱

据公开的资讯,RaTG13病毒进入公众视野,最早是通过武汉究竟所高级研究员石正丽在1月23日向《自然》(Nature)杂志投送的一篇研究论文向外界披露的。论文称,他们在7年前曾经从某种蝙蝠的病毒样本中发现了这样一种新的冠状病毒,而且完成了对该病毒的序列。这篇论文投送的时间点,恰恰是在中共官方首次公开对外界承认武汉爆发了一种未知的“新型冠状病毒”后的第3天,这显然不能简单视为一种巧合。

这篇论文最终于今年2月在《自然》杂志上被发表出来,而当时外界怀疑中共病毒是人工制造的实验室病毒的声浪已经达到顶峰。在这个节骨眼上,石正丽抛出的这个与中共病毒的相似性高达96%的RaTG13冠状病毒,就成为了科研人员论证中共病毒也很可能是大自然进化而成的一个有力的证据。持这个观点的人士认为,既然在大自然中已经产生了RaTG13这种病毒,那么中共病毒当然也完全可能出于大自然,而且这两种病毒之间必然在不久之前有一个共同的祖先。然而,这种观点也受到了其他生物、病毒科研人员的强力反驳。

一位名为NerdHas Power的研究者今年5月初就曾经在海外媒体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石正丽和中共的败笔— RaTG13》的文章指出,石正丽等人声称他们发现了RaTG13的基因,却否认他们拥有这种病毒的毒株,这种说法很不可靠,尤其他们发现这种足以让他们高度重视并引以为豪的病毒后,竟然对外界隐瞒了整整7年,这种做法就更加可疑。

根据石正丽在《自然》上发表的那篇论文所描述的内容,RaTG13的基因是她带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研人员,于2013年在云南的蝙蝠的粪便中分析基因片段时发现的。他们成功测出这种病毒的基因序列,但石正丽又声称他们并没有获得 RaTG13的毒株。

NerdHas Power撰写的文章指出,石正丽的这种说法,意味着在事实上她并不能拿出实物证据来证明 RaTG13是否真的存在,而她所提供的这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也就是一个由 ATCG四个字母以各种方式组合出来的长链。从技术上来说,要伪造这样一个基因序列并非难事。而且向网络基因数据库上传一个所谓新发现的基因序列,也没有什么严格的审核,这方面完全依赖科学家们的职业操守。但石正丽一旦成功向基因库上传了他们所“发现”的 RaTG13病毒序列,就可以被科研人员公开引用,并拿来分析数据或发表文章了。

NerdHas Power认为,武汉病毒研究所拿这样一个没有毒株样本的RaTG13的序列当作证据,来证明自然界存在这种病毒,并进而证明与该病毒高度相似的中共病毒也来自自然,显然是一件“很不靠谱”的事。而且,如果RaTG13病毒真实存在的话,绝不会被石正丽等人忽视7年之久。

石正丽发现RaTG13病毒后对外隐瞒了7年背后有何秘密?

NerdHas Power的文章指出,石正丽等人赶在1月23日向《自然》杂志投递的那篇论文里,把当时刚刚公开不久的中共病毒的序列与他们研究的其它 beta类冠状病毒的序列进行了比较,并由此描绘了中共病毒可能的进化路径。该论文同时首次向世界曝光了一个全新的蝙蝠的冠状病毒,即RaTG13病毒,而且指称这种病毒与引发疫情的中共病毒有非常高的一致性,这些说辞在很大程度上缓和了外界对中共病毒可能是人造病毒的质疑。

然而,换一个角度来看却会发现,这个 RaTG13病毒的序列是很令人震撼的:“它显示这个病毒完全具有感染人类的可能”。

文章指出,RBD决定了次病毒的 spike能否结合人体受体蛋白 ACE2,以及此病毒能否侵染人类。而石正丽团队的一个常规流程是,当样本采集完成并确定有冠状病毒存在之后,他们会第一时间检查这个病毒的 RBD序列。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发现也新病毒的 RBD序列与萨斯(SARS)病毒的 RBD序列有高的相似性,这就意味着他们发现了真有可能感染人类的动物病毒。

需要注意的是,石正丽在2013年之所以成为了冠状病毒领域的科研明星,重要原因就是她发现并公布了Rs3367和SHC014这两种蝙蝠冠状病毒,而且这两种病毒的RBD序列与 SARS病毒的 RBD非常相似。这个发现被认为首次揭示了2003年肆虐的 SARS冠状病毒其实源自蝙蝠。在那之后,石的团队又在 beta类冠状病毒的 spike蛋白的前半段(S1)中发现有一段关键序列,叫做 RBD。他们陆续发表了其他的文章,介绍了后期发现的含有类似 RBD序列的蝙蝠冠状病毒。当时这组病毒的发现被业界公认为突破性的发现。

问题的关键是,按照他们论文的说法,就在2013年这一年,石正丽带领的团队也发现了RaTG13这种病毒。如果当时他们就公布了这一发现,那么从序列上看,“RaTG13无疑是属于‘光鲜亮丽’那一组的,甚至是出类拔萃的”,这意味着公布发现这种病毒可以给石正丽带来更大的荣耀。

文章指出:首先,RaTG13的序列在长度上非常完整。虽然有一个氨基酸的插入,但其插入的是对序列变化容忍度较高的位置,理论上不影响功能。更重要的一点是,RaTG13在关键位置上的氨基酸的“保存”上比大多数甚至是所有的其他蝙蝠冠状病毒都做的好。

文章写道,“在442位,RaTG13的‘L’应该是最接近SARS的‘Y’的(两者都是疏水的);在472位,RaTG13是唯一一个拥有和 SARS一样的‘L’的蝙蝠病毒。虽然在另外三个位置上,RaTG13和 SARS的氨基酸并不完全一致,但氨基酸的性质也都相近,理论上不会对功能产生过于负面的影响。”

事实上,最近刚刚发表的一篇文章通过实验印证了RaTG13病毒的RBD确实能结合人体的ACE2,而这种能力还没有在任何其它的蝙蝠冠状病毒中被观测到。(注:这个工作中所用的RaTG13基因是化学合成出来的)。

鉴于以上学术分析,NerdHas Power认为,作为一个冠状病毒领域顶级专家的石正丽“只要瞥一眼 RaTG13的 RBD序列就会立马意识到这个病毒和 SARS很像,很可能可以结合人体 ACE2,所以它非常可能具有感染人的能力。”

文章质疑:如果石正丽实验室真如她自我标榜的那样,其研究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对蝙蝠的冠状病毒的充分了解达到能够预警人类的作用,防止类似 SARS那样的健康灾难的发生,“那么本着这样的心态,石正丽怎么会在整整7年之间似乎完全忽视了一个像 RaTG13这样的病毒呢?她怎么能忍7年而不发表这个惊人的发现,反而去发表很多“相貌”不如 RaTG13的病毒呢?为什么只是在武汉疫情爆发之后,当人们开始怀疑武汉病毒的来源(与武汉病毒实验室有关)的时候,石才突然决定发表这个 RaTG13的序列呢?”

文章指出,石正丽等人当年如果真的发现了RaTG13这样的病毒存在,发现了这种病毒的序列,她和她的研究团队怎么可能如此轻易放过这种病毒,而且把相关讯息隐瞒了整整7年之久,直到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大规模爆发后才公开宣布曾经发现过这种病毒?

“所有这些都不符合常理。”文章写道,“这些事实放在一块儿只能让人更加地怀疑石正丽。她或者直接参与了制造这个病毒,或者在帮忙掩盖真相,或是两者兼而有之。”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科教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