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何清涟:中共对内无经济刺激牌可打 对外错判局势

2020中国两会(政协和人大)正在北京召开,中国国内和国际局势目前处于何种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共突然推出香港版国家安全法案将于5月28号在人大审议,引起香港社会震惊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强烈谴责,“东方之珠”真的要褪色了吗?本次节目请旅居美国的经济学家何清涟女士为我们一一分析解读。

法广: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2号在人大报告中首次没有提出今年经济发展目标。面对目前经济下滑,失业率上涨,扶贫攻坚和全面小康目标等巨大压力,中共手中还有哪些牌可以打?

何清涟:无牌可出。我们回忆一下近十五年的经济政策,发现中国最拿手的刺激政策就是投资,地方政府和企业举债,刺激政策针对的主要就是铁公鸡——房地产。以往设定目标,比如说经济年增长率曾经是8%,10%,中美贸易战开打以后,已经调降为6%,然后根据这个目标,政府来决定货币政策、企业决定借贷规模、地方政府决定上马的项目数量。

但是,今年的两会上,大家都已经看到,这是从1994年中共官方开始设定经济增长目标以来,第一次没有提出一个经济增长目标数据,对于这个现象,国外媒体也注意到了,但是有些误读:比如<<华尔街日报>>认为,这个非同寻常的举动表明中国经历了四十年来的经济萎缩之后,政府的领导人并不急于推出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措施,这是错误的(解读)。习近平现在着急到什么程度?在二月份疫情还没有过去之际就急于复工,可见他根本就不是不愿意刺激经济,而是没有刺激的办法了。

原因以下有几个:首先,债务过高。中国的债务包括中央地方两级政府的债务、企业和个人债务三大部分。总负债率已经高达GDP的303%,这是2019年就被反复讨论过的一个数据,所以中国债务有极大的风险。而且就个人来说,按照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在一个内部会议上透露出来的信息,中国人购房债务已经达到45万元,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再借更多的债。

其次,大家都知道,投资和消费是经济发展的两个轮子,仅仅有投资,但债务过高会挤压消费,人们的消费力就会降低,经济也无法发展。

最后,大家都知道这次疫情,中国政府原以为上半场打完了,可以复工了,结果没有想到,复工后失去订单了,来自欧美和其他各国的订单严重萎缩,企业根本无法开工,因此,中小企业面临破产,失业问题更加严重。我们知道中国的就业70%来自中小企业,中小企业不景气就会导致失业率更加严重。因此,这次中国政府的工作报告中也提到了城镇的失业率达到6%,这是第一次宣布如此高的失业率,但是我相信实际数据要高得多,如果把农村的失业者包括进去的话——中国的农村人口不算在就业人口中——可能达到30%以上。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中国目前在经济上确实是无牌可打了。中国必须面对这个现实。

中共错判国际形势对美国依赖相当大

法广:再从国际上看,疫情之后,现在美国和其他不少国家都有和中国脱钩的趋势,可以说中国目前处于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尤其是美国最近在经济,政治外交军事等多个领域对中共强硬的表现看,您认为特朗普政府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中共展开决战了吗?

何清涟:如果从特朗普这方面看,这样的局势的确是越来越明显,这也是中共自取其咎,比如,这段时间以来,为了疫情问题,<<人民日报>>,新华社,CCTV央视等都发表了多篇非常下流的文章,攻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用的完全是文革式的语言,这就是中共最大的失败,让中美关系恶化。有一点是中共政府错误估计了形势,中共政府只看到世界各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很高,而对中国对美国的经济依赖程度之高这一点,中共心里有数,但是绝对不肯承认。举两个例子:

中国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外汇储备,这不是中国政府的资产,也不是中国人民的资产,而是中国央行的负债。这个负债来自于外贸企业的外汇结算,因为中国实施外汇管制,因此任何人和机构取得外汇,都要换成人民币,这些外汇美元就被中国政府借去用,就成了中国政府最大的一笔资产,这些外汇储备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众所周知,美中贸易战开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特朗普所讲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过大,即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过大,当时是3700多亿美元。但比较搞笑的是,在打的过程中间,美国的贸易逆差总体下降了,但是对华贸易逆差反而扩大了,2019年,中国的贸易顺差达到4300多亿美元,超过90%来自美国,美国说有4100多亿,虽然中国不承认,但根据数字计算,的确有这么多。另外只有2%来自欧盟各国,还有一小部分来自日本。所以,如果中国和美国搞坏了关系,就会立刻从外汇储备上反映出来。

大家都知道这两年中国的外汇储备比较吃紧,虽然中国一直声称保持了三万亿左右,但实际并非如此。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至少三千多亿是向外国资本出售债券所得,这一点中国政府也承认,这其中最大的买主是美国的投资机构,原因是美国的政治不稳定,民主共和两党矛盾非常大,虽然美资回流了一万多亿美元,但还有五千多亿没有进入企业投资,总是在股市和债券领域游走,其中有三千多亿就用于购买中国的债券。所以,就可以看出中国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有多高。

尽管习近平说过,中国有一千个理由搞好和美国的关系,没有一个理由搞坏,但实际上所作所为一直超坏的方向走,主要原因就是中共错判形式,以为自己强大了,要和美国争霸,而中国的损失,除了刚才所讲的外汇储备减少,还有一个就是对外投资势头减弱,去年中国在德国的外资排行榜已经退到第四名,低于美国、英国和瑞士。美国对华投资,包括债券在内,还在增加,但是中国对美的投资急剧减少,原因就是没有钱了。

第三,在疫情期间,人民币被九个国家踢出了货币互换协议,大家都知道人民币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纳入了五种储存货币,中国一直以为人民币从此国际化了,成为国际通货,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最近就九个国家货币互换,但决定不要人民币,这是一个很大危险信号。

也就是说,中共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从历史上看,美国对华态度决定中国能否获得发展机会,多大发展机会,以及国际地位。特朗普曾经讲过,美国再造了中国,但是中共不服气,但是中共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总想和美国一争雌雄,但是现在中美关系恶化,中共也只能赌上一把了,要赌疫情让特朗普在大选中失利,拜登上台,民主党上台对中共有很多好处。如果特朗普继续连任,中共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若在香港强施“一国一制”等于自杀

法广:最近几天,最热的话题之一就是中共要在人大通过香港版国家安全法。有说法认为,这或许是北京要孤注一掷,要与美国在香港开辟一个新战场,同时也要拿香港当棋子来应对国际社会在疫情问题上对北京的追责和赔偿,您如何看?

何清涟:这样想和认为中国政府会这样想的人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在。实际上打击香港就是打击中国。因为中共一直利用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以及美国和西方国家给予的优惠,在香港做中国不能做的事情。因此,最后香港就只剩了金融中心这一个功能,这一点对香港和中国都很重要,一旦中共要把香港彻底变成“一国一制”,美国当然就要取缔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一旦取消,那么中共利用香港做的很多事情就无法进行,所以中共如果这样做就是自杀

本来美国就在封杀中共,两国关系非常不好,中共如果把这扇唯一还能和国际交流的窗口关上了,就等于完全封闭了。所以我觉得,除了习近平愚蠢到家,一般情况下,今年可能就是对香港收紧,但不至于推出“一国一制”,但是习近平这个人的思维比较奇特,总是能做出想不到的事,比如在疫情发生后采取“战狼式”外交,把中国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我觉得这也是比较奇怪的事。如果他(习近平)真的要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实际上可能性并非没有。

“一带一路”沿途国家信用低,中国的投资有高风险,多烂账

法广:您如何看习近平倡导的“一带一路”的前景?目前已知不少国家因为疫情和其他原因开始要求叫停部分合作计划,也有国家要求中国重组和免除债务……

何清涟:“一带一路”推出来的时候我就写过文章指出,沿线36个国家中,有90%没有进入三大国际评级系统的主权信用评级,也就是说那三大评级系统根本不认为这些国家有主权信用,连评级的资格都没有,信用非常不好,这本身就注定中国的投资有高风险,将会陷入巨大的烂账泥潭。

战狼外交”就是一种无赖式的外交,对君子龇牙咧嘴,对俄罗斯和非洲国家却小心翼翼,原因何在?中国有句老话:“好的怕赖的,赖的怕不要命的”。中国和非洲的关系一直是援助,讨好,贿赂上层搞好关系,但是这些国家经常突然说要国有化了,比如津巴布韦,2016年就声称要外资国有化,要求所有的外商投资必须让出51%的股份,中国政府那一单就损失了六亿多,利比亚战争后就赖掉了200多亿美元;这种事情经常发生,所以中国如果想在“一带一路”国家中收获丰硕的果实,我认为基本没有可能。

这次疫情一开始,狮子大开口要钱的就是非洲,首先就要求免除1700多亿美元债务,非洲国家在联合国的代理人立刻表示非洲疫情很严重,需要一万亿来应对风险,这笔钱找谁要?当然是中国,但是中共又不敢得罪他们,一旦得罪,立刻就会威胁说要驱赶中国员工,没收财产和赖账。

中共现在还要不断出钱去换取WHO的支持,三月份出了2000万美元,四月中旬又给了三千万,最近强迫世卫通过“由世卫主导独立调查”后,又给了20亿美元,原来大家要求到中国调查,但是谭德赛得到钱之后说由他们来调查,本来大家要求调查的是,世卫在疫情处理中的不当行为和中共隐瞒疫情,但是已经被谭德赛变成了调查疫情所有发生国的数据和相关应对措施,中共不断出钱,谭德赛已经把世卫组织变成了一个工具,整天考虑的就是如何利用各国的瘟疫来得到更多的钱。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I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