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钟原:5月上旬中共隐瞒疫情 真相国际大曝光

作者:

周五(4月24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除了向中共追责外,更重要的是追查中共病毒起源,这样才能挽救生命。图为蓬佩奥。(Samira Bouaou/大纪元

一场瘟疫浩劫,让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遭难,也让全世界遭难。中共隐瞒疫情,致使多少生灵涂炭!越来越多的人看清了事实。中共还在继续隐瞒,但更多的事实不断公开,媒体、各国机构、勇敢的爆料人,正在揭示这场史无前例的人祸。这里仅整理记录了部分已知的真相,并将继续补充新的真相,要把这惨烈的真相,传递给每一个人,传递给子孙后代。

本篇记录的是2020年5月上旬的部分事实,更多的真相仍然有待揭示。

5月上旬趋势(5月1日-5日)

2020年5月1日至5月5日,中共隐瞒疫情真相在国际上大曝光,各国强烈追责,中共继续抵赖。

中共继续隐瞒各地疫情,并用“无症状感染者”的名义搪塞,多地继续封闭,民众不相信中共的数字。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死者家属自发联络、追责,遭中共严厉打压、噤声。

5月1日

5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 WHO驻中国的代表高力(Dr. Gauden Galea)接受英国“天空新闻”(Sky News)采访,他透露了关于中国疫情的一些关键信息,为世界各国调查、追责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了新证据,他堪称世卫组织内部的第一个吹哨人。高力透露的关键信息包括:

1.世卫组织成员认为,病毒源头就在武汉。

2.世卫组织多次提出病毒起源调查,包括调查武汉病毒研究所和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及获得这两个实验室的日志,但被中共拒绝,却没任何正当的理由。

3.从1月3日至16日,武汉官员没有报告新的病例,确诊人数一直停留在之前报告的41例。在高力看来,这是不可能的,很明显在那个期间,确诊病例会有增长。是不是有更多的病例?中共将必须回答。

4.在病毒爆发的早期阶段,世卫组织只知道中共向他们报告的事情。

哈尔滨的一名青年4月30日中午向大纪元披露,自己女友住在黑龙江哈尔滨的百悦新城,“跟我女朋友一个单元的有一个病人,确诊感染了,现在送往医院了。(小区)要隔离14天,还要再追加14天”。但中共官方29日数据,全国新增病例为零。哈尔滨一市民向大纪元介绍,她居住的小区因为发现有确诊的病例被围上了铁网,“我朋友家小区听说疫情比较重,管控非常严,进小区不但扫码,还要出入证、身份证,还在手机特制一个蓝色标志才让进。如果不是本小区绝不准进,把门的老太太说,就是子女去看老人也不准进,要不怎会有饿死的老人呢。”

4月30日,江西九江理想家园物业服务中心张贴通告称,“隔壁国豪山景城18栋全家父女出现高度疑似新型肺炎患者,目前疾控中心把人已带走,18栋现在只进不出,我们小区与隔壁只有几步之遥,望各位业主尽量少出门……”,但4月29日官方疫情通报中,没提到发现疑似病例。

4月30日官方通知称上海出现三例疑似病例。上海一名白领李小姐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全世界疫情仍然很严重的情况下,中共官方公布的这样数据,我们都不会相信。她介绍,现在上海医院看普通病一般都要网上预约,每天限制一定的人数。她说,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卡点至今没撤,进入小区还是要通行证,有时还要量体温。快递还是不能进小区,要我们自己去拿。上海接近交通枢纽的小区如虹桥区,有高铁、火车站、飞机场,管控异常严格。现在很多人还是不会出远门,她以离上海比较近的苏州为例说,那里原来住宿是800至1000元一晚的酒店,“五一”期间六百多元就可以订到,大家还是受疫情的影响,都没有人相信政府所说的数据,还有那么多无症状的病患,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5月2日

5月2日,澳洲《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取得了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情报机构所组成的“五眼联盟”编制的报告。这份长达15页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共对疫情的保密,相当于“对国际透明度的侵犯”。报告指出,中共在面对疫情时,发生几项过失,包括:严重否认疾病人传人,让大声疾呼的医生和科学家封口或“消失”,破坏实验室病毒证据,未经采样与调查就消毒武汉海鲜市场,拒绝向从事疫苗工作的国际科学家提供活体样品等。最终让疫情扩散,危及全世界其他国家,酿成这场世纪瘟疫。

该报告整理出中共隐瞒疫情的时间线:

从12月31日开始,亦即“李文亮吹哨”的隔日,中共即在搜索引擎上对该病毒的信息进行审查,删除了包括“SARS变异”、“武汉海鲜市场”和“武汉不明肺炎”等关键字的信息。据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公民实验室的调查,在疫情爆发后,12月31日中国网上就有高达45个相关禁词,到了2月中,禁词组合更高达516个。

1月1日,未经任何病毒来源调查,没有确定传染途径、感染人数,武汉海鲜市场立即被关闭消毒,同时,湖北省卫健委要求销毁病例样本。对公开病毒消息的8个人,武汉警方快速传唤并查处,并呼吁“所有公民不要捏造谣言,不散布谣言,不相信谣言”,以控制疫情消息的传播。

1月3日,中国卫健委即命令将病毒样本,移至指定的检测机构或销毁,同时执行与该病有关的“封口令”。

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停止发布新病例的更新,持续到1月18日。

1月10日,到武汉视察的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王广发,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疫情“可防可控”、“大部分患者属于轻到中度”、“没有出现医护人员感染情况”。

1月12日,上海张永贞教授带领的团队,11日甫公开全球第一个中共病毒基因组序列,第二天实验室即以“整改”为由,突遭关闭。

1月24日,北京当局阻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得克萨斯大学共享分离病毒株的样品。

根据中国官媒报导,1月25日中共官方将“疫情、舆情、心理”列为三大战场。当天,微信安全中心跟着发布《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关谣言专项治理的公告》,威胁违规者可判最高7年的有期徒刑。

报告中写到,“尽管有证据显示,从12月初开始病毒就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但中共当局一直否认直至1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也这样做。然而,台湾官员早在12月31日就提出了警讯,香港专家也在1月4日对此表示了关注”。目前,世卫组织的官方 Twitter账户上,仍有一则1月14日的推文,写着:“中共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发现,没有清晰的证据证明中国武汉发现的新冠肺炎,可在人与人之间传播。”

报告也指出,中共对国际社会多次施压。努力洗刷其疫情源头的形象,并希望成为疫情的解方。报告批评了中共对旅行禁令的虚伪态度。指出在2月份,中共一面对国内实施极严厉的封锁和隔离措施,一面却在整个2月里,“施压美国、意大利印度、澳大利亚、东南亚邻国和其他国家,不要通过旅行限制来保护自己”。抗议各国不依照世卫组织的官方建议,是“过度防疫”。

该报告还指出。“数百万武汉人在武汉市疫情爆发后和1月23日封锁前离开了武汉”。世卫组织在此事上的态度与中共一唱一和。尽管疫情持续爆发,世卫迟至1月30日,才宣布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但仍不建议采取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措施。中共也多次施压各国,要求其正面评价中国的抗疫模式,或是放弃对病毒进行独立调查。

报告中说,“当欧盟外交官准备关于疫情大流行的报告时,中国(中共)促成布鲁塞尔就其虚假信息表示支持”。根据德媒报导,中共的外交官曾试图游说德国官员,请他们公开赞扬中国的防疫措施。不过,德国外交部已在3月建议政府各部会,不要配合中共的要求,“由于澳大利亚呼吁对该病毒进行独立调查,中共威胁要中断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中共同样对美国要求透明的要求做出了强烈反应。”

同日,大纪元报导,加拿大《环球新闻》在4月30日刊登的一篇调查报导称,今年1月中旬,中共政府驻加拿大及世界各地的使领馆低调地发出紧急通知:大量进口个人防护品。按中共海关总署3月7日公布的数据,在1月24日至2月29日,全国海关共验放疫情防控物资24.6亿件,其中包括口罩20.2亿个,防护服2,538万件。《环球新闻》的文章称,中共悄悄展开的这场国家级收购行动,动用了他们在全球能控制的华人,通过其在温哥华、多伦多、蒙特利尔及世界各地领事馆运作的统战系统,中共敦促数百万“海外华人”大量购买N95口罩并运回中国。加拿大于2月初共向中国捐赠总计16吨的防护服、面罩、口罩、护目镜和手套等个人医疗防护物品(PPE)。但加拿大疫情爆发后,中共不仅乘人之危漫天要价,还大量输送假冒伪劣产品。加拿大Thinkpol网站报导,加拿大从中国进口防疫物资,中国厂家要价是疫情爆发前的5倍。

5月3日

5月3日,美国总统川普参加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举办的公众对话会(town hall),他说,“我认为它们(中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还不想承认这一点(admit it)”,“我的意见是它们(中共)犯了一个错误。它们试图掩盖,试图将其压下去。这就像一场大火”,“你知道,这真的就像扑灭大火。它们无法灭火”。川普还说,“在(疫情)早期,我们想进去(中国武汉调查),它们(中共)不让我们进去”,“别忘了,中国(中共)试图将(疫情大流行)归咎于我们的一些士兵,而且不仅仅如此”,“你可以从武汉搭机出行,去世界不同的地方,但不允许去北京或中国其它地方”,“这说明什么,说明它们(中共)知道它们出了问题”。他还说,“世界卫生组织是一场灾难”,“(世卫组织)比我们以前的所有领导人都更具政治性”,“世卫组织做了什么,他们错过了每一个决定。”

同日,加拿大国会向世界卫生组织的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发出了传票,强制要求他到国会作证。这在加拿大比较少见,立即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艾尔沃德于2月16日至24日,带领世卫专家赴中国调查,任调查组组长。调查结束后,2月24日,艾沃德在北京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惊的话,“我没有去过武汉医院任何‘脏区’(Dirty Area)”,引发外界一片哗然。艾尔沃德回到世界卫生组织总部日内瓦,又召开了记者会,再度赞扬中共,还称各国应借鉴。世卫组织的网站上说,调查报告中的调查结果,是根据实地访问期间收集的信息和数据,并经相关各方同意后得出的。也就是说,调查报告的内容,都经过了中共的全面审查,才被允许公布。全球疫情爆发后,加拿大也未能幸免。截止5月3日,加拿大确诊57,148人,死亡3606人。艾尔沃德是加拿大人,4月份,加拿大国会曾两次安排听证会,都邀请了艾尔沃德参加,结果他两次答应,又两次爽约。不得已,加拿大国会向艾尔沃德发出传票,强制要求他到国会作证。据加拿大环球邮报(National Post)报导,国会议员马特·耶内鲁(Matt Jeneroux)说,“加拿大对危机的反应是由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推动的,这使得国会能够向艾尔沃德提问非常重要。”

5月4日

5月4日,大纪元采访黑龙江佳木斯的张女士,她说“当地官方以所谓为了防控疫情为由,在原来划定的封闭范围内,再以每栋楼为单位各自隔离起来进一步封闭管理,施工人员正在修建隔离楼区的封闭墙。有的地方垒好的墙上已抹上了水泥,有的地方已备好料”,“当地居民对官方的做法很是愤愤不平,认为这是不顾百姓死活,这样整个小区的防火通道就都被堵死了,给防火带来隐患。并认为这也是为了弄到百姓的钱在整事”,“另外佳木斯四丰山景点的大门被铁栅栏和横幅给拦上了”。佳木斯市前进区有的小区重新被封闭,门口又是告示牌又是大横幅,告示牌上写着“疫情防控需要,暂时关闭,敬请谅解”。张女士还介绍,“现在进入商场被要求戴口罩、扫健康码、测体温等,当地的几大医院停止‘五一’休假,进入应急状态”。另有当地民众李先生向大纪元表示,“有小区卡点人员善意提醒居民,近段时间最好尽可能的减少出行,因为现在疫情很重。当地有的宾馆已被征用作为隔离区”。他表示,佳木斯那边高速公路入口的“佳北卡”又有新的规定,据其提供的一封通知显示,经“佳北卡”口入佳木斯人员,一律扫龙江健康玛。

5月4日,中国大陆专家钟南山与海外留学生视讯连线,他承认,无症状感染者这个词不见得非常准确,因为其中有的已经有轻微症状。钟南山称,有4类无症状感染者,第1类只是潜伏期无症状,第2类至少算疑似病例,第3、4类属于已经被发现,还做过检测,这和一般人认为的“无症状感染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同日,《纽约时报》报导,普通武汉居民向维权人士发来短信,要求帮助他们起诉中国(共)政府。一位普通居民说,他的母亲被多家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于中共病毒(武汉病毒)。另一人说她的公公在隔离期间死亡。但是,经过数周来来回回的计划后,与住在美国的健康权利活动人士杨占青联系的7名武汉居民在4月末突然改变想法,或停止回应相关问题。杨占青表示,他们中至少有两人受到警察的威胁,并放弃了起诉政府的决定。一名武汉居民开了一个聊天群组,该群组包括一百多名因染疫失去亲人的成员。该群组中的两名成员说,今年3月,警方找上了这名创建群组的武汉居民。这个群组被要求解散。律师们已经被警告不要帮助这些悲痛的人起诉政府。即使原告愿意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可能也很难找到律师。在杨占青和中国的一批人权律师今年3月向那些希望起诉政府的人士发出公开呼吁后,几位律师已经收到了司法官员的口头警告,让他们不要写公开信或者通过要求政府给予赔偿“制造骚乱”。

5月5日

5月5日,大纪元采访湖北武汉市张先生,他现在居住深圳,5月4日,他被叫去深圳的一家派出所,警察拿出了微信聊天记录,说张先生创建受害者家属微信群,里面有大家聊追责的内容,也有家属提到请律师打官司。警察称不能建群,张先生拒绝说,“哪家法律规定?我建群是合法的,这群是我建的,我肯定是不会把群拆了”。深圳警察明确告诉张先生,他们希望他回武汉,只要不在这里他们就没事,他们也是被逼着来的,奉命行事。他还得知,武汉有些家属被公安一天打无数次电话、三天两头登门,“人家也说得很清楚,这是上边一层层压下来的,是签了责任状的,要监控家属,没监控好,他们是要被……饭碗都是会丢的”。张先生说,他会在短期内回武汉,但只要他坚持追责,走到哪里都会被盯着。他说,“一样的,只要在中国、只要我发声,他们会长期地全方位监控的,只要我把嘴闭上,他们会观察一段时间,然后就放过我。”有些武汉的家属已被告知,如果一个月不发声、不“串联”,“上面就不会盯着你了”。据悉,武汉警方明确透露:如果5名家属联系在一起追责,政府就会抓人。家属的微信处于被监控状态。

2019年初,张先生把76岁的父亲从武汉接到深圳来照顾。今年1月15日,父亲摔了一跤造成骨折,张先生给父亲的原单位打电话说明情况后,单位告诉他:在深圳治疗需自费,回武汉治疗享受公费。由于中共的隐瞒,不知疫情的张先生和父亲在1月16日动身回武汉,17日住进了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张先生说,“当时看似很正常,我父亲到医院的时候做了检查,并没有发烧、发热,而且医院医护也没有穿防护服,人们都是很正常地生活,街面上也没看到人们戴口罩”。几天后,他父亲出现发烧现象,一开始晚上发烧,白天就退了,后来发烧频率变高,医生怀疑感染了肺炎,就申请做核酸检测。1月30日,检测结果出来是阳性,医生和护士全穿上了防护服,但那时的父亲瞳孔扩散,已处于昏迷状态了。2月1日,张先生的父亲在去世前几小时,从普通病房被转到隔离区,“我父亲去世我才知道这个中部医院有一个隔离病区,专门收治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患者”,“具体什么时候成立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里面是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因为外面拉了警戒线,所以说我父亲肯定是在医院被感染的。”

由于坚持,张先生最后进了隔离病房,在医生宣布死讯后给父亲换上了新买的衣服,让他有尊严地走,他也是武汉在疫情下唯一一位最后目睹父亲离开人世而且全程照相的家属。他在隔离病房里等了很长时间,直到晚上10点多才等来武昌殡仪馆的车。车门打开的时候,他看见里面已经拉了一具尸体。张先生被告知,武汉规定感染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病毒)去世的人要立即火化,家属不能去殡仪馆。他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父亲的遗体。张先生说,他的父亲不知道自己感染了病毒,走得很痛苦,因为不能呼吸,是憋死的。“我父亲在昏迷前跟我说的话,我永远都不能忘。他说,儿子,爸爸不想死。让我求求医生救救他,这句话我终生不会忘记的,我每次想起这些话都很痛苦。”

张先生说,他感觉当初送父亲回去是去送死,心里一直过不去这一关,后悔万分。如果政府不瞒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做。他说,“武汉市政府早期也没有公布这个消息,他们声称可防可控,所谓专家也说不存在人传人,这就是很典型的一个犯罪行为,我是这么认为的,漠视生命,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很宝贵的”。

遗体火化后,张先生想去领回父亲的骨灰,但父亲原单位称要“全程陪同”,否则无法领到。张先生说,“我特别反感这样的陪同,因为我是个成年人,不是3岁的小孩,没必要”,“中国的传统,领骨灰、下葬都只有家人,这是一个很私密的,同时还是一个庄重、严肃的事情,没有谁希望有外人参与,而且是单位的,我也知道他们的所谓陪同是武汉市政府给的任务。”

后来,张先生得知武汉市政法委经常跟父亲单位联系,他在3月底还接到政法委误打的电话,称张某某(张父)家属还不稳定,单位或社区全程陪同是武汉市的一个规定,不允许家属单独领骨灰。张先生说,“我就感到非常气愤,他们不解决我的问题,我的电话、微信、微博都监控了,……让别人看不到我了”。他说,“(政府怕家属)在领灰的过程中认识了,然后再一起谈、一起追责,所以把家属分开,然后全程陪同,他看着你。对这种行为我是接受不了的。”

张先生勇敢地实名站出来要求追责,还要求为武汉所有感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去世的人立纪念碑。他说,“再遇到病毒的威胁、疫情就应该及时地公开,及时地报导出来,同时要警示人民要有防护意识,而不是像武汉政府早期那么瞒报。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得到警示,悲剧武汉下次还会来。”

父亲去世后,张先生在武汉的家中自我隔离,一直到4月8日武汉解封,后来回到深圳。由于呼吁追责发声,张先生被中共盯上,受到严密监控。4月29日,深圳警方叫他去派出所,要求他别在网上发表“不实言论”。他说,“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如果认为我犯了什么罪,可以抓人,我不怕什么的,我的爸爸绝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成了受害者,而人为造成这场灾难的人却没有受到惩罚”,“我不怕,因为我认为我是正义的,你把我的亲人害死了,难道我不能发声吗?不能追责吗?”

张先生认为,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永远无法知晓,“因为那时医疗系统崩溃了,居家隔离导致疫情更加严重,一个人居家隔离,导致全家人被感染,很多人根本没有到医院治疗就在家中去世了”,“这些人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症状,因这病死了,但是没有被计入中共肺炎死亡人数中,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人去世了,这是个迷”。很多家属都要讨个说法,他们的亲人都出现感染症状,但或没机会去医院救治,或到了医院也没得到及时检测。他们希望逝者能被计入确诊名单,在四处奔波追责。

张先生还在继续努力着,“世上很多东西都是困难的,哪怕不成功,但是我努力过了,不敢与努力过了是两个概念”,“不管多难,我努力过,我发声过,不管能不能达到我要的结果,我也好给我父亲有个交代,你的儿子不是孬种,还是有骨气的”。张先生希望世人能更多地关注受害者家属的近况,也希望慈善机构能帮助这些家属。他说,“因为他们很困难,很多家庭是顶梁柱去世了,整个家庭都垮了,政府不管他们,希望大家给予爱惜与帮助。”

5月5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他已在本周致信G20的所有领导人,提议对COVID-19(中共病毒)的起源进行“适当的评估和审查”,因为中共病毒大流行已造成全球超过358万人感染,逾25万人死亡。他说,“我已在本周写信给所有G20的领导人,并提出了确切的程序”。莫里森说,世界卫生大会将于5月18日举行,并“将考虑欧盟提出的有关病毒起源的提案”,“这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即使)没有涵盖我提出的所有建议,但我将继续推进这些建议,并为全球利益和澳洲国家利益而努力”,“我认为该提案得到了很好的支持”。莫里森多次强调:“真正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个适当的审查,一个独立的审查,以透明的方式探寻这些病毒的来源,以便我们可以吸取教训。”

5月5日,欧盟执委会发言人维珍妮·巴图-亨里克森(Virginie Battu-Henriksson)在一份电子邮件中表示,欧盟计划在世界卫生大会上提出独立调查中共病毒起源的提案,并且正在与世卫组织成员和地区团体磋商该提案内容。巴图-亨里克森说:“该提案要求进行独立调查,以了解国际卫生应对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所汲取的经验教训,并加强未来的全球卫生安全规范”,“真正重要的是,我们要进行适当的调查,这是一项独立的调查,以透明的方式调查这些事情的起源,并帮助世界应对下一次具有大流行潜力的病毒”。

更多事实,仍然需要社会各界给予补充。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