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香港失去特殊地位标志北京国际金融紧缩的开始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五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做为对中共当局强推”港版国安法“的反制措施。学者专家和媒体分析,美中20多年的经贸交往已形成利益交织的局面,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是双向伤害;但中共控制金融造成的致命弱点,使得北京在遭遇金融制裁时无替代方案。

2019年7月25日的香港金融区鸟瞰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五宣布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做为对中共当局强推”港版国安法“的反制措施。学者专家和媒体分析,美中20多年的经贸交往已形成利益交织的局面,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是双向伤害;但中共控制金融造成的致命弱点,使得北京在遭遇金融制裁时无替代方案。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经在周三发表声明,指出美国政府已经认定香港不再具有高度自治。无依据继续享有美国一直给予香港的法律待遇。

1997年香港主权回归中国。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美港政策法》(U.S. Hong Kong Policy Act),给与香港一些特殊待遇。中英联合声明中也保证在回归后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给予香港不同于中国大陆的特殊地位。

周四,中共人大通过了有关制定针对香港的国家安全法的决定草案,正式授权人大常委会着手起草这一法律。纽约时报预计,这项法律将于今年9月颁布实施。

如果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地位,对中国大陆将产生什么影响?

美国前驻香港总领事杨甦棣大使(Stephen Young)认为,这种影响有滚雪球效应,“已经有很多美国的企业在撤出香港,这个雪球会对香港的繁荣造成很大破坏,其影响会扩大到珠江三角洲,以及南部中国的很多商业活动,另外像上海,一直从香港企业界的资金、技术和商业敏锐度上多有受惠。”

美国西东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尹尊声认为,北京在做出制定港版国安法时应该已经做过权衡,失去了作为亚洲金融中心、自由港的香港,对大陆肯定“有一定的影响”。

尹尊声认为,过去30年香港对于中国大陆来说至关重要,“特别在中国的金融交往上,特别港币是自由兑换的货币,还是非常重要的。”

他说,尽管“香港作为(大陆的外贸)通道的作用已经完成”,但是它作为一个货币可以自由兑换的自由港,在金融上对中国大陆的重要性目前仍是无可替代的,“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货币现在还是管制的,你必须是自由兑换货币才行啊,这个台阶还是很不好上的。”

中国大陆超过70%的人民币国际贸易是在香港进行的。尹尊声说,这就是为什么国内的大公司都在香港设总部,或者是比较大的企业也都在香港设机构,“就是金融操作上方便嘛。国内的限制操作上就很不方便,管制货币嘛,香港有股市,是国际投资啊。”

华尔街日报周四说,美国给予香港特殊地位的《美港政策法》并没有涵盖香港作为中国进入全球金融通道上所扮演的更为重要的角色。换言之,取消特殊地位不会立即影响中国大陆利用香港克服其在 大陆实行金融控制所造成的弱点。

但是,中国的银行开展的大部分国际业务是从香港以美元进行的。由于上海位于中国资本管制的围墙内,因此,如果美国运用其全球金融体系的主导地位对北京采取进一步行动,中国并没有一个替代方案。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说,虽然美国对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地位并没有直接的控制,但华盛顿已经越来越愿意使用金融惩罚作为外交政策的手段,美国“对香港已不再自治的认,可能标志着中国国际金融业务紧缩的开始,而中共对此没有同等的报复能力。”

尹尊声表示,中共那些认为澳门深圳,或上海可以替代香港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个不解决中国人民币兑换的问题。”

人民币的信用建立在美元的信用之上

“人民币的信用是建立在中国是美国的债权国,有两万亿的‘储蓄’在美国。大陆可以说,我有这么多钱存在那里,我能支付你,没问题。所以人民币的信用是依赖于美元的信用的。如果把这个弄到深圳,或者弄到上海的话,作为一个特区的形式没有什么实质性意义,因为它不是个自由市场啊。香港它毕竟是个独立的领土,是个自由港;你在深圳、上海都不能作为独立港来做啊。”尹尊声说。

尹尊声认为,这次对香港的国安立法对中国而言是有利有弊。“如果作为中国的一个对外窗口、作为中国介入很少的金融市场,如果把这个地位影响了还是有很大损失。”

特朗普总统周二通过白宫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警告,“如果中共接管(香港),很难看出香港如何能继续保持金融枢纽地位。”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