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事 > 万花筒 > 正文

最能反映人品的东西

第一重要的是做人

人活世上,除吃睡之外,不外乎做事情和与人交往,它们构成了生活的主要内容。

做事情,包括为谋生需要而做的,即所谓职业,也包括出于兴趣、爱好、志向、野心、使命感等等而做的,即所谓事业。

与人交往,包括同事、邻里、朋友关系以及一般所谓的公共关系,也包括由性和血缘所联结的爱情、婚姻、家庭等关系。

这两者都是人的看得见的行为,并且都有一个是否成功的问题,而其成功与否也都是看得见的。

如果你在这两方面都顺利,譬如说,一方面事业兴旺,功成名就。

另一方面婚姻美满,朋友众多,就可以说你在社会上是成功的,甚至可以说你的生活是幸福的。

在别人眼里,你便是一个令人羡慕的幸运儿。如果相反,你在自己和别人心目中就都会是一个倒霉蛋。

这么说来,做事和交人的成功似乎应该是衡量生活质量的主要标准了。

然而,在看得见的行为之外,还有一种看不见的东西,依我之见,那是比做事和交人更重要的,是人生第一重要的东西,这就是做人。

当然,实际上做人并不是做事和交人之外的一个独立的行为,而是蕴涵在两者之中的,是透过做事和交人体现出来的一种总体的生活态度。

就做人与做事的关系来说,做人主要并不表现于做的什么事和做了多少事。

例如是做学问还是做生意,学问或者生意做得多大,而是表现在做事的方式和态度上。

一个人无论做学问还是做生意,无论做得大还是做得小,他做人都可能做得很好,也都可能做得很坏,关键就看他是怎么做事的。

学界有些人很贬薄别人下海经商,而因为自己仍在做学问就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气势。

其实呢,无论商人还是学者中都有君子,也都有小人,实在不可一概而论。

有些所谓的学者,在学术上没有自己真正的追求和建树,一味赶时髦,抢风头,惟利是图,骨子里比一般商人更是一个市侩。

从一个人如何与人交往,尤能见出他的做人。

这倒不在于人缘好不好,朋友多不多,各种人际关系是否和睦。

人缘好可能是因为性格随和,也可能是因为做人圆滑,本身不能说明问题。

在与人交往上,孔子最强调一个“信”字,我认为是对的。

待人是否诚实无欺,最能反映一个人的人品是否光明磊落。

一个人哪怕朋友遍天下,只要他对其中一个朋友有背信弃义的行径,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是否真爱朋友。

因为一旦他认为必要,他同样会背叛其他的朋友。

“与朋友交而不信”,只能得逞一时之私欲,却是做人的大失败。

做事和交人是否顺利,包括地位、财产、名声方面的遭际,也包括爱情、婚姻、家庭方面的遭际。

往往受制于外在的因素,非自己所能支配,所以不应该成为人生的主要目标。

一个人当然不应该把非自己所能支配的东西当作人生的主要目标。一个人真正能支配的唯有对这一切外在遭际的态度。

简言之,就是如何做人。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事情不是幸福或不幸,而是不论幸福还是不幸都保持做人的正直和尊严。

我确实认为,做人比事业和爱情都更重要。不管你在名利场和情场上多么春风得意,如果你做人失败了,你的人生就在总体上失败了。

最重要的不是在世人心目中占据什么位置,和谁一起过日子,而是你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独处的充实

怎么判断一个人究竟有没有他的“自我”呢?

我可以提出一个检验的方法,就是看他能不能独处。

当你自己一个人呆着时,你是感到百无聊赖,难以忍受呢,还是感到一种宁静、充实和满足?

对于有“自我”的人来说,独处是人生中的美好时刻和美好体验,虽则有些寂寞,寂寞中却又有一种充实。

独处是灵魂生长的必要空间。

在独处时,我们从别人和事务中抽身出来,回到了自己。

这时候,我们独自面对自己和上帝,开始了与自己的心灵以及与宇宙中的神秘力量的对话。

一切严格意义上的灵魂生活都是在独处时展开的。

和别人一起谈古说今,引经据典,那是闲聊和讨论;唯有自己沉浸于古往今来大师们的杰作之时,才会有真正的心灵感悟。

和别人一起游山玩水,那只是旅游;唯有自己独自面对苍茫的群山和大海之时,才会真正感受到与大自然的沟通。

所以,一切注重灵魂生活的人对于卢梭的这话都会发生同感∶“我独处时从来不感到厌烦,闲聊才是我一辈子忍受不了的事情。”

这种对于独处的爱好与一个人的性格完全无关.

爱好独处的人同样可能是一个性格活泼、喜欢朋友的人,只是无论他怎么乐于与别人交往,独处始终是他生活中的必需。

在他看来,一种缺乏交往的生活当然是一种缺陷,一种缺乏独处的生活则简直是一种灾难了。

当然,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他需要与他的同类交往,需要爱和被爱,否则就无法生存。

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绝对的孤独。但是,绝对不能忍受孤独的人却是一个灵魂空虚的人。

世上正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最怕的就是独处,让他们和自己呆一会儿,对于他们简直是一种酷刑

只要闲了下来,他们就必须找个地方去消遣,什么卡拉OK舞厅啦,录相厅啦,电子娱乐厅啦,或者就找人聊天。

自个儿呆在家里,他们必定会打开电视机,没完没了地看那些粗制滥造的节目。

他们的日子表面上过得十分热闹,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极其空虚。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想方设法避免面对面看见自己。

对此我只能有一个解释,就是连他们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贫乏,和这样贫乏的自己呆在一起是顶没有意思的,再无聊的消遣也比这有趣得多。

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们变得越来越贫乏,越来越没有了自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独处的确是一个检验,用它可以测出一个人的灵魂的深度,测出一个人对自己的真正感觉,他是否厌烦自己。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不厌烦自己是一个起码要求。

一个连自己也不爱的人,我敢断定他对于别人也是不会有多少价值的,他不可能有高质量的社会交往。

他跑到别人那里去,对于别人只是一个打扰,一种侵犯。

一切交往的质量都取决于交往者本身的质量。唯有在两个灵魂充实丰富的人之间,才可能有真正动人的爱情和友谊。

我敢担保历史上和现实生活中找不出一个例子,能够驳倒我的这个论断,证明某一个浅薄之辈竟也会有此种美好的经历。

谁是最智慧的人

在古代雅典城里,有一座德尔斐神庙,供奉着雅典的主神阿波罗。

相传那里的神谕非常灵验,当时的雅典人一遇到重大的或疑难的问题,便到庙里求谶。

有一回,苏格拉底的一个朋友求了一个谶∶“神呵,有没有比苏格拉底更智慧的人?”得到的答复是∶“没有。”

苏格拉底听说了,感到非常奇怪。

他一向认为,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短促,自己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可怜了。

既然如此,神为什么说他是最智慧的人呢?可是,神谶是不容怀疑的。

为了弄清楚神谶的真意,他访问了雅典城里以智慧著称的人,包括著名的政治家、学者、诗人和工艺大师。

结果他发现,所有这些人都只是具备某一方面的知识和才能,却一个个都自以为无所不知。

他终于明白了,神谶的意思是说∶

真正的智慧不在于有多少学问、才华和技艺,而在于懂得面对无限的世界,这一切算不了什么,我们实际上是一无所知的。

他懂得这一点,而那些聪明人却不懂,所以神谶说他是最智慧的人。

这么说来,智慧有点儿像是谦虚,不过这是站在很高的高度才具备的一种谦虚。

打个比方说,智慧的人就好像站在神的地位上来看人类包括他自己,看到了人类的局限性。

他一方面也是一个具有这种局限性的普通人,另一方面却又能够居高临下地俯视这局限性,也就在一定意义上超越了它。

有位哲学家说得好∶“一个人具有人的一切弱点,同时又像神那样坦然处之,你应当把这看作一种成就。”

所以,智慧和聪明是两回事。

聪明指的是一个人在能力方面的素质,例如好的记忆力、理解力、想象力,反应灵敏,等等。

具备这些素质,再加上主观努力和客观机遇,你就可以在社会上获得成功,成为一个能干的政治家、博学的学者、精明的商人之类。

但是,无论你怎么聪明,如果没有足够的智慧,你的成就终究谈不上伟大。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古到今,聪明人非常多,伟人却很少。

智慧不是一种才能,而是一种人生觉悟,一种开阔的胸怀和眼光。

一个人在社会上也许成功,也许失败,如果他是智慧的,他就不会把这些看得太重要。

而能够站在人世间一切成败之上,以这种方式成为自己命运的主人。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十点读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02/1459165.html

万花筒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