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真正不放心的是什么? "中共短短几年就几乎被消灭" 为什么「影后」钟美美必须封杀

—国保局悄改名 农民遭强制脱贫无法生存 38军退伍军人传国家文件引恐慌 抗强拆壮士出狱 百姓鞭炮庆贺

国保局悄改名 农民遭强制脱贫无法生存 38军退伍军人传国家文件引恐慌 抗强拆壮士出狱 百姓鞭炮庆贺

本节目包括最新中南海和中国新闻和分析共8条。

臭名昭著中共公安部国保局悄然改名“政保局”

亲共港媒昨天6月3日报导称,中共公安部去年实行机构改革,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局已改名为政治安全保卫局,对外仍称一局。

星岛日报》报道说,在2019年5月召开的公安工作会议上,陈思源以一局局长的身份讲话时多次强调要打造所谓的“政保铁军”。

据报,一些地方国保部门也改名了。内蒙古奈曼旗公安局举行了,全区旗县级公安机关首个“政治安全保卫局”揭牌仪式。

江苏省淮安市微信公众号披露,5月22日,江苏省公安厅政保总队副总队长王建明一行莅临慈云禅寺检查指导安全工作。这显示省一级的“国保总队”已经改名为“政保总队”。

习近平真正不放心的是什么?

评论人士郑中原撰文说,国保改政保,政治打头,符合当前中共最高层凡事强调政治安全,也就是政权安全的思维。

作为中共迫害人权冲在一线的公安,对异见人士和信仰团体成员等的秘密监控、抓人和施加酷刑的国保早已臭名昭著,当局将其改名强化政治因素,当然是为了应对天怒人怨的社会现状,同时将国内安全与境外威胁的防范连结,可以说是维稳力度进一步加强。

但是,当下中共面临的内忧外患前所未有,从贸易战到今年的大瘟疫,再到强推港版国安法,也让中共党内权斗激化。从习近平对公安这支刀把子的高层布局看,相信习近平真正不放心的是党内政敌的直接威胁。

魏京生:中共短短几年就几乎被消灭

被流亡的民运魏京生撰文说,在发生中日战争之前,平均财产和大部分人压迫少数人的共产主义思想,在中国只流行于少数知识分子中。即使把重点转移到农村,也只有少数最贫困的人口积极接受。大部分农民,包括很多比较贫困的农民也并不接受共产的想法,只接受把土地平均的想法。共产党的土地革命战争并不成功,短短几年就几乎被消灭。

是旷日持久的中日战争,产生了大量的城市和农村贫民。而中国的共产党也学会了隐藏其共产主义本质,以假装的民主和市场经济面貌,赢得了大部分知识分子和农民的支持。最终确立了一党专政和计划经济的体制。这个体制的经济实质,就是封建农奴制的翻版。所谓的阶级专制必然走向一党专制甚至少数人独裁。

魏京生:中国经济实质是封建农奴制翻版

一九七九年,在中国人民的反抗下推翻了封建农奴制的经济体制。但是中共发现中国传统的,以专制政体管理市场经济的模式,可以借鉴来维护共产主义一党专政。当然,在口头上仍然以改革政治来忽悠广大人民,以及外国那些不懂中国的中国问题专家。继续一党专政带来的痛苦,加上半吊子经济改革带来的巨大不平等,就是导致六四民主运动的社会基础。

三十一年前的那场民主运动,为中国人指出了废除一党专政的目标。虽然在巨大的流血牺牲后被镇压下去了,但它明确的思想目标,是今后中国人民努力的方向。如今中共在国内外的倒行逆施,是这种畸形的体制维持不下去的表现。六四民主运动的目标,已经获得大多数中国人的支持,所以实现它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中国农民遭强制脱贫 当局只管搬迁…不管生存

海外杂志《寒冬》报道,2月底,正值大流行高峰期,山东省菏泽市一地方政府通知一村部分村民,称他们很快就要搬迁,并且村庄一千多亩农田抽出一半改作他用。政府官员挨家挨户上门,许多村民怕被传染,拒绝他们进家,但官员仍然坚持,强调他们同时也要给村民落实新村改造的拆迁政策,威胁村民:「谁敢拦阻!」

一居民楼旁悬挂的条幅写着:“实施整村搬迁是解决深度贫困的有效办法”图:一居民楼旁悬挂的条幅写着:“实施整村搬迁是解决深度贫困的有效办法”

4月初,村民在「取缔低保」的威胁下被迫签字同意为了新村让出土地,党员也受到威胁,如果不签字,就开除党籍。

“马上就丰收的小麦地都被政府用打地机给毁了,每次都有警察在现场维护,农田没了,房也拆了,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一位村民悲愤地说。

2018年,山西省忻州市神池县74个自然村的农民全部迁到县城后,现在仍在为习近平的脱贫梦付出惨重的代价。神池县民众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农业,农民搬迁后就没有了生活出路。

“进了城我们怎么生存呢?现在也没打工的地方,就是有我们除了种地别的什么也不会,我们多是老年人,也不会被雇佣的。”一位搬迁的村民抱怨道。他曾向一些政府官员提出这样的问题,政府官员答覆说,政府只管搬迁,不管人的收入来源。

38军退伍军人传国家文件引发恐慌,国保抄家暴打绑架

明慧网5月28日报导,曾在38军当兵的重庆市垫江县桂溪镇73岁退伍军人成德富是一名法轮功学员。3月7日当天,国保警察抢走了成德富老人的3300元现金、电脑、播放器,以及国家新闻出版署50号令在内的四份公开的国家文件,甚至连放大镜也一并抢走。其中一个穿便服的男子在成德富家和公安局多次殴打成德富,导致成德富两颗牙齿脱落。这两颗被打落的牙齿作为指证国保和610施暴的罪证,仍被他保留着。

这四份文件包括国家新闻出版署50号令、宪法关于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等公民权利条款的摘录、公务员法关于执行上级错误命令的追责条款,以及国务院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不包括法轮功的文件。

其中,2011年3月1日,所属国务院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第50号令,废止了1953年至2009年间的161件规范性文件,当中的第99个和第100个废止的文件是出版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这证明中国公民拥有法轮功书籍既合法也合理。

2020年3月6日,成德富到居委会要回这份文件准备回家时,在居委会办公大厅里,有工作人员问他拿的什么。成德富回答说是国家文件,那几个人不信,拿出手机扫文件上的二维码,发现确实是真的。

但是,就是这么一点插曲,竟引起了“610”和国保的恐慌。

居委会的工作人员曾经多次配合国保迫害成德富。2018年10月在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绑架成德富时,居委会主任在成德富家门外像泼妇一样谩骂成德富,并对成德富的老伴徐德珍说要停发成德富退休工资、收回住房、成德富回不来了要判重刑,恐吓挑唆徐德珍赶快离开成德富。

抗强拆刺死两人,范木根出狱村民鞭炮庆贺

6月2日上午,江苏当年抗强拆刺死两个强拆人员的农民、退役军人范木根被关押6年半后被提前释放。原范木根的辩护律师刘晓原在社交媒体披露了范木根出狱的消息。他说,范木根回家,村民不但送鲜花,还放鞭炮,大家纷纷问候,还抢着跟范木根合影留念,范木根在村民的簇拥下归来。

2013年12月范木根家遭遇强拆,他为了保护家园,与前来强拆的人员发生冲突,其头部被打破,儿子头部被打伤,妻子右手骨头也被被打断,忍无可忍的范木根刺死了两名逼迁强拆者。

范木根被控“故意伤害罪”,此案当时引发民间巨大舆论关注,人们在网上声援他们一家,要求立即释放被关押的范木根及其儿子,认为“强拆者私闯民宅,范木根是正当防卫”等。在舆论压力下,法院宣判范木根防卫过当,一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赔偿被害人柳某、胡某近亲属的经济损失。范木根自称无罪,当庭表示要上诉。二审被驳回上诉。

范木根案被认为具有标志性意义,是中国强拆案中,第一例没有被判死刑的案子。

范木根案当年开庭,全国各地有很多人前往法院声援,有些人还遭到当局的秋后算账。

有网友也期盼另外两名捍卫私有财产、反抗强拆人员被判死缓的农民明经国和丁汉忠亦早日获释。

为什么「影后」钟美美必须封杀

钟美美大概是有史以来被约谈的最年轻的网络红人。也是被全网封杀的最年轻的艺人。他是表演天才,观察力和模仿力都极强,抓住典型的抽象提炼能力也是一流。或许在将来,钟美美会成为著名艺人。

 

知名网络作者南洋富商发表文章剖析钟美美被封杀的原因,是有什么样的家长,就有什么样的老师。

另一个压力来自上面。各种考核标准,把老师折腾得精疲力尽,基本上很少有小学老师可以有舒缓端正的心态,而是个个处于高压和焦虑烦躁之中。

校长没有自主权。学校没有独立地位。大班课堂,还得让人人考九十分。来自上面的各种考核,就会把老师变成这种风格。

这种教师风格,也会影响学生气质,让他们变成缺乏尊严(但是看重面子和攀比)、缺乏自足、缺乏优雅的孩子。

钟美美必须被封杀。否则老师们会成为学生们的笑话。大家都会说:xx老师就是钟美美视频里的那个样子。

然后,学校的威严就没了,对教师职业的光环化也失效了,宣传系统面临困境。教师开始叛逆抵制。家长要求教育改革,尤其是要求学习欧美和日本的教育方式,这是后患无穷的。

所以,钟美美必须封杀。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