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国际娱乐 > 正文

何超莲何猷君矛盾非一日之寒 超莲十年前争产就曾大骂“妖魔鬼怪”

赌王去世之后,丧礼都还没举行,三房女儿何超莲与四房儿子何猷君即开撕,两人的社交网账户已相互取消关注。

赌王头七的时候,所有家人齐聚宝莲寺做法事,何猷君何超莲因为属于不同的家庭,两人一直分开走,何猷君早上11点到,何超莲中午才到,期间两人前后脚走,完全零交流。

他们分别被记者问到取消关注一事,突然很有默契地封口,两人都没有回答,但也没否认“不和”就对了。

赌王头七过后,网友持续关注何猷君与何超莲的账户,两人并没有重新关注,明显关系还没缓和。

两人到底是因为何事突然闹翻?

没人能够给出确切答案。

在赌王去世之前,何超莲与何猷君一直有来往,两人不但账号相互关注,他们的另一半奚梦瑶、窦骁私下都是朋友,照常理来说,超莲猷君这对同父异母的姐弟,应该“亲上加亲”才对,然而,结果却如此出人意表。

有网友认为,两人取消关注是在何猷君发布长文怼网友之后,何猷君在文章里直指,赌王一群孩子里有人成绩很差,就算赌王捐钱,某人也考不进牛津大学……

网友指可能是何猷君的姐姐何超盈,但何猷君否认,接着网友的猜测落到了赌王三房几个孩子身上,这次何猷君没有再为他们澄清。

然后,三房女儿何超莲就取消关注何猷君。

从时间线分析,闹翻一事似乎就跟何猷君的长文有关。

其实,赌王三房与四房也就近几年变得和谐,在2010年到2011年争产期间,两房人其实撕得挺厉害。

何猷君在长文中透露,赌王的身家早在何猷君15岁的时候就已经分完,大约是十年前,当时闹得全城轰动,二房与三房联手,四房则与长房结盟,两大阵营为了自己的利益死咬对方不放,何猷君所指的分身家就是那个时候。

当时,何猷君还小,没有发言权,但何超莲已经19岁,成年的她,多次通过社交网支援妈妈三太太陈婉珍,并与二房最小的女儿何超仪轮流谴责“某些人”。

当时,何猷君的妈妈四太太梁安琪,与何超莲的妈妈以及何超仪所在的二房都属于对立方,超莲超仪在社交网骂的人,应该挺明显的。

据港媒报道,那个时候,何鸿燊签了一份文件,将名下的资产送给二房太太以及子女,但不久就反口,在一段视频中声称被何超琼“抢劫”,透露自己的原意是将家产平均分给几房人,并聘请大律师要将何超琼为首的二房子女告上法庭。

经过多方协商,内外受压的何超琼最终屈服,何家各房于2011年3月签订了家族和解协议,何超琼将9%的“澳娱”股份,分予长房及四太太梁安琪,条件是委任二房何超凤入“澳博”董事局,以制衡四太。

赌王也向二房子女承诺,不会自己人告自己人,撤销了所有的控告。

梁安琪在“澳博”的持股量一度最多,远远抛离二三房,外界以为她成为分身家的大赢家。

其实,在2011年的分身家事件中,何鸿燊布了一个互相制衡的局面,牌面上四太先赢一仗,因为她直接持有“澳博”8%的股份,成为第二大股东。

不过,持股55%的“澳娱”才是“澳博”最大股东,二三四房皆有“澳娱”的股份,二房相等于持有11.93%“澳博”股份,四太则有12.34%股权,两者势均力敌。

而从未加入赌王上市公司的三太陈婉珍,与二房联手之后,获分“澳娱”约16%股权,令其间接持有“澳博”8.67%股权,并加入澳博成为执行董事。

二房与三房联手打四房,双方实力悬殊,四太太最后还是没能成为赌王事业继承者。

在争产风波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二房何超仪与三房何超莲都在网上发炮,前者留言“人在做,天在看”,超莲则通过微博表示有“妖魔鬼怪”。

当时,超莲在凌晨1点34分在微博留言,“任惊涛骇浪多凶险,妖魔鬼怪多邪恶,妈妈的一句安好便胜过一切”。

到了第二天下午5点38分,超莲又在微博补充说:“一家人绝对不会互相指责,请外界别对号入座。”似乎有心要缓和矛盾。

何超仪则发表“人在做天在看”“正邪不两立”和“何方妖孽,簌簌如律令”等言论。

除此之外,超仪还留下一句“Peace Mama”赞颂母亲蓝琼缨伟大。

何家淑女向来都不是“包子”,十年过去,何超仪与何超莲都没有变,遇到不公平的事,还是会为自己讨公道,而赌王三房与四房原本就不是朋友,没有必要勉强相亲相爱。

责任编辑: 李雨菡   来源:香蕉娱乐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娱乐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