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左胶癌变成左暴 跳出来是大好事

—左暴真面目

作者:
左暴想引入列宁、托洛斯基、哲古华拉,取代华盛顿、杰弗逊、林肯。马克思仇恨理性、仇恨基督教、仇恨一切凭真本事努力而日子过得比他自己过得好的人,而将“阶级”定为一个必须歼灭的仇恨目标。

美国大暴动,牛鬼蛇神都跳了出来,是一件大好事。川普想改组世界秩序,那么美国国内二十年来由左胶篡权建立的“秩序”要不要改组?当然也要。

首先,左胶令人智商下降:政府警告此时大量和平示威聚众加暴力,会恶化本来尚未平息的武肺病毒传播。在这方面,左胶应该学学香港人在瘟疫中的“六四”集会方式。不过这个世界若少一点蠢人,总之不是坏事。

川普点名左暴组织“反法西斯运动”为国内潜藏之黑手。左胶癌变为左暴,川普有点冲动,扬言出联邦军队,国防部长硬生生按住,川普遂改口。

然后川普只身去教堂,手持一本圣经亮相。这一幕很悲壮,提醒每一个有常识、有记忆、有爱国心的美国公民,不论肤色,美国立国,由华盛顿开始,初心是什么。

“反法西斯运动”包装的核心是列宁主义。其价值观只两个字,叫做仇恨。英文Hate。

首先是一概仇恨资本主义制度。确实,资本主义制度像孔子儒家思想一样,世代出现不同的扭曲。资本主义制度由法国大革命之后,有不同阶段的弊端,也有不同阶段的改良。只要基层有理性常识教育,上层有一个民选的议会,一切辩论,以逻辑性为经、基督教道德精神为纬,就不会像其他的第三世界民族一样,基因有间竭性的精神病,二三十年就发作一次。

美国和英语国家,之所以是第三世界官民梦想将财产和子女终极托庇的仙乡,是因为自由神像的文化象征,缺乏此一仇恨的精神病民族基因。不论任何种族肤色,要融入此一理想社会,必须先将你本来自己意识里的那套积垢铲除。“文化多元”,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以民主、科学、自由与基督教精神为宗,任何与此相逆的,一概不应该在“包容”之列。

美国当前的贫富悬殊,过不在川普。病毒与因此上升的失业,不是川普制造的。白警膝杀黑人,发生在民主党票仓的明尼苏达州,奥巴马八年,没有Change过。至于美国国债几十万亿,还在上升,因为美元与美国战舰。这一点如果是罪,每一个美国公民,包括希拉莉,都有罪责。

左暴想引入列宁、托洛斯基、哲古华拉,取代华盛顿、杰弗逊、林肯。马克思仇恨理性、仇恨基督教、仇恨一切凭真本事努力而日子过得比他自己过得好的人,而将“阶级”定为一个必须歼灭的仇恨目标。这一点,百年后的希特勒殊途同归,讽刺的是,希特勒要杀光的,都不是资本阶级,而是马克思所属的犹太人。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07/1461365.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