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生态 > 正文

祸不单行 超大规模蝗灾来袭 中国恐现“圣经规模”大饥荒

专家警告,严重蝗灾可能对非洲、亚洲及中东等地区带来粮食危机

专家预警二波疫情将至,近期又出现了70年来最严重大规模蝗灾,从非洲已传至亚洲。专家说,大规模蝗灾将兵分两路入侵中国,同时给对非洲、亚洲及中东地区带来粮食危机。媒体称,疫情加蝗灾可能导致“圣经规模”大饥荒

英国卫报说,栖息在西非至印度的沙漠蝗虫生命周期仅约数月,虫卵通常会在冬末春初的雨季孵化,6周后化为成虫,蝗虫族群接下来会成群移动,并在当前的旱季到来时消散,然而,异常雨季的发生,已导致蝗虫数量不减反增。

自4月起,东非很多国家遭遇第二波蝗虫大军侵袭。数十亿只蝗虫幼虫从索马里的繁殖温床涌出,寻找雨季中滋长的新鲜植被,令非洲原本就已贫弱的上千万民众再度陷入危难。

(视频截图)

在蝗灾最为严重的肯尼亚农业大县莱基皮亚,当地农民说,全球各地因抗疫自顾不暇,人们都忘记了蝗虫,但这却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真实问题。大家都在谈论蝗灾。甚至有些人说,蝗虫比疫情更具毁灭性。

自由亚洲报导说,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表示,估算这波蝗灾蝗虫族群数量比2月蝗灾高出20倍,未来将持续向亚洲前进,对当地粮食安全与生态系统构成严重威胁。

联合国粮农组织紧急行动及抵御能力司司长伯金(Dominique Burgeon)4月份在美国华府一场研讨会上说,这波大规模蝗灾源于大量降雨,导致新一代蝗虫在短时间内繁衍而生,族群现仍持续扩大并向亚洲移动,可能影响到6、7月的农作物收成季节。

专家指出,6月蝗灾或入侵中国。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表示,此波蝗灾很可能从两条路径入侵中国。

北线从印度河流域随西风撞上青藏高原,沿着青藏高原边缘往南,到达缅甸等地,随后看季风情况,可能进入云南广西广东等地;南线则是经由印度洋发源的东亚季风与气流汇合,直达云南。6月份中国将进入非洲蝗灾的高风险期。

卫报说,历史灾难等级蝗害,已在肯亚、衣索比亚、索马利亚、乌干达、印度与巴基斯坦等国家蔓延,是肯亚过去7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对衣索比亚与索马利亚而言也是近25年来首见,目前上述各国均面临程度不一的粮食危机。

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FAO)说,沙漠蝗虫的破坏性无与伦比,因其飞行、迁移与繁殖的速度皆在所有蝗虫中居冠。

专家预计今年6月可能从两条路线进入中国。

蝗虫大军不仅迁徙快,而且进食量大,每天可移动150公里,占地一平方公里的蝗虫群一天可吃掉3.5万人的口粮,被称为恐怖的“移动粮食收割机”。

科学家预计,第二波和第三波的蝗虫数量将是第一波的400倍。所到之处,几乎寸草不生,它们一天内吃掉几万人的粮食。

美国“石英”网称,第一波蝗灾已经毁掉了肯尼亚30%的草地。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蝗灾,到6月份,整个东非面临粮食安全问题的民众,将增加到5000万人。

(视频截图)

粮农组织发声明说,如果不能有效遏制蝗灾,将对东非地区粮食安全和生计带来前所未有的威胁,可能导致很多人流离失所、地区紧张加剧。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非洲地区一年内蝗虫数量暴涨了6400万倍。第一波蝗灾已经导致非洲地区1900万人面临高度食物短缺危机。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4月21日警告,因瘟疫会触发“圣经规模(biblical proportions)的粮食危机”。疫情会引致大规模的粮食危机,令遭受严重饥饿的人数增至2.65亿。

特别是中共病毒起源地的中国疫情未解,是全球最大的粮食进口国,加上各地接连爆发非洲猪瘟禽流感草地贪夜蛾鼠疫,以及夏季南方洪灾、北方旱灾。蝗虫大军一旦入侵很可能引起新一轮的粮荒。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唐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09/1462364.html

生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