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曹长青:“例外”美国与法德俄中日的不同

作者:

自由女神像(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

面对疫情灾难,全球很多国家都把人“囚禁”在家不得随便外出、上班等。对此美国很多人上街抗议,要求解禁,甚至告到法院,指控政府迫使人民在家是剥夺自由、违背宪法。

为什么世界其它大国的民众,都没像美国人这样强烈反应?这就涉及到美国的独特历史和价值传统,用法国学者托克维尔发明的词和定论:美国是例外的(American Exceptionalism),即美国的独特性,无国能比。

例外在哪里?主要是美国人更看重自由、更重视个体权利、更抗拒国家干预、更警惕政府权力。这四个“更”把美国和世界分野。一篇短文难尽其详,这里只把美国与法德俄中日等五国做个简单比较,来看“例外”美国的历史和价值取向的独特性。

法国大革命开了暴力先河

我们先来看法国。法国可谓近代暴力的滥觞。那场以断头台为标志的法国大革命,开了以群体名义滥杀无辜、血腥屠杀的先河。法国人当时虽然也喊自由平等博爱,但那是表面,因为大革命的领军者罗伯斯庇尔信奉的是法国极左知识分子卢梭的“公意”(General will)高于一切。什么是公意?就是谁拿到权力,谁就可以用人民名义、公众利益等口号,做任何事情,包括把任何人送上断头台。后来的共产革命,无论列宁俄国,毛的中国,还是波尔布特柬埔寨,都是这种模式,以人民的名义,革命的名义,滥杀无辜。列宁曾说,俄国革命是法国大革命的继续。这种革命的本质是以群体主义(Collectivism)践踏个人,摧毁文明的核心价值“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建立极权社会。

直到今天,法国知识分子还在纪念(怀念)那场血腥的法国大革命。海湾战争时的法国外交部长,还在其办公室高挂拿破仑画像,而那个自我加冕的皇帝,是靠继承法国大革命那种暴力杀戮而获得权力的。法国的这种群体主义的历史文化至今影响并熏陶着无数左派。

法国德国的直接受害国是俄罗斯

欧洲的另一大国德国,一国就发动两次世界大战,也与这个国家的知识分子有直接关系。波普尔在《开放社会及其敌人》中主要痛批三个祸害人类的知识分子:柏拉图、黑格尔、马克思,后两位都是德国人马克思主义毒害世界人所共知,而黑格尔是给马克思主义提供根基的乌托邦空想杂耍者。他的所谓历史决定论、本质论、人类规律等,本质都是群体主义、国家主义,是个体主义的对立面。后来的海德格尔等德国知识分子竟沦落到支持希特勒,参加纳粹,其群体主义思维为第三帝国提供了理论基础。所以德国的军国主义不是凭空而降,而是德国思想文化的一个结果。

法德这种历史文化的直接受害者就是俄国。在列宁的十月革命之前,俄国知识分子中就已普遍有均贫富、平等至上(而不是个人权利和自由)、盲目赞美农民等倾向。当时俄国的两大派知识分子(守旧派和亲西方派)大同小异。守旧派强调斯拉夫主义(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为代表,其实质是民族主义),西化派推崇的是西方左派的社会主义思潮(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为代表,本质是剥夺个人权利)。这两大派的代表性人物们,很多都会法语和德语,这是当时俄国知识人的时尚,于是他们从法国和德国的文化思想中吸取了群体主义思维,为后来的共产革命提供了思想温床。即使进入21世纪,俄国的民主之路仍步履艰难,这和俄罗斯传统有相当关系。研究俄国的美国资深专家派普斯(Richard Pipes)认为,共产革命在俄国历史文化中有深深的根基。

中日都被法德俄群体主义毒害

中国是俄国革命的外部最大受害者。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马列主义,不仅因中国与俄国接壤,而且两国都群体主义历史悠久,俄国是沙皇,中国是皇朝。所以中国知识分子与俄国革命一拍即合,因有同样土壤,同样激情有余、理智(智慧)不足的知识分子群。毛泽东可谓列宁斯大林的结合体,只不过他的共产革命更血腥、几乎是照搬列宁斯大林,连原创能力都没有。蒋介石虽然反共,但也是国家主义、群体主义思路,虽被更大的独裁者打到台湾,但他到死都是专制。今天中国仍是共产党统治,按派普斯的思路,当然与历史文化传统有关。但是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苏联,没有十月革命,中国知识分子是不是就一定选择共产主义?没有必然,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就是一个选择,起码可避免血腥的共产统治。

亚洲的日本虽然没被共产统治,并有明治维新的改革,但其历史转折点的“脱亚入欧”则有对有错:福泽谕吉们要脱亚(主要是脱离中国儒家文化)引进西方思想文化的思路是对的,但“入欧”却入错了,错在没入英美思想体系,却把德国、法国思维模式和体制当作了样板,找错了老师。日本后来侵略中国和其它亚洲国家,和纳粹德国等结盟成轴心国的情形,是明治维新找错样板的直接结果。也就是说,是明治维新中错误的一面,孕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恶果。日本当年找的老师德国和法国,在思想领域、文化传统中有强烈的民族主义、国家主义倾向,而不是英美的个人主义,不是把个体自由和个人权利视为最高价值。后来日本成为民主国家,完全是在美军占领下完成的,是“脱亚入美”、美式宪政民主和个体主义价值造就了今天这个亚洲民主典范的日本。

美国亲英国、拒法国的智慧选择

与上述五国相比,美国没有走过这种群体主义、更没有过暴力和共产统治。这与美国的历史文化有直接关系。美国独立后就有两大政治势力的较量,后来演变成美国现在左、右派的民主党共和党。民主党前身的杰弗逊、麦迪逊,尤其是《常识》作者潘恩等,非常推崇法国大革命,强调大众民主与平等。麦迪逊对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攻击,逻辑调子都颇像今天极左的社会主义分子桑德斯。但美国庆幸的是有华盛顿、亚当斯、汉米尔顿等保守派,他们都倾向英国保守主义传统、绅士淑女文化、宗教信仰、捍卫宪政、程序)。当时领军打赢独立战争的华盛顿总统有巨大声望(杰弗逊们没法相比),再加上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很有干才又非常亲英,所以亲英派占上风,杰弗逊们的法国思路没有多大市场。虽然后来杰弗逊和麦迪逊都当上总统,但华盛顿、亚当斯,尤其汉密尔顿帮助建立的资本主义体系架构(股票市场,中央银行,海关,自由经济,强大国防等)都已确立,他们也很难改变。而杰弗逊后来了解到更多法国大革命的残暴,也朝向较温和的麦迪森,不那么热衷法国了。

对今天这个独特的美国做出最大贡献的是华盛顿、汉密尔顿,他俩可谓力挽狂澜,在美利坚立国之际,确立以英国为楷模的价值坐标。有人说美国历史太短,才二百多年,但其实美国的传统是从历史悠久的英国传承过来(再加上自己的创新)。英国最早(13世纪,中国宋朝时)就有大宪章,强调君主立宪,依法治国。后来英国思想家洛克提出个人三大权利、亚当.斯密倡导自由经济等都为美国提供了理论基础。美国宪法的主要精神(限制政府权力、保护个人权利)几乎是照搬了洛克的三大权利说。这些奠定了美国人民更看重个人自由、更重视个体权利的历史文化传统。

至今仍令人惊奇的是,刚与英国打了艰难一战获得独立,美国先贤竟要亲英国、拒法国(是法国帮助了美国独立),说明他们对英法两种价值理念的不同有非常清晰的认知,并做出了坚定选择,这是大智慧!这种智慧不仅奠定了伟大美国,也因美国领衔自由世界而造福全人类。有这种美国历史传统(更是价值),才有了美国的例外(独一无二),才有今天美国人对疫情处理的反应跟其它各国不同。

2020年5月20日于美国

——原载台湾《看》杂志2020年6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看中国专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