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二大爷 川普的困境:老中医的新问题

作者:
美国媒体在形容这场暴乱的时候有个词:蓝州暴乱。蓝色是民主党的标志色。如果细数一下,从暴乱发源地明尼苏达算起,暴乱最严重的州都是民主党执政。在2020这个大选年,这场"黑命贵"的风潮背后到底有几多基于选情的争夺谋划,值得审视。传统上,黑人群体倾向于支持民主党,2016年川建国当选总统时黑人支持率只有8%,民主党利用这个做文章也在预料之中。

美国骚乱声势逐渐减弱的态势中,民主党执政的首都华盛顿特区再掀波澜,黑人女市长鲍泽下令在通往白宫的16街区域粉刷上"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贵)的巨型亮黄色抗议标语,并将该区域命名为"黑命贵"广场。

老中医建国大怒,直接在推特上回怼鲍泽是"完全无能的人"。

在另一个民主党执政的州,南方的弗吉尼亚,州长拉尔夫甚至不顾之前的禁令,扬言要为黑人伸张正义——拆除美国最著名的雕像之一,建于1890年的李将军雕像。理由是他是南方将领,代表着白人至上。

这个恐怕老中医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一个有9项犯罪记录,前后5次入狱,犯罪史长达10年以上,贩毒、抢劫、盗窃无恶不作的黑人,因为警察致其死亡的执法,在暴乱中摇身一变成了美国英雄。无数民主党人为其哭棺,无数白左为其摇旗,无数黑人为其打砸抢。而真正在暴乱中伤亡的无辜民众反而无人关注。

一个对美国历史至关重要、为美国开疆拓土立下过汗马功劳,甚至可以说是美国内战之后南北和解的标志人物,却在扬名立万将近160年后,要被拆除在故乡的雕像。在此之前,白左们已经拆除了位于伯明翰的同样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的南方军人纪念碑。

流氓被颂扬和纪念,英雄被践踏和忘却,这种过犹不及的反向偏激,在种族主义议题成为美国"政治正确"的高压线后,已经成为屡见不鲜的现象。这还是我们熟悉的美国吗?

美国媒体在形容这场暴乱的时候有个词:蓝州暴乱。蓝色是民主党的标志色。如果细数一下,从暴乱发源地明尼苏达算起,暴乱最严重的州都是民主党执政。在2020这个大选年,这场"黑命贵"的风潮背后到底有几多基于选情的争夺谋划,值得审视。传统上,黑人群体倾向于支持民主党,2016年川建国当选总统时黑人支持率只有8%,民主党利用这个做文章也在预料之中。

两党政治作为美国政坛的标志性特征,在漫长的一百多年的时间中,大部分党争是基于政策的方向和道义的考量,而在2016年,毫无从政经历的共和党老中医出人意料击败民主党政治精英希拉里之后,美国的社会阶层有撕裂的倾向,党争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赤裸裸的权力和利益之争越来越多的摆上了台面。这其中很多的话题特别是种族主义话题掺杂在政客不可明说的利益中,成了类似于我们"人民万岁"这样的政治正确。可那些人算人民,人民需不需要万岁,谁也不说。

加州是民主党长期执政的大本营。在洛杉矶我观察过好几次和平的游行,有党内初选拉票的,有为女权呐喊的,有争取非法移民权利的……这些游行都有个特点,那就是无一例外都会掺杂"反川"的因素。这一度也让我十分不解——老中医建国固然谈不上十全十美,但也绝不是一无是处,疫情之前的政绩可圈可点。有必要不分场合、不问青红皂白的为怼而怼吗?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骂总统是一件历久弥新、人人可为的事情。你说一千遍"建国混蛋"也没有问题,但是涉及种族主义的话题,哪怕是一句"黑人的问题要两面看"恐怕有遭到指控的可能。

在前几天的暴乱中,有两个比较出名的视频:一个是黑人小哥面对举牌为他们游行的白左女士,质问她,你知道我被黑人谋杀的概率是被白人谋杀的2000倍吗?另一个是一个黑人大妈阻止同胞抢劫自己的店,她大喊,你们缺钱就应该去工作!

是的。那些在世界各地的民主国家为了"黑命贵"而呐喊的人们,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为了同时同地正在发生的,真正为了自由正义而奋斗的人们的血泪而呐喊。那里有千百万的人面对更严重的警方暴力,更迫切的铁拳压迫。在反对种族主义的大旗下,喊几句高大上的、无关痛痒的口号安全又时髦,可是,意义几何却有待商榷。

欧美在数百年来的人类文明的飞跃进程中确实硕果累累,取得了某种道义上的优越感和使命感,这也促成了诸多人道、平权领域的进步。但是,如果完全脱离法律和现实的框架,在形而上的领域追求柏拉图式的精神人道和袒护式平权,甚至以此作为政治的牌坊来炫耀或谋取名利,务虚名而废实情,那么必然会危及现有文明的根基。欧盟放开中东难民的入境,就是前车之鉴。

民主党为了扳倒建国,从旷日持久的弹劾到连绵不断的起诉,在大选之年又操弄一下种族议题。某种程度上,这些手法或许在制度的允许和保障下可以收效一时,但是要想长久糊弄,并不容易。美国的中坚力量,并不是那些为了几张福利券混日子、为了一双耐克鞋会出门抢劫的人。他们不一定会在骚乱中发声,但投票时却不会含糊。

1986年,走投无路的寡妇安娜贝尔·希尔因为还不起银行贷款,赖以谋生的农场即将被拍卖,此前她的丈夫就已经为此自杀。建国看到报道后,不仅阻止了拍卖,还为她付清了债务。1995年,建国在高速路上疾驰爆胎,一个路过的好心司机帮助他换了胎。建国问他想要什么报答,司机说你就送我一束花吧。回家后,川普果然送了他一束花,还替他结清了房贷。我想一个乐于助人、受人滴水之恩而涌泉相报的人,不会是个太差的人。

老中医确实面临诸多新问题,但是美国能够成就今日之伟大,正在于不管出现什么样的问题,在这个制度下总会找到社会和解的途径,也总会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这不是一个人伟大的国家,而是一群人伟大的国家。它乱过千百次,却不会因此而倒退。

这一次,我相信也不例外。

2020/6/7

——作者脸书

责任编辑: zhongkan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