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北京昌平强拆别墅 业主财产遭洗劫

北京市昌平区的各“违建”别墅区或已经经历、或正将面对强拆,业主财产被洗劫。正面临中共政府强拆的昌平区流村镇瓦窑村别墅区的居民,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为了保护家园空前团结,共同抵制强拆。小区业主们邀请了刚遭遇强拆的昌平傲山国际小区业主王女士,讲述事件过程,以吸取经验教训,寻求应对方案。

十多年前,这片有着500套独栋别墅的“小产权房”,被冠以“瓦窑作家村”的名义对外销售。该项目全称为“北京瓦窑作家村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对外宣称是昌平区“十一五”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规划重点项目。

2019年5月,中共国务院召开电视电话会议,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违建别墅问题清查整治专项行动工作方案的通知》。以这次会议和这一通知为起点,省一级政府全面开展了违建别墅专项清理活动。

据称此次强制拆迁行动涉及105个项目,一个项目就涵括多达几千栋房子,强拆的政策背景为全国部署。当局以保护生态环境的名义,开始了洗劫业主们私有财产的行动。

有分析指,中共当局强拆别墅区与《土地管理法》新规上路有关。旧版《土地管理法》规定,在农村集体土地上开展非农建设之前,必须先征地,将其转为国有土地,否则不能进行交易。

新修订的《土地管理法》于2020年1月1日实施,破除了农村集体建设用地进入市场的法律障碍,规定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在符合规划、依法登记,并经三分之二以上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意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出让、出租等方式“入市”。

昌平区强拆“违建”别墅的计划主要涉及俗称的小产权房。小产权房,是指在农村集体土地上建设的房屋,未缴纳土地出让金等费用,因此价格便宜。

昌平区在2000年初期建的这些以别墅和四合院为主要形式的小产权房,曾经是中共当局宣传的所谓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样板之一。但后来随着相关法律和政策的变化,原先法律未禁止、并被中共政府和社会广泛接受和倡导的小产权房被新的法律认定为违章建筑。

昌平区敖山国际小区的业主,半年前与拆迁队对峙。在最初的时候,只要房子里没有人,拆迁队的人就会破窗而入,把房子拆掉。业主王女士说,“他(拆迁队)先去叫门,如果没有人答应,围着房子转一圈,然后看再没有人的时候,他就可以破窗而入。确认屋里没有人的,把东西搬出来,就把房子就给钩掉了。所以,最先拆掉的就是这一批人。最后的时候,等到断了水,断了电,然后也没有通讯信号的时候,我们整个这个沟里是将近200户吧,这200户最后的时候,就只剩下了八户人了。其中有我们傲山的这七户,还有一户是童话山庄的。”

王女士等七户业主,为了守护自己的房子,在断水断电断通讯,甚至断路的情况下,坚守147天。她说,“我们这147天是非常艰难困苦的,没有电、没有水、没有任何的通讯信号。然后,甚至最后的时候,他们断了水,断了电,然后把路也给断了,粮食都不让往上送。所以其实我们,而且那么冷的天,我们在山上晚上大约能零下二三十(摄氏)度。我们七户当中,三户几乎没有任何的取暖设施,但是我们都熬过来了。非常非常艰难。”

5月13日这天,王女士还是没能守护住她的房子。几个人同时开始撬她家窗户,她无法兼顾,一个窗子被撬开后,拆迁队的人破窗而入,两个高个子人将王女士架出去,房子被夷平。她说,“我们家这一层,大概说有三四个窗户,那他连门带窗,每个地方有人在那儿撬。然后在有个窗户那儿人最多,而且也不停地喊,‘阿姨呀,你出来,我们跟你谈啊’,什么的。然后我的精力就集中在那个窗户上了,结果他把另一个窗户就给破开了,冲进来了,我手里没有东西呀。然后他突然就有两个人把我两只胳膊就都给架住了,然后都是特别高的人,把我就给拖出屋子了。”

面对瓦窑村业主们当下的处境,王女士特别强调了两点,首先是不要抱有幻想,“咱们这个(遭遇强拆)都算是整治违建别墅的这样一个运动。我不知道大家知道不知道,去年的6月份,全国开了一次会议,其中有国家的副总理,有国土资源部的部长,联合14个部委,一块儿开了一个会。这个会上面的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重点就是说,大家要提高认识,提高到什么程度,就是要提高到讲政治的认识。所以,现在这个(强拆),那你想想,任何一级政府,任何一级的官员,他能不去讲政治吗?不讲政治正确,对他们意味着是什么?所以不要想着说的,有任何一级政府会出来替老百姓说话。”

“(我们业主)写了很多的信,然后都没有任何的作用。后来镇里,在南口镇的镇里网站上有一个主张权利的公告,我看了一下,就是他们(崔村镇)香堂(村)也有这么一个过程,就让大家去主张权利。我们傲山国际是,这个小区一共48户,其中有8户就是说,那政府让咱们去主张权利,咱们一定要去;还有40户呢,就不去。但是最后证明,这8户一样都拆了,并不因为你去响应政府的号召,我去登记了,我去拿着我所有的合同。但实际上,现在看来,他只是想摸清整个小区的情况,并没有说是,我就会给你区别对待,绝对是没有用的,我觉得所以这个大家也不要有任何的幻想啊。”

王女士继续强调,第二点就是要团结起来,要有组织,群聚力量才会大。她说,“第二点就是,一定要团结起来。如果不团结的话,就像我们那样。最后一户一户的,最后剩下所谓的这个坚守户,那就是上来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对你一个人、俩个人。你根本就,你的血肉之躯你是抵挡不住它那种国家的强大的机器。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你们一定要就是,实际上我在香堂也有一些朋友,因为都是退休了嘛。在这儿也有一些朋友,但实际上我是觉得,之所以最后没有动你们两家(香堂村和瓦窑村),是你们人多,人多就会聚众,那聚众的后果,这个是要想的。但是如果你们大家不团结的话,分散开来,你不能聚众了,那他们谁都不怕了。”

瓦窑的业主,听王女士叙述整个强拆情况后,大致形成一个共识。有业主说,“对,放弃幻想!我们没有办法,那个横幅上,什么爱党爱国呀,放弃幻想,放弃一切幻想。我们捍卫的是我们的家园和宪法。”

还有业主表示,“还有一点就是每一家,记住了,它只要动了一家,其它全保不住。所以,所有的家,都是我们自己的家。每一家都是我们自己的家。”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夏松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