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210万亿——印钞的末日狂奔

作者:
印钞对经济具有刺激作用,债务成本对经济具有拖累作用,当前拖累效果已经大于刺激效果,越印钞越压制GDP增速的效果,在2012年已经形成。 但不印钞债务链又将断裂、资产泡沫也将破灭。 山巅之后,向左向右都是下山。效果仅仅是停止印钞马上从三楼跳下,加速印钞延后从十楼跳下。 印钞,无奈的末路狂奔。

央行最新公布,M2余额210.02万亿元,增速11.1%,增速与上月齐平,与上月并创自2017年开年以来的新高。

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68.39万亿元,增速12.5%,创2018年4月以来的新高。

但经济增长背景不同,2017-2018年GDP均速约为正的6.8%,而2020年一季度GDP增速为负的6.8%。

在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印钞速度显得格外的惊人。

这也与央行提出的M2与名义GDP相匹配并略高的目标极其的不相配。

01

旁氏融资的加速

笔者的文章中非常喜欢研究数据之间的相互关系,比如说社融和M2之间的裂口代表借出来的资金马上还给银行了,才会导致社融增长而M2不增长。裂口代表旁氏融资的规模。

从上图可以发现2020.1-4,社融和M2两条线的裂口快速缩窄,参考2018年暴雷潮时期也同样有缩窄现象,可以理解,这代表旁氏融资规模的受到挤压,这会诱发暴雷潮,但2020年的暴雷潮隐患被信贷延期政策(推后还债)推后

至2020年5月,社融急速飙升,M2稳定不变,显示旁氏融资规模再次急速飙升。

这事实上显示,暴雷潮的真正缓解,从来都需要旁氏融资规模的飙升。

02

货币到通胀,仅差一个契机

前五月数据来看,参考M2-GDP-CPI,GDP沿用一季度数据,CPI采用均值,11.1-(-6.8)-4.12=13.78。

理论上,当前的印钞量足以推动房股暴涨,暴涨程度理应接近2009年。

但是股市表现平淡,房市略有改观,但改观程度甚至还不如2019年1季度。

这喻示着:

1)单纯资金量并不能继续推升房市和股市,因基本面风险高企,对资金投机房股形成压制。

2)M2高增所释放的资金并没有进入房股,却也没有进入实体。这代表大量资金游离于交易体系之外观望,而持有货币是具有成本的,大量资金在急迫的寻找契机投入某个领域炒作。

谁会是下一个炒作领域?刚需消费品最可能,但这或许需要一个契机的催化来让大众预期统一,带动资金涌入。

大众预期统一将是螺旋式通胀的开端。

03

印钞的末日狂奔

由于资产价格(主要是房)长期上涨导致的风险积累,M2高增并没能继续驱动资产价格上涨,但M2低增却一定会驱动资产价格爆破。

M2需要维持较高增速才能不对资产价格形成额外冲击,形成系统性风险,这决定了央行有动机不让M2降速。

债务链的维持却需要旁氏融资指数级增长,这决定了哪怕仅仅是(央行)稳定M2增速不变,社融增速也必然节节升高。

2月社融10.7%3月社融11.5%4月社融12.0%5月社融12.5%,感受一下社会融资的加速度!

除了速度还有规模,5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68.39万亿元,其中的每一块钱都需要偿还利息,而GDP负增长。

复利的债务增长与自由坠落的GDP

实体完全没有希望能还得起近270万亿债务的利息,只有加速的增量债务才能缓解债务链的紧绷,但印钞却也有极限,通胀危机、货币(信任)危机、汇率危机,都是印钞的制约。

为了刺激经济而印钞,但印钞成本却已经成为实体经济增长的绊脚石。

印钞对经济具有刺激作用,债务成本对经济具有拖累作用,当前拖累效果已经大于刺激效果,越印钞越压制GDP增速的效果,在2012年已经形成。

但不印钞债务链又将断裂、资产泡沫也将破灭。

山巅之后,向左向右都是下山。效果仅仅是停止印钞马上从三楼跳下,加速印钞延后从十楼跳下。

印钞,无奈的末路狂奔。

END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