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李劼:美台港不断被中共骗 因为始终没认清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国家

—台美港中四地政治透视

作者:
自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就不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步步沦为一个巨大的集中营。集中营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看守,一种是囚徒。换句话说,当一个国家被一伙井冈山出身的抢匪所劫持,那么就只能变成一个集中营,而不可能继续成为一个国家

当台美港中构成一个影响全世界的政治舞台时,透视四地的政治构造显得刻不容缓。本笔按照政治时空的开放程度依序排列出台美港中,向读者提供一种透视角度。

台湾完成政治转型之后,正在步入从代议民主向数位民主演进的历史进程。本笔在《台湾•唐凤的启示》一文中已经揭示了这一历史进程的大致图景,在此需要强调的是,这是自托克维尔《论美国民主》以来最重要的政治制度变革。倘若说此前的民主政治无论是英式的还是美式的,都是人本的,覆数的;那么,数位民主带来的则是以个人为本位的民主政治形态。每一个个人的自由空间将因此获得大幅度的提升。数位政治、数位民主、数位文化将成为未来的时代特征。

相比之下,美国民主政治大致上停留在托克维尔论说的代议民主时代。代议民主制度的产生以工业革命为历史前提。因此,当历史步入电子时代乃至数位时代之后,代议民主多少显得滞后起来。

美国的代议民主虽然是一人一票的,并且尚有选举人票制度的限定,个人的自由空间与数位时代依然有着很大的落差。个人的选择经常会受到各种组织各种群体甚至不同城市不同州府的制约,即便肤色都可能成为个人自由意志空间的束缚。这样的局限扩展到国际关系上,美国通常不得不以政治或经济的利益考量优先于国家体制的认同。台美中三地关系的历史起伏,并非国体认同的差异,而就是利益攸关的考量。这样的利益优先原则,于行将到来的数位民主时代显然是不匹配的。国家认同在行将来临的数位时代不得不以界域划分为原则。在不同维度上的政治形态,只能选择相同维度间的认同,无法因为利益考量而硬将低维度的界域强行置入高维度的界域。文明和野蛮,不是同温层,两者无法和谐相处,同步共振。这是将来的界域时代有别于国家主义的关键区分。

自九七年之后,香港的政治生态是刺刀下的市场经济加上以中共权贵利益为轴心的国际金融中心。北京政权向香港亮出的刺刀,不啻当年的强行驻军,还有悄悄驯化的香港警察,随时潜入的特种部队,甚至暗中收买黑社会打手。时达二十三年的抢劫,终于亮刀。什么一国两制,什么全民普选,什么五十年不变,一场骗局罢了。亮出的刺刀,才是那个政权的真实面目。在刺刀面前的香港民众理当作出什么样的选择?笔者认为日本政论家矢板明夫说得中肯:成为二十一世纪的犹太人。

数千年前,犹太人在摩西的带领下走出埃及,最后四散欧亚、欧美,终获覆国。当今的香港人也面临着走出香港的悲壮,去台湾,去美国、去英国,去加拿大,离开自己舍不得离开的城市。那个城市已经因为他们的反抗而彪炳史册。他们现在要做的是离开。既然人家是留岛不留人,那么香港人的应对理当是留人去岛。比起当年的犹太人,香港人没有摩西,因为每一个香港人都可以是摩西,每一个香港人自己的尊严,自己的荣光;都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自己的命运是什么。正是他们的自尊,他们的命运,将引领他们走出香港离开香港,像种子一般撒向全世界。要是英国人当年没有成功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哪来的诺曼底登陆?一个族群的优秀在于人的优秀,不在于一城一地的得失。优秀的人走到哪里都优秀,卑琐的人走到哪里都脱不掉卑琐。

中共病毒肆虐全世界

自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国就不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步步沦为一个巨大的集中营。集中营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看守,一种是囚徒。换句话说,当一个国家被一伙井冈山出身的抢匪所劫持,那么就只能变成一个集中营,而不可能继续成为一个国家。在这个集中营里,看守看守着囚徒,囚徒必须学会看守囚徒;看守同时又看守着看守;整个看守团伙之中,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同伙的警惕。

集中营产生裂变的可能有两个,一个是囚徒渐渐地将看守囚徒的眼光移向了看守,一个是互相看守的看守团伙产生了内讧。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是前一种可能性的展示。四九年以降的一场场党内斗争则是后一种可能的不断折腾。且不说最后会是哪一种可能性将达成集中营的灰飞烟灭,需要指出的是,台湾、美国、香港这三地的人们之所以总是在对中关系上不断上当受骗,就因为始终没有认清,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团伙,一个由抢匪团伙建造的集中营。美国从上个世纪中叶以来就一直受骗,即便彼此打过韩战越战之后,还会继续上当,竟然将一伙抢匪拉入国际社会,登上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宝座,替代原先的国民政府。

美国的这场中国梦一直做到近几年,才醒过来,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台湾虽然始终防范,但也被统战统到红通通的地步才惊觉危险在即。即便被六四屠杀惊醒的香港人,最后也以自己的鲜血划清了与抢匪政权的界线。台美港中四地的人们,如今理当达成这样的共识:中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集中营;统治着中国的与其说是一个政党不如说是一伙抢匪。未来的台湾也罢,香港也罢,乃至中国的囚徒也罢,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国际社会也罢,都将以这样的共识作为历史的起跑线,由此迎接未来那个没有抢匪政权、没有集中营的数位民主时代。

二0二0年六月五日写于美东新州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光》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