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陋兰:思想之门一旦关闭 就只能选择愚蠢

作者: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却是蠢人,还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绝非蠢人。愚蠢是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在某种环境下,人们把自己养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蠢人。

因反对纳粹和宣扬普世主义而被纳粹投入监狱并最终被杀害的德国神学家朋霍费尔在《狱中书简》中写道:

“愚蠢是比恶更加危险的敌人。你可以抵抗恶,你可以揭下它的面具,或者凭借力量来防止它。恶总是包含着自身毁灭的种子。然而面对愚蠢,根本无法防卫。要反对愚蠢,抵抗和力量都无济于事,愚蠢根本不服从理性。对愚蠢来说,假如事实与一己的偏见相左,那就不必相信事实,假如那些事实无法否认,那就可以把它们干脆作为例外推开不理。所以同恶棍相比,蠢人总是自鸣得意。

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却是蠢人,还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绝非蠢人。愚蠢是养成的,而不是天生的;在某种环境下,人们把自己养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蠢人。

蠢人可能常常十分顽固,但我们切不可因此而误认为他很有独立性。同蠢人谈话时你会感觉到,你碰到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连串标语口号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他已被他人作祟,他的眼已遭蒙蔽,他的人性已被利用、被糟蹋。一旦他交出了自己的意志,变成了纯粹的工具,就再也没有什么罪恶的极限是蠢人所不会到达的了,但他仍然始终不可能了解那是罪恶。”

虽然朋霍费尔已经故去77年,但是他的论述并未过时,他所描述的蠢人依然滋润地活着。

蠢人不是傻子。傻子是智力有障碍,而蠢人有可能是日常生活中非常精明的人。那么,一个心智健全的人为什么会变得愚蠢呢?除了朋霍费尔所言“自己养成”和“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以外,其实还有最重要的一条途径:当思想的大门被关闭时,他只能选择愚蠢。

如同太监只能选择禁欲、穷人只能选择节俭、无家可归者只能选择露宿街头一样,当人们处身于一个封闭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稍有“出格”的言行就会遭到惩罚,也就是说,包括思想在内的大门都紧闭着,只有一条通向愚昧之路,那么,除了愚蠢,人们别无选择。

瑞典电影教父英格玛·伯格曼,世界公认的奇才。他少年时被送到德国的朋友家度假,在那里他出席了纳粹的集会活动并见到希特勒,从此成为纳粹狂热分子,他为希特勒欢呼、向希特勒致敬、捧着希特勒的画像泪如泉涌。

二战结束后,纳粹屠杀数百万犹太人的罪行令世人震惊,而直到那时,伯格曼竟然还在为希特勒辩护,愤怒地认为那是反纳粹的恶毒宣传。许多年以后,在大量的铁的事实面前,他才幡然醒悟,并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地拥戴希特勒:“我听过自由这个词,却从来没尝过自由的滋味。在一个专制体系里面,所有的门,都是关着的。”

聪明绝顶的伯格曼,按照朋霍费尔对愚蠢的定义,毫无疑问是个蠢人。

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思想的大门一旦关闭,即使人们不想愚蠢,然而摆在人们面前的却只有愚蠢这一个选项。

不过,和无可选择的愚蠢相比,自己关闭思想的大门,昧着良心甘愿愚蠢,则是更加不道德和令人无法原谅的。

比如不久前有人杜撰文章,说美国人由于疫情,已经吃不饱饭,开始人吃人,他们把死人的尸体切块或者像《水浒传》里孙二娘那样做成人肉包子出售。这样毒、假、蠢、侮辱人智商的文章,竟然收获赞赏成群、点赞无数!你如果和那些人辩论,必定遭到围攻谩骂,斯文点儿的,回敬你一些陈词滥调“无根不长草,无风不起浪,吧啦吧啦吧……”算是很客气的了。呜呼!如朋霍费尔所言,有些人一旦“把自己养成蠢人,或者允许别人把自己弄成蠢人”,那么你根本无法和他交谈,你面对的只是“一连串标语口号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

现在已经不是少年伯格曼的时代。局域网尽管有限,但是各种信息已经比以前成千上万倍地涌入,因此,只要你不想愚蠢,便可以摆脱愚蠢。就这个意义上说,如今几乎所有的愚蠢,都是甘于愚蠢。

甘于愚蠢比愚蠢更可怕,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愚蠢。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