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朝鲜战争战俘出人意料的命运

—从朝鲜战场战俘营回来的老同学

作者:

韩战志愿军战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号召学生参军,那时我正读初三,同班同学当中有五人报名参了军,其中就有一位比我大两岁家住寒亭的同学。这位同学当时是又红又专的典型,说他红,倒是事实,专却谈不上,因为他的学习成绩总在班上的最后几名。不久他去朝鲜参战,还给班主任和同学来过信,诉说战争如何艰苦,合着雪吃炒面等等。可不久再也没有收到他的来信,他父亲还到学校打听过他的情况,学校也只能用“不清楚”回答。后来停战谈判,交换战俘,也没有他,于是当地政府就认为他已经牺牲了,家里也挂上了“光荣”牌(那时烈、军属家都挂光荣牌),还享受某些优惠待遇。

1991年他突然从台湾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位珠光宝气的夫人。这一下不仅他的家人、同学,连同当地政府也感到措手不及。首先把他家的光荣牌摘了,然后开了隆重的欢迎会,称他为爱国台胞,并动员他给家乡投资。他亨亨哈哈地答应着,之后并未见行动。

过两天他请老同学吃饭,大概是为了显示他的阔气吧。饭后他执意要到我家“拜访拜访”。说实在话,我是很不习惯跟那些趾高气扬的有钱人来往的,尤其是那些改革开放后的暴发户。不过因为是老同学,同时我也很想了解一下他这几十年的经历,就领他到了我家。我首先问他是怎么去的台湾。他说,刚去朝鲜打仗,虽然艰苦,但很顺利,一下就打过了三八线,但实际上这是美军学习中国的引敌深入,不久美军仁川登就把我们的后路掐断了,大部分人牺牲了,我们几万人当了俘虏。我问,你怎么去的台湾呢?

他说,遣返战俘时,中国方面提出应全部遣返,联合国军方面提出应自愿遣返,不得已,中国同意了。一位中立国印度的官员主持,愿意回国的进一个帐篷,不愿意回国的进另一个帐篷。我选择了进另一个帐篷,留下了,后来就被送去了台湾。我又说,老兄,当年你可是又红又专的典型,思想非常进步,不仅入了团(那时能入团的同学很少,不像现在,中学生基本上都是团员了),还积极争取入党。我是走“白专道路”的典型,后来当了右派反革命,在监狱劳改队里呆了二十多年。咱俩可说是两条道上跑的车,那遣返时,你怎么不选择回国呢?

他说,唉!老弟你不知道,去朝鲜参战前,部队首长教育我们说,宁死不当俘虏。当了俘虏回来,不仅给家人丢脸,个人的后果也好不了,不像外国,当了俘虏回来一样像英雄般地受欢迎,所以我选择了留下。

我沉默了,他说的并非假话。在二十多年的劳改生涯中我接触过不少从朝鲜遣返回来的战俘,是党员的大都丢了党票,有的复员回家,有的被调往黑龙江军垦农场开荒。我又问,看来老兄你已经发大财了,用现在大陆流行的话说,你已经是“大款”了,现在衣锦还乡,你是怎么发起来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往事微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