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纽约客会再次错估川普选情吗?

作者:

如果过去一段时间你都住在纽约,应该会认定川普已在下届美国总统大选中出局,虽然客观的选举民调显示,川普确实落后对手拜登约10个百分点,但绝没有一个地方会像纽约如此凸显出一面倒的态势。纽约人现在反川普的气氛,比起2016年他对上希拉蕊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这次纽约人从疫情、失业率、种族冲突中找到更直接的使力点。但纽约观点尽管向来是美国“进步价值”的指标,却不见得是选情的观测基准,否则当年得到超过八成纽约(市)人支持的希拉蕊也不会落败。

当年的一场选举,让许多选战专家开始研究川普崛起,并且从川普不被看好的党内初选,不被看好的总统大选,一路眼见他终究得胜的结果,归结出川普“高超的说服本事”正是他逆转胜的关键之一。美国民众似乎也不介意他那偶尔方向正确却经常极度夸大事实的技能。就算他的胜出有美式选举人团的制度因素,也未必就能解释清楚美国如何选出这样一位总统。正因为四年前的经验仍余音绕樑,让很多人还是无法以常态选战逻辑看待川普。

关于川普的后见之明,还包括认为川普十分擅长“为了吸引关注而故意犯错”。例如他在2016年竞选政见之一,是要在美墨边界筑墙,曾在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再因为不符边境安全常识而遭到讪笑,事实上则迫使了即便是批评者,也在自己的批评声中,印证了美墨边境安全的重要性。川普引领话题的技能,往往直接刺激美国社会本身诸多的矛盾,也因而相当程度弱化了许多基本事实的说服力。自他主政之后,川普语录更是例证繁多且生动活泼,还一度被归纳记录成书,当作美式说服技巧的活教材。

但执掌美国总统之后,外界对他的认识和评判,当然有了不同的面貌和标准。例如前白宫国安顾问波顿即将出书的内容,便直指川普一直是把个人选举利益和家族利益放在美国利益之前,甚而关于新疆集中营议题或普世人权,都可成为他个人对外政治交涉的议价项目,其价值观,并直接影响了美国外交政策的拿捏。波顿新书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尚不得知,毕竟还有保密条款的限制,至多是部分证实外界过去以来关于川普处事的传言和揣测,对棋盘里的当局者,无论本国、外国人士应该早都了然于胸,却必定再次强化反川普者对他投机商人的负面评价。

前白宫国安顾问波顿即将出书,内容直指川普一直是把个人选举利益和家族利益放在美国利益之前。(合成图片)

而就算没有波顿的“揭露”,本次美国大选的状态,除了川普还是川普,情境已和2016年大不相同,纽约人依旧情绪高涨地盼望川普赶快下台,却也不再只是抓着他语不惊人的话柄出气,摆在眼前的事实是,现有超过10万的COVID-19死亡人数,不久前,川普才说死亡人数低于10万,就是抗疫胜利,那么,当下就是个无法辩驳的失败。另外,2016年他和希拉蕊竞选时,美国失业率落在5%上下,于今,美国失业率因为疫情打击,瞬间来到13.3%,这当中有多少美国人可以平心静气看待川普的“非战之罪”?

继之,白警恶待黑人嫌犯并不是第一天发生,光自21世纪以来,美国就出现三次大规模因白警和黑人而来的动荡。这次明尼苏达州佛洛伊德事件之前,是发生在2014年的密苏里州,一名18岁非裔青年被白警拦下开枪打死,全美有100多个城市为此引发暴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s)的口号就是那时喊出来的。再之前,2012年则是佛罗里达州一名非裔青年因为被白人义警认为行迹可疑,先是尾随,继之发生扭打,然后白人义警开枪将这名青年击毙。这名义警虽然被控二级谋杀,隔年法院却宣判他无罪,很快点燃了各地的怒火,暴动于焉上场。

2016年,希拉蕊曾在纽约市的一场集会上批评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说他们当中有一大票人是“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者、和仇视同性恋者…”,川普则四两拨千金,回以“希拉蕊的言论证明自己多么鄙视美国老百姓”。希拉蕊当时的发言当然在纽约赢得广大回响,川普的反击,看来也打动不少纽约之外各地美国人的心。

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一直纠缠着美国社会,美国人毫不陌生这每隔一段时间的冲突循环,只是,这回川普很多时刻无疑是提油救火,抗议活动无庸置疑确有走调成为暴力劫掠,偏偏成天躁动不安的川普,也无可否认一再透过更刺激的言论促使暴力不断升级。直至纽约本已为数不多的川普支持者,恐怕也不得不重新衡量川普的适任性。

前一次选举,外人错看了所谓的纽约客川普情结,以为一个极具美式标的城市,或是代表美国人在选举中的价值展现,结果除了右派、极右派等政治评论员一路看准川普会当选之外,多数纽约人几乎全都看走眼,不愿接受事实的情况下,一度还有诸多集体心灵疗伤的后续。

距离美国总统选举投票尚有五个月,选民的表态是一回事,纽约政治观察家们仍不乏倾向以2016年的走势作为发展评估依据,例如研判当COVID-19传染力道减弱,重启经济后让经济逐步复甦,川普的民调就会回升,加上川普最后不也发布行政命令,禁止警察以锁喉方式制伏嫌犯,总算采取止血措施,因此眼前的民调说不定只是一时的表现,美国“沉默的多数”将一如既往会在投票的一刻涌出,加上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实在太欠缺魅力,恐怕难以为继,川普仍大有可为。假如果真如此,当下的纽约人恐怕会比这段时间遭到病毒打击重挫更怀疑人生。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