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谢田:为什么海南自由贸易港会成四不像?

中共国务院六月初印发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还发出了通知,要求下属的地方政府和国务院各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但这个在经济崩溃之际推出的方案,因为先天不足和后天不利,很可能会跟上海自贸区的下场一样,不了了之,或者成为一个不伦不类的四不像。

《海南自由贸易港方案》的主要内容,是把海南这个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进行进一步的改革,采取最高水平的开放,分阶段地建成一个“中国特色”的自由贸易港。这是中共最高层亲自推动的方案,显然是中共在面对国际国内经济和社会严峻的局势之下,做出的一个亡羊补牢式的举措。

中共当局不得不承认,当前世界的局势,对中共极为不利,世界的正义力量正在对中共政权做最后的围剿。

中共赖以生存的经济全球化、可以占别国便宜的贸易政策、贸易保护、汇率操控、关税壁垒、技术偷窃,都结结实实地撞上了南墙。而作为中国跟世界交往的窗口的香港,也面临失去作用的时刻。

中共自言自语的什么“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根本不为世界各国所认可。在这个时候筹建海南自由贸易港,看来是中共在上海自贸区成为鸡肋,香港自由港几近消失、依赖香港的深圳举步茫然之际,不得不匆匆上马的一个拍脑袋工程。

为什么说海南自由贸易港会变成一个四不像呢?因为它很可能会不了了之,而不像香港,不像上海,不像深圳,也不像新加坡,成为一个房地产的泡沫和巨大的烂尾工程。

所谓的自由贸易园区(Free-trade zone),也叫自由贸易港区,或者自由经济区,是一种经济的特区。就是在主权国家或地区的海关以外,划出一个特定的区域,准许外国的商品自由的进出,关税豁免。从本质上来看,它就是一个采取自由港政策的“关税隔离区”。

隔离区内的厂家,可以豁免关税进口所需的原材料,免关税出口其制成品,类似于人们熟悉的出口加工区,或转口贸易区等。国际海关理事会签订的《京都公约》中,将自由贸易园区定义为:“指一国的部分领土,在这部分领土内运入的任何货物就进口关税及其它各税而言,被认为在关境以外,并免于实施惯常的海关监管制度。”

中共在这个时候急急忙忙地推海南自由港,很显然,是要弥补可能失去香港自由贸易港带来的冲击和损失,或许中共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想向世界展示,即使没有了香港,他们还有海南,他们也可以建成世界级的自由贸易港和国际金融中心。

香港有1100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海南却有三万三千平方公里;香港有740万人,海南则有930万人。但世人都知道,国际金融界和投资人都知道,香港的自由社会的传统,司法体系的独立,法律和秩序的传统,社会、人文、人才和语言等的优势,不仅海南省没有办法迅速的学习、拷贝,中国大陆的任何一个城市,也都没有复制的可能。

中共或许还有点不好意思,在海南目前只说自由贸易港,只敢说有限的资金自由流动,还不敢提出“国际金融中心”的梦想。

海南自由港的另外一个学习榜样,或者中共的目标,可能是岛国新加坡。新加坡是最早跟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后商业合作的国家,中国最早也效仿新加坡模式,在苏州建立了以新加坡资本为主的苏州工业园区。

该园区1994年建立,但好景不长,1999年“中新苏州工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就实施股比调整,中方财团的股份比例从35%调整到65%,从小股东摇身一变成为大股东。

再后来,苏州园区成为江苏自由贸易区的一部分。本来在2013年,朝鲜韩国还计划在开城工业园区仿效苏州工业园区呢,今年六月金正恩和妹妹金与正一怒之下,炸掉了在开城的朝韩联络办公室大楼,这个工业区的计划也肯定要泡汤了。海南要想复制苏州模式,缺乏的是新加坡那样的、国家资本带头的投资方,所以这个模式可能也行不通。

海南岛历史上都是偏僻、蛮荒之地,是古代流放犯人的地方。中共想进一步开发海南,可能有模仿上海自由贸易区,甚至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愿景。但上海自贸区从2013年开始筹建,本来希望成为一个新的试验田,实行政府职能转变、金融制度、贸易服务、外商投资和税收政策的多项改革,但立项过程中就阻力重重,举步维艰。

实施到今天,上海自贸区中最重要、最令人瞩目的金融改革措施,包括人民币与外币自由兑换、大宗商品期货市场、区内外资企业自行发行债券筹集资金,都根本没法实现。

上海自贸区如今是一个巨大的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海南也没有吸引一流人才的能力。海南模仿上海,犹如照猫画虎,但猫都快死去了,画猫也画不成。

海南的最后一个榜样,可能是深圳。即便海南变成香港、新加坡、上海都无望,成为新的深圳,至少重复深圳经济建设的“奇迹”,应该是有希望的吧?希望可能也不大。因为深圳的成功,占尽了天时和地利。

天时是那时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机会多多,时机太好;地利是深圳邻居香港,有香港为依托,香港的资金、技术、管理蜂拥而入、触手可及,成为深圳发展的有力支柱。但目前香港已经被中共折腾得奄奄一息,可能彻底失去东方明珠的地位,国际金融中心、世界级转运自由港都可能是昨日黄花。

海南学深圳,没有深圳的地利,也没有天时,整个中国经济都没有了人和——国际资本的垂青。所以,学深圳看来也没有希望。但有一点中共可能做得到,就是把深圳的房价移植到海口,利用国内的人民币资本催生一个巨大的房地产泡沫,欺骗一大批中国百姓。然后,韭菜收割完毕,海南依旧是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留下一地鸡毛。

仔细看看中共在这个《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中的文字,什么“体现中国特色。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人们就会知道,它肯定是办不成的,不会成为真正的资本主义市场,也不会有任何经济的活力。

当中共说要确保“数据安全有序流动,营商环境更加优化,法律法规体系更加健全,风险防控体系更加严密”,还有什么“有事必应”、“无事不扰”为主的经营便利,国际资本心都凉了,不是半截,是彻底的凉了。海南,在迈向四不像的过程中,注定是一场中共在灭亡之前,权贵们的最后盛宴和民众们的最后陷阱。

谢田博士是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