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三峡大坝/ “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中” 其实拆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阿波罗网独家:三峡泄洪库容是1550个西湖 | 为何溃坝?到底是谁惹祸?| 三峡大坝谁之罪?一组重要数据说明问题 |“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被原主辟谣

近日,三峡大坝成了热门话题。三峡大坝溃坝的可能,年年在汛期都是大家揪心的问题,今年尤其危险,这从中共悄悄做的一件大事就可以观察到。这件事也说明,三峡大坝没有防洪功能,越危险反而越要泄洪。

阿波罗网独家:三峡水库已泄洪库容相当于1550个西湖 

中共新华社6月8日报导,当日17时,三峡水库水位消落至144.99米。据长江水利委员会介绍,三峡水库本轮消落自2019年12月开始,水位自正常蓄水位175米左右消落至汛限水位145米,共消落水位约30米,腾出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

阿波罗网记者孙瑞后计算,三峡泄洪221.5亿立方米,相当于1550个西湖

据西湖公开资料显示,水体容量约为1429万立方米。

也就是说,用三峡泄洪的221.5亿立方米,除以西湖水体容量1429万立方米,约等于1550个。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指出,如果三峡大坝溃坝,长江中下游的7个省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上海,都有灭顶之灾,有5亿人左右受影响。

川大水电专业校友:“十分危急 每天都在惶恐中” 

德国知名水力专家王维洛博士,长期致力于三峡工程问题研究。他在5月9日接受希望之声专访时表示,三峡大坝不但没有防洪的作用,最新的观察和研究发现,三峡大坝泄洪洪水的破坏力,为自然洪水的25倍。

海外多家媒体报道,中国教育家聂圣哲和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在微信群里的讨论佐证当下三峡问题已经相当严峻。贺卫方在群组里对聂圣哲说,“兄弟,现在真是需要更多的人发声了,也许内部人士也这么想呢”。


中国教育家聂圣哲与法学教授贺卫方都在微信群组里讨论三峡问题。(图片来源:微信截图)

聂圣哲回复贺卫方称,“川大(原成都科大)的水电专业很强,很有经验,设计了无数水电,有不少毕业生在坝上工作,现汇报如下:这些校友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了。炸,不知道咋炸,拆,也不知道咋拆,维护也不知道咋维护......十分危急,每天都在惶恐之中。”

专家:溃坝无处可跑 三峡大坝拆起来特容易

昨天20日,王维洛对新唐人电视台表示:“三峡大坝的危险一直是存在的,溃坝是一直存在的,宜昌以下的人都跑,宜昌以下,一直到上海呢,往哪里逃?

王维洛说,中国10万座水库,每个地方都有水库,40%以上是不安全的。它们泄洪,溃坝都会造成三峡溃坝的效应,距离水库越近,造成的危害越大,你说你往哪里逃?
王维洛提醒,三峡大坝上游比下游更危险。中共政府说上游的移民已经安置完毕了,但它建的那些新城,都是不安全的,一旦出现大洪水,那些新城全部都会冲进江里去。

王维洛评论“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时表示:“这是耸人听闻啊,你要找到解决的办法,不是逃,你是把那个坝拆掉,你逃,逃哪里去?长江中下游4亿多人、5亿人往哪里逃?没地方逃!无路可逃!”

王维洛表示,你逃走还不如把大坝全部拆掉,一个人去拆掉一块儿,它就没了。

王维洛去年已经提醒,其实三峡大坝早点拆了早点好,拆也很容易,就是把闸门全部打开。但中共不愿这样做,如果现在废掉,它前面的功绩就没了。

中国水库溃坝的主因  到底是谁惹祸?

王维洛博士17日对希望之声电台说,中国水库溃坝的主因是水库无序的高密度开发,中国没有一条河流没有水库大坝,河流的生态被严重破坏殆尽。

王维洛博士说:“有的地方就是一公里就是一个水库,超过了国际上认为的这个环境能够承担的这个程度,就是开发过度,你这个生态就是玩完了。”

王维洛博士还揭露了另外一个中国水库溃坝的主因,一个官方没说的秘密:虽然全国有十万多座水库,但是采取的管理方式却是全面私有化了,所以才会经常在洪水来的时候发生水库无预警的放水,造成老百姓生命财产的损失。更严重的是水库维修的责任该归建水库的人负责?还是租用水库的人负责?双方都为了追求最大利益,互相推卸水库维修的责任,才是最致命的关键。

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表示,中共是1个怪胎,实行独特的共产党资本主义制度。这其中,前党魁江泽民鼓吹的闷声发大财,不仅让中共的党政军警特把贪腐走到了极致,就可以把水库私有化。所以,无预警的放水就成了新常态。江泽民也毁了全社会,使中国人一切向钱看。为了钱,可以无恶不作,可以伤天害理,可以杀人害命。没人在意生态,这些相关利益集团的人,都是只要我活着,哪怕洪水滔天。

三峡大坝谁之罪?一组重要数据说明问题

三峡大坝变形

王维洛质问:到底谁和李鹏一起建造了三峡大坝工程、这座愚蠢的纪念碑?

记录了1981年到2003年的李鹏三峡日记给出了一个回答。

王维洛11日在民主中国刊文分析,《李鹏三峡日记》中提到次数最多的人是江泽民,一共涉及104次;第二位是邓小平,39次。

王维洛研判,没有江泽民的鼎力支持,单凭李鹏的力量是建不成三峡大坝工程的。

如果把提及的人物排列一下,就得到很有意思的结果。

江泽民 104次

邓小平 39次

朱镕基 33次

吴邦国 30次

毛泽东 25次

周恩来 12次

万里 14次

乔石 13次

温家宝 10次

胡锦涛 8次

李先念 5次

胡耀邦 2次

李瑞环 1次

国务院总理 1次

赵紫阳 0次

王维洛:没有8964,就没有三峡大坝工程

王维洛在前述文章中爆出内幕,没有1989年对民主运动的暴力镇压,就没有三峡大坝工程。李鹏三峡日记中最早提到江泽民的时间,是1989年7月22日。

他说,虽然李鹏在镇压六四民主运动中出了大力,却没有能够如愿更进一步当上总书记。但是他亲手搬掉了阻碍三峡工程建设的赵紫阳,并获得了新的总书记江泽民在三峡工程的大力支持。

7月21日至7月24日刚刚当上总书记不到一个月的江泽民便前往湖北省、前往三峡大坝坝址——三斗坪作为第一次国内视察的目的地。7月22日晚江泽民在湖北宜昌给在北京医院养病的李鹏打电话,报告行程计划和视察坝址的感想以及表示对三峡大坝工程的坚决支持。

7月25日江泽民返回北京便到医院去看望李鹏。江泽民对李鹏说,通过这次视察,他认为建设三峡大坝工程是必要的,并大肆赞扬了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魏廷铮等人一番。三峡大坝工程是政治家手中的玩物。邓小平让江泽民当了总书记,用三峡大坝工程来安抚李鹏。江泽民用支持三峡大坝工程的建设,换取了李鹏对总书记工作的支持。有了江泽民的表态支持,李鹏也痊愈出院了。

所以说,没有1989年对民主运动的暴力镇压,就没有三峡大坝工程。

没有江泽民到“两会”党员领导干部会上就三峡大坝工程去做动员,没有江泽民说党中央和江泽民都投了赞成票,用党的纪律约束人大党员代表的投票,就不会有人大代表的多数赞成票。1992年全国人大关于三峡工程的投票已经成为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的最伟大的记录:三分之一的人大代表不同意中共三峡大坝工程的决策。

1996年4月15日江泽民通过电话告诉李鹏,李锐上书要求停键三峡工程已经被他制止。江泽民要求李锐从大局出发。

李鹏在《李鹏三峡日记》的前言中写道:“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对建设三峡工程做出了重大决策。江泽民同志就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以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同志主持制定的,他对三峡工程的建设发挥了重要的领导作用。” 

【详情请见:王维洛:谁与李鹏一起建造了这座愚蠢的纪念碑?(图)

“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被原主辟谣

海外社交媒体近日热传一条“黄小坤福建宁德”的朋友圈写道:“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引发了巨大关注。

这消息热传多日后,黄小坤辟谣说:“那张朋友圈的截图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也不知道那位福建宁德的‘黄小坤先生’是谁,更不清楚我的个人信息为什么会被贴上去。”黄小坤还说,“我的科研工作主要和房屋建筑相关,和三峡大坝等水利水电工程没有直接关系,也没有发表过任何和三峡大坝相关的言论。”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