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海南自贸岛:房地产泡沫“宿命论”后的雄心和忧虑

位于中国南部的海南岛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本月,中国政府宣布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方案,随后又举行发布会详解背后的开放政策。

高端服务业和旅游业一直是海南规划发展的重点,但在过去两轮大开发中,政策红利最终大多转换成了房地产泡沫

关税、10万个人免税购物额、超低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所得税、开放航权等“超预期”的开放力度引起议论——有观点认为,开放措施对标香港的意图明显,考虑到香港近期的社会事件,此举意在让海南取代香港,至少是对冲香港的风险。

也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面临内外困境,急需超常举措,产生新的动能,海南是绝佳的“改革沙盒”。沙盒是计算机技术中的一种安全机制,大致原理是通过一个隔离环境测试不可知的程序。

在建省后的30多年里,海南多次成为中国经济改革试点,但搅起的开发热潮最后均以地产等泡沫形式收场,这一次能否摆脱宿命?

中国境内的避税天堂

如果说全球有一个地方热衷于搞“经济特区”或“自贸区”,那无疑是中国。美国官方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各种形式的“自贸区”数量超过5000个,其中接近一半在中国。

尽管如此,海南自贸港方案依然引起极大关注。因为海南自贸港的很多政策超出外界预期,把这个小岛的开放程度直接拉到中国前所未见的水平。比如:

-超低税率。中国个人所得税最高一档的税率达到45%,企业所得税达到25%,很多一线城市高端人才的收入很容易就触及最高一档。海南这两项税率则低至15%。

-零关税。配合这一政策的还有离岛免税购物额提升到10万元,允许岛内居民购买免税商品,以及所有中转航班免征航空燃油税。这些政策也将制造出另一奇观——海南将成为中国首个“境内关外”地区(香港、澳门为“境外关外”),中国称将在2025年前在整个海南封关,意味着中国人去海南也要过一道海关。

-原产于海南或在海南加工增值超过30%后,进入中国 大陆免关税。假如一家美国车企在海南建厂,它可以从全球免税进口零部件,组装后只要整车价值比所有零部件高30%以上,就可以免关税输入中国 大陆市场。

经济学人智库中国首席分析师王丹BBC中文表示,海南被赋予了改革立法和监管制度的巨大自主权。包括减少贸易壁垒、国家干预和企业税的试点计划将对企业产生吸引力。

王丹提醒,“不过,初期可能会有大量的套利行为,会将海岛作为避税天堂,而不是进行有价值的投资。构建能真正吸引人才和投资者的市场化体系,将是一项长期工作。”

2016年,海南三亚的一处拆迁工地。国际旅游岛建设催生了又一轮房产开发热潮

能否逃脱“房产诅咒

出生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人,对“海南热”这个词并不陌生。

具体来说,海南被认为经历了两次政策推动的大开发,分别是1980年代末建省前后,以及2010年的建设国际旅游岛,但最终结果都是投机兴起,炒房热导致房产泡沫高涨,和发展高端产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的目标相距甚远。

1988年,海南从广东省划出,成立海南省,作为经济特区也被赋予一系列宽松政策,海南似乎成为比肩深圳的商机热土,“海南热”也从南国一路烧到北疆。

刚刚脱离计划经济桎梏的中国人迫不及待南下淘金,“十万人才下海南”成为那个年代中国人的共同记忆。

然而,海南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却以闹剧收场。重磅政策优惠、大量人才、天量资金,三者汇集海南,没有激发出第二个深圳奇迹,却催生了中国人记忆里第一个房地产泡沫危机。

徘徊在每平米1000多元的海南房价,在1992年暴涨超过5000元,1993年超过7000元。随后在1996年崩盘,萎缩程度一度超过80%。

稚气未脱的海南经济出现了泡沫经济的典型现象——高企的房价,促使买房者和开发商都疯狂贷款,银行为了放贷,高利率吸收存款,金融杠杆逐级放大。当房价泡沫被戳破的瞬间,个人破产,开发商资不抵债,银行不良资产爆表。

不到十年,海南留下的是一地烂尾楼和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间倒闭的银行。之后多年,海南都在消化泡沫的代价。

这出闹剧,即凸显出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狂飙突进的行事风格,也折射出当时社会的极度投机心理。

海南再次“热”起来是2010年,中国政府以“重大战略部署”形式,提出在2020年将海南初步建成世界一流海岛休闲度假旅游胜地,政策方面则对发展旅游相关的现代服务业予以扶持。然而,这股热潮再次被房地产绑架,这个岛没有如期出现游客暴涨,却迎来的地产商的狂欢。

房地产似乎成为海南发展的诅咒。每次面对重大政策利好,都会最终被房地产突然泡沫化吞噬。

以至于有经济学家认为,海南的“泡沫文化”将制约这个岛的发展,因为在东亚,还没有一个经济体可以跨越制造业阶段,直接进入高水平发展,即便香港的崛起也构建在70年代制造业的兴盛之上。

最新的方案似乎意识到这一点,一方面推出鼓励制造业发展的优惠政策,同时高调宣称不做“房地产加工厂”。

能否取代香港

海南新政出台之前三天,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了制定香港《国安法》的决定。事实上,海南自贸港出台后,最常被联想的对象就是香港——“海南的目标是取代香港吗?”的疑问遍布中文社交媒体

从政策细节上看,似乎确有端倪:

-零关税和开放航权,有可能冲击香港经济中占比最大的国际贸易份额。

-十万元的免税购物额,对比香港5000元的免税购物额,有可能冲击后者依赖中国 大陆游客的零售业。

-15%的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税率似乎也与香港税制旗鼓相当。

-乃至“构建多功能自由贸易账户体系”等金融开放举措,可能对香港作为金融中介的巨大优势构成威胁。

但受访经济学家无一认为海南可能取代香港。

香港中文大学房地产及金融助理教授胡荣向BBC中文表示,海南比香港体量大得多,其设计的定位不是取代香港,而是为中国整体经济体制的进一步深层次改革开放做准备。由于中国整体经济结构和水平和香港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完全把香港经济经验用于全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不恰当。

“所以海南自贸港发展目标与香港完全不同,他们更多是互相促进的关系,而非竞争关系。”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查塔姆(Chatham House)资深研究员夏添恩(Tim Summers)也认为,海南将不会替代香港,这也不是建立海南自贸港的目的。海南将会与香港互补,尤其是在零售和物流领域。

“更深一层的趋势是,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考虑到中国现在的经济规模,拥有超过一个自由港很合理。香港可以持续扮演一个有价值的角色,只要对香港的管治允许这么做。”夏添恩表示。

王丹则强调海南对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没有威胁,“因为海南不能提供自由的资金外流。它更有可能利用其天然的宜居环境,成为医疗、教育等服务产业的试点。”

王丹还提出海南在建立自贸港过程中的另一个挑战——海南不像香港、澳门那样享有世贸组织批准的独立关税区地位。其税收和贸易激励政策可能在国际上受到更多阻力,不太可能所有企业都能平等地进入中国市场

事实上,经济学家认为,香港作为全球最成功的自贸港,很可能成为海南的老师,为前者带来新的商机。

胡荣称,香港的人才和资金会在海南自贸港的建设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在法制制度的建立和监管方面,海南自贸港都会向香港借鉴很多经验。

海南自贸港背负的新试验

经济特区在中国屡见不鲜,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甚至成为政府破局的屡试不爽的绝招。

但以往建设经济特区的逻辑都有迹可循——中国最早的经济特区深圳、珠海和厦门,分别为了承接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经验和资金而设立。其后的浦东新区,乃至不久前设立的雄安新区,则是为了配合上海北京这两个大城市的发展,疏解一部分城市功能。

海南则完全不同于这两种情况,既没有临近的发达国家或地区,供其借鉴经验和承接资金,也没有现成的大都市,供其疏解功能。

胡荣认为,海南自贸港的作用是,作为中国经济改革的试验田,测试改革的深度。

她表示,海南自贸港目标是建立不同于 大陆目前经济特区的一整套经济贸易法制服务规则,为今后进一步推广到全国来积累经验和打好基础。

这么做,源自中国经济的现实需求。中国雨后春笋的各类经济特区已经难以取得深圳、浦东级别的效果。

王丹认为,中国现在有几十个自贸区,互相争夺资金和人才,新的自贸区很难脱颖而出。

胡荣也表示,以前中国经济水平比较落后,引入一定程度经济制度创新和改革就能带来巨大的改革红利。但是目前中国经济体量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以前的方法已不能适应目前中国经济的深层次发展需求。

冲破目前的改革僵局,需要更强效的改革措施,更大的开放力度。

因此海南获得的开放红利是1978年以来之最。而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和相对较小的经济体量,使海南成为天然的一块试验田,用以测试中国开放政策究竟能走多远。

从这个意义上讲,海南成为测试下一步中国经济改革措施的“沙盒”,需要测试的最主要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到底开放到什么程度可以不突破底线,又实现发展?

来源:BBC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