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陈诚回忆录:江西是共匪割据祸乱的绝佳地区

作者:
第一因为地理环境关系,赣南位于赣江上游,地势高峻,山岭重叠,交通极为不便,这是打出没无定的游击战最理想的地带。共党最擅长的就是打游击战,所以他们选定了赣南作主要根据地。第二因为政治环境关系。江西政治环境最利于共党发展。第三因为人口稀少。第四因为是军事上的形胜之地。此外赣南文化落后,风气闭塞,人民对于是非邪正之辨,不大清楚。在暴力统治之下,易受愚弄,而难萌反抗的企图,这当然也是最合共党理想的地区。

赣南成为共党根据地的原因

共党祸国,经其窜扰的地区,在抗战以前,已有浙、赣、闽、粤、湘、黔、川、鄂、豫、皖、陕、晋、绥、宁等十余省之多。然而盘据最久,为害最烈,且建立伪中央政府,擅设首都者,则只有赣南一地为然。

他们为什么选定这个地方作为他们主要的根据地?当然不是偶然的。

第一因为地理环境关系,赣南位于赣江上游,地势高峻,山岭重叠,交通极为不便,这是打出没无定的游击战最理想的地带。共党最擅长的就是打游击战,所以他们选定了赣南作主要根据地。

而且赣南的经济条件也很优越。赣南虽然山多,但因侵蚀年久,山间溪谷,多冲积成局部平原,颇适宜于耕种。前章提到的瑞金,就是“种一年吃三年”的好地方。

其他各县虽不都和瑞金一样,可是出产的种类数量,都很丰富,维持一个经济生活自给自足的局面,是可能的,所以他们就看中了赣南。

第二因为政治环境关系。江西政治环境最利于共党发展,其故有二:一、江西东面的福建,十九路军驻入以前,政府于此素乏经营,十九路军驻入以后,即逐渐反动,为政府之患。江西南面的广东,形同割据,反抗中央,固已匪伊朝夕。江西西面的湖南,与政府同床异梦,于共党亦无所害。故共党据赣南,所虑者惟北面耳。

二、民国以来,江西遭受军阀的摧残,为各省之冠。北伐成功后,人民对于改善政治环境的要求很高,希望非常之大。不想当时国家统一徒俱虚名,军阀割据,内乱迭起,政府对于改善地方政治,有心无力,赣南山乡辽远,遂致更成化外。人民的希望破灭了,在艰苦中挣扎生活,似乎毫无出头之日。这种环境,是共党最易欺骗民众的。所谓贫穷是繁殖红色细菌的温床,就是这个意思。这是共党看中了赣南的另一原因。

第三因为人口稀少。赣南自昔以来就多匪患,人民不能安居乐业,所以地虽富饶,但户口并不繁密。清末时居民死难逃亡者极众,人口愈益减少。事定后,经过十年来的省外移民,人口稍稍繁殖,但是比较起来说,仍是人口稀少的地区。共党拥有庞大的军队,最为困难的问题就是补给。既要建立一个根据地,就不能流窜就食,而须取给于当地。当地如为贫瘠之区,自属无法供应,如为富饶之境,则不但人口密集,且必为重兵驻屯之祈,如何容得共军窜扰盘据?刚好这时有一个富而不庶的赣南,为政府注意力之所不及。共党如选中了这个地方作根据地,大可不费吹灰之力而得之。

天下有这样的便宜事,他们当然不会放弃它了。

第四因为是军事上的形胜之地。江西为长江流域军事上的枢纽省区。对苏皖而言,位居上游,自为兵家所必争。就两湖而言,位当中流,上下左右,亦有举足轻重之势。

故江南用兵,未有不争江西者。明太祖与陈友谅之决战地点即在江西。战既胜,太祖谓刘基曰:“我不当有安丰之行,使友谅乘虚直捣应天,大势去矣。”可见江西对下游的重要性。清末之乱,争夺江西的战争,也是非常剧烈的。鄱阳湖之战,湘军虽败不馁,就因为能守江西,则上可以安武汉,下可以窥江宁之故。国民革命军北伐,攻略江西的战争,也是底定东南半壁的基础。北军之所必守,即革命军之所必攻者也。

共党有鉴于此,故选定赣南作根据地,以为进可以攻,退可以守。倘能攻取南浔,则问鼎中原,即不难左右逢其源。

此外赣南文化落后,风气闭塞,人民对于是非邪正之辨,不大清楚。在暴力统治之下,易受愚弄,而难萌反抗的企图,这当然也是最合共党理想的地区。

再则朱、毛两股势力于十六、七年(一九二七、八)之交,窜扰广东、湖南失败后,残余力量无几,不能更图大举。为图苟延残喘,乃就近先在赣西边境井冈山上落草,这可能是走投无路的一时权宜之计。所谓建立根据地的远大计划,此时也许根本谈不到。既而乘着附近各县空虚,攻掠颇为得手,才发现赣南的种种优越条件,都是难得之至的。恰好进剿各军又再三失利,这才引起他们建立基本根据地的企图。如此说而是,则赣南之成为共区,开头也未尝没有偶然的成份。及至坐大以后,才又加进去选定的成份。这种看法,也并不悖离事实。

然则“祸患常积于忽微”,确为不刊之名论,而防微杜渐,始可弭患于无形。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陈诚先生回忆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23/1468339.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