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朝鲜“翻脸”始于开往河内的列车

2018年4月27日在板门店举行的韩朝首脑会谈晚宴现场,朝鲜魔术师将5万韩元纸币变成100美元纸币,令文在寅总统笑得前仰后合。而最近朝鲜接连做出爆破韩朝联络事务所等一系列挑衅,令人担心韩朝关系是否也会沦为金正恩国务委员长一场虚幻的“魔术表演”。

金正恩兄妹和文在寅政府反目的台前幕后

金与正日前针对韩国政府发表了大量措辞粗暴的刺激性言论。6月17日,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在篇幅长达7张A4纸的长篇大论中用充满抱怨、诽谤甚至诅咒的语言嘲讽文在寅总统“所作所为令人恶心,这副德行不忍独自欣赏”。高层脱北者表示,这些措辞“体现了金正恩兄妹的恨意”。面对这一情况,一直在朝鲜问题上表现出极端忍让态度的青瓦台也无法继续无动于衷,当场驳斥朝鲜“发言无礼且行为愚蠢”(国民首席沟通秘书官尹道汉)。金与正两年前以平昌冬奥会特使身份访韩并担任哥哥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和平使者”的形象已经不见踪影。尽管金与正将炮口最早瞄准“反朝传单”,但鉴于反朝传单事实上并非最近才出现的问题,分析认为,朝鲜此次变脸,背后必然存在更为深刻的原因。那么,韩朝关系是从何时开始出现问题的呢?

“在开往河内的专列中,金正恩委员长前后三次给首尔打来电话,反复向文在寅总统和青瓦台确认华盛顿的谈判战略和态度,再三询问‘是不是只要朝鲜同意废弃宁边核设施就可以达成协议’”。

了解幕后情况的一位朝鲜问题专家透露了以上情况,认为韩朝关系出现裂痕的时间是去年2月份前后。2018年6月新加坡第一次朝美首脑会谈时,金正恩委员长在与川普总统会谈过程中取得意料之外的胜利,因此对河内第二次会谈抱有很高期待。在此过程中,先后与金正恩举行过三次首脑会谈的文总统以“仲裁者”身份自居,向朝鲜介绍了韩国通过韩美联系渠道了解到的美方准备情况。

然而到了谈判桌上,情况却与预想大相径庭。川普总统向朝鲜提出“宁边+α”的要求,并当场离开谈判桌飞回华盛顿,称“金正恩似乎并未做好谈判的准备”。这对于从平壤乘坐火车奔行3800公里、耗费60多个小时来到会谈现场的金正恩来说,可谓奇耻大辱。

“哥哥遭到两次羞辱”

两个月后,金委员长在平壤的最高人民会议上谴责文总统是个“爱管闲事的仲裁者”。当年6月末在板门店举行的韩朝美首脑会晤中,金正恩在面对川普时满面笑颜,对文总统则一脸信不过的表情,释放出排斥信号,仅偶尔露出尴尬的微笑。不久后,文总统发表8·15致辞,提到“2032年首尔平壤合办奥运会”和“2045年统一”的设想,引起了朝鲜的极大反应,当时朝鲜讽刺文总统的致辞“煮熟的牛头听了都要仰天大笑”。也是在这个时候,首尔与平壤的热线开始断开,朝鲜开始公开表示“无意与南朝鲜当局对话”。

朝鲜从去年开始在谴责韩国时曾多次要求韩国“为自己犯下的错误进行反省和谢罪”,而当时韩朝在明面上并未发生任何矛盾,导致不了解内幕的人纷纷感到疑惑,不知韩国犯下了什么错误。对于这一情况,多位做朝鲜情报工作和参与韩朝经济合作的相关人士透露,“朝鲜当局认定文在寅总统应该为河内会谈的无果而终负责”。一位相关人士透露,“在国外见到的朝鲜官员曾说,朝鲜最高尊严因为听信文总统的话而丢尽了脸”。另一位相关人士透露,“北京的朝鲜统战部官员曾表示,下次见到卓贤民(青瓦台礼宾秘书官)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也就是说,朝鲜当时坚信河内会谈一定会谈出成果,并根据韩国当局和卓秘书官的建议准备了庆祝活动,结果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值得关注的是,劳动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将文在寅总统、青瓦台及韩国政府称作“叛徒”。金与正曾在6月13日的谈话中表示,“应该让叛徒和垃圾统统为自己犯下的罪接受惩罚”,这就意味着她比起肇事者“垃圾”(指的是散发反朝传单的脱北者)更讨厌袖手旁观的“叛徒”。金与正在4日也说过,“比起作孽的人,更讨厌装作视而不见或挑唆他人的家伙”。据朝鲜消息人士分析称,金与正已经从河内会谈开始累积不满,再加上5月底反朝传单事件的再次发生,两件事情“让哥哥很没有面子”,于是开始亲自出面。

从目前来看,6月以来妹妹金与正展开一轮又一轮的进攻和并与韩国对抗的情形,暂时被哥哥金正恩踩下了刹车。23日,主持召开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的金正恩下令暂缓对韩军事行动。朝鲜在发动挑衅的同时,精打细算做好了阶段性规划。虽然金与正出面担任主攻手,但实际的军事行动却由总参谋部来决定,再加上总参谋部的决定还需要得到中央军委的批准。金正恩本次召开的不是中央军委的“全体会议”,而是“预备会议”,这就意味着朝鲜给自己留下了随时可以取消暂缓措施或改变立场的余地。

根据推测,朝鲜当初可能将炸毁开城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定为最高水平的威胁和挑衅,也有可能在准备对韩散发传单或重启边境宣传广播的过程中触礁。此前,朝鲜抱怨说由于对朝制裁连印制课本的纸张都没有,而近期却印出了1200万张彩色传单,想必朝鲜为此也吃了不少苦头。

没有纸印制课本,却印出1200万张彩色传单

可能朝鲜内部已经判断,用可听距离只达3公里的旧扩音器来对抗23公里外还能听到的韩方对广播,可能得不偿失。更何况在吹南风(韩国→朝鲜)的夏季,公开宣布要对韩散播传单就更是“昏招”。近期,韩国国民的对朝舆论也在趋于恶化,再加上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持续蔓延,朝鲜也再度进入紧张状态。值得关注的是,金正恩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主持了中央军委。

现在起接下来才是关键时刻。金正恩暂缓军事行动计划的举措虽然出手较晚,但值得欢迎。不过,我们决不能就此事不了了之。韩朝共同联络事务所是韩方投入了170亿韩元税款的韩朝交流合作象征,而金正恩和金与正兄妹毫不留情地把它给炸毁了。这些肆意妄为的战略方向就应该受到斥责,也要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这些举动与他们父亲金正日国防委员长曾经没收和冻结金刚山会客所不是一个级别。即使有不满,也应该拿到谈判桌上解决,粗俗言辞和炸毁楼房既不是外交战略也不是什么对韩举措,而是野蛮行为。

韩国的某些政界人士把金与正威胁要撕毁军事协议或炸毁联络事务所的谈话乐观地解释为“想要和我们对话”的积极信号。这不仅惹怒了不少国民,也被朝鲜怒骂“听不懂人话”,希望这些政客接下来最好闭上嘴。对平壤的单相思早已过时,朝鲜已经正式公布将统一战线的工作转为“对敌工作”。另外,作为金正恩的代言人兼二把手的金与正针对文在寅政府已表示“敌人就是敌人”,这些言辞都清楚地记录在朝韩关系史册上。

朝鲜也宣布韩国的“半岛司机论”无用

所谓的对朝专家也要转换思维。文在寅政府曾在河内朝美首脑会谈之际,带头说“朝鲜让出宁边设施是大刀阔斧的无核化措施”,紧随其后一些御用专家立马帮腔政府说,“宁边占朝鲜核设施的80~90%,有可能占全部”。据说,如果目前在文在寅政府中保住部长、安保室长、国情院长和主要国家的外交大使等重要职位,那么接下来至少2年可以安享权力的温室,因此教授、博士、研究员等学者都忙于选边站队和争相赶搭“权力”末班车。眼下只顾着自己“饭碗”的学者更不可能做出准确的分析、展望、对策等成果。

文在寅政府剩下的2年将成为决定朝鲜半岛命运的关键时刻。政府应该根据冷静的对朝认识和发展蓝图,为促使金正恩体制实现无核化和改革开放出谋划策。本次事件带给我们的教训是,盲目迎合朝鲜的口味或随声附和的交流与会谈方式等于“空中阁楼”。韩国国民有理由知道,朝鲜到底为什么拿文在寅总统2018年9月访朝时在15万平壤居民前发表的演讲抱怨不停,连平壤冷面店玉流馆的厨师也出面挖苦韩国总统。围绕韩朝、朝美首脑会谈的各种疑惑和杂音,当时负责首脑会谈幕后事宜的韩国安保室长郑义溶和国家情报院长徐薰应该给国民一个交代。作为吃国家饭的人,如果是朝鲜无理取闹,那应该理直气壮地追责到底,这才是真正的“为民服务”。

最糟糕的是,让朝鲜最高领导人兄妹误认为大韩民国总统和政府是可以任意摆布的对象。2018年新年伊始,尽管朝鲜发起了进行第六次核试验和试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等一系列挑衅,但我们被朝鲜新年贺词中的一时柔和以及派遣特使参加平昌冬奥会的意愿所迷惑了。我们绝不能再重蹈覆辙。如果说朝鲜只有一个“最高尊严”,那么我们要坚定不移地说韩国有5178万个有尊严的国民。我们已经受够了让人眼花缭乱的与朝共舞。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韩国中央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627/1470276.html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