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加前司法部长:中共是政治病毒 问责中共十大建议

近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的人权论坛上表示,中共是政治病毒;他并分享了追责中共对中共病毒和侵犯人权行为的方法。

加拿大前任司法部长、资深国会议员、国会法轮功之友副主席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的人权论坛上表示,中共是政治病毒,并分享了追责中共对中共病毒侵犯人权行为的方法。(任侨生/大纪元)

近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的人权论坛上表示,中共是政治病毒;他并分享了追责中共对中共病毒和侵犯人权行为的方法。

在同一研讨会上,香港前立法委员刘慧卿也分享了香港目前的处境,中共的国安法将使香港成为反共的最前沿。

考特勒:中共是恶性毒药

考特勒目前是劳尔·瓦伦伯格人权中心(Raoul Wallenberg Centre)主席、麦吉尔大学(McGill University)的名誉法律教授,他也是加拿大前司法部长兼检察长,资深国会议员,以及世界著名国际人权律师。他最近在关于中国问题的国际议会联盟任加拿大联席主席。

考特勒在发言中说,在逮捕了50名民主运动人士和立法者之后,北京提议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立法,这是对香港基本法保护下自由法治的又一次正面攻击,并在全球瘟疫大流行的掩护下将其进行政治化

他说,这也使我们想起了中共对国际秩序的另一次攻击:掩盖中共病毒的蔓延——它隐瞒信息,逮捕和失踪医生和异议人士,并且是全球性的掩盖信息、制造虚假(宣传)的运动。

他认为,根据拟议中的国家安全法规,香港面临遭受迫害的风险。这也是违法行为,违反了具有国际条约地位的中英声明。而且,北京的腐败文化和犯罪文化甚至更为残酷,更不用说它所带来的有罪不罚了。而且它还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确实令人发指。

他说:“中共政权本身就是政治病毒,一种恶性毒药,以国家的身份来对抗和平抗议者。”

他表示,其毒性还体现在对香港民主运动的攻击和对维吾尔人自由的攻击,也有对藏人镇压、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以及对台湾迫在眉睫的威胁。如前所述,北京对媒体自由进行了不懈的攻击,对旨在保护国际秩序的机构也进行了攻击。

问责中共的建议

考特勒说,首先,最近建立了一个关于中国问题的国际议会联盟。涉及全球九个国家议会的议员们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良心团体来保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保护普遍人权,保护那些遭受侵犯的人,保护我们民主国家的安全和廉洁不受北京的威胁。

第二,最近由加拿大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与其它外交部门共同发起一项提议,呼吁派出联合国特使保护香港人民的权利和自由。

第三,需要控制住中共。我一直想把中共政权与中国大陆人民区分开来,中国人民也是受害者,是被中共压迫的受害者。我们正在目睹一个戏剧性的案例,必须追究中共的责任。它监禁了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对他们虐待和强迫劳动,侵犯他们的传统和宗教。

第四,结束对法轮功的抓捕和迫害,以及对他们的信仰体系真、善、忍持续不断的犯罪。他们一直是非法活摘器官的主要受害者。最近在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下成立的中国人权法庭,将其视为中共的反人类罪,目标人群也包括维吾尔人。

第五,结束对藏人的驱逐和镇压,以及对台湾人的威胁恐吓。我们需要与藏人和台湾人站在一起,必须一如既往地与民主人士同行,和香港人民、受迫害的法轮功,以及受到威胁的人们站在一起。但我们必须与这五类人建立联系,与他们联合起来并加以保护。

第六,北京要负责其针对媒体自由的大规模攻击,媒体自由是建立基于规则的民主秩序和尊重民主的支点。

第七,保护我们国际机构的完整性,停止中共对其充满偏见的影响,包括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世贸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机构。

第八,对侵犯人权的个人实施有针对性的马格尼茨基制裁,以保护香港人和其他遭受侵犯的人。让我们记住,马格尼茨基制裁并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或政府,而是针对严重违反人权的个人,我们必须通过有针对性的制裁来声援受害者。

第九,对中共进行独立、公正的全面调查,使其对瘟疫大流行负责,并采取补救措施。

最后,他说:“我们需要一个能唤醒民主国家的有效国际联盟。到现在为止,民主国家中太多的人对这些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过分默许或视而不见。现在,我们有责任为受害者寻求正义,并对违法者追究责任。”

刘慧卿:香港——反对共产党的斗争最前沿

刘慧卿是香港民主运动的政治家、新闻工作者和新闻自由的拥护者。在香港移交中共政权之前,她是直接当选香港立法会的第一位女性。她还曾是香港民主党的主席,代表1990年代的新界东部选区,直到2016年卸任。去年11月在哈利法克斯国际安全论坛上,她和年轻的陈皓桓(Figo Chan)代表香港民主运动接受了约翰·麦凯恩领导力和公共服务奖。

香港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陈柏州/大纪元)

她在发言中说,自己是在一个非常动荡、非常紧张的城市(香港)参加这次论坛的。9日是抗议引渡法案一周年,包括年轻人在内的数百人上街抗议,尽管这是非法的。

她说,6月18日通过的《国家安全法》,就像中共政权开着一辆卡车碾碎了共产党的“一国两制”政策。

她说,因为自从1997年香港(当时是英国殖民地)移交给中国统治20年以来,情况还算不错。尽管我们没有民主,但我们享有的自由、法治,人身安全要比某些所谓民主国家还要好。但是自习近平主席于2012年底上台以来就开始出现问题,因为他决心坚决打击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人民。现在,我认为国际社会将香港视为对抗中国(中共)、反对共产党的斗争最前沿。

她认为,多年来,西方人认为通过让其(中共)参与,随后中国也将以文明的方式参与全世界,事实并非如此,中国没有走向民主。实际上,习近平主席的观点恰恰相反。所以在香港,我们感到非常恐惧和震惊。

她表示,但是很多香港人不会被吓到,香港在为维护法律赋予的自由和人身安全而斗争。“无论如何,我们将坚定不移。”

不幸的是,林郑月娥当局以中共病毒为借口,说我们必须将可公开聚集的人数限制为八人。但是实际上他们开放了主题公园、电影院或购物中心。因此我们要问,为什么不能允许人们和平集会。

她说,想与国际社会取得联系,告诉你们,我们不是在争取独立,而是希望共产党信守1984年与英国签署的联合声明中的诺言。遵守基本法的诺言,让我们自由发展民主,成为国际城市。如果香港是自由的,所有国家的人都可以来访问,可以在这里工作和生活。

“请以法治和司法独立为基础,帮助香港保持自由。我们将继续作为国际社会中一个非常负责任的成员而努力。”

这次论坛是由加拿大知名智库、蒙特利尔种族灭绝和人权研究所(Montreal Institution for Genocide and Human Rights Studies– MIGS)举办的名为“十字路口的中国:疫情下站起来捍卫人权”的视频研讨会,多位国际知名人士就中共侵犯人权和导致大流行病蔓延危害世界的问题进行了深度研讨。

考特勒和刘慧卿是在第三部分发言的。第三部分论坛主题是“确定使中共政权对中共病毒和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方法”。由RWCHR高级研究员特里·格拉文(Terry Glavin)主持。发言者还有澳大利亚参议员,外交、国防和贸易委员会主席Kimberley Kitching,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主席Carl Gershman也参加了研讨。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渥太华记者站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