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美CECC促联合国对中共侵犯人权追责

2020年6月4日,两个人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举行烛光守夜活动。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问题委员会(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CECC)日前敦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UNHRC)追究中共政府侵犯人权的责任。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问题委员会上周六(6月27日)表示,它支持五十多名联合国独立人权专家于周五发表的一份声明。该声明呼吁国际社会“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监督北京当局,并“采取集体和果断行动”,确保中共政府尊重人权。

美中委员会这家独立机构在推特上发表声明称:“主席们支持五十多位联合国独立专家发表的声明,呼吁召开紧急联合国人权会议,评估中共政府持续侵犯人权的行为,并讨论建立联合国机制,监测香港、新疆和西藏。”

这些联合国独立专家从事联合国下属的人权理事会(Human Rights Council)的各种授权工作,他们在声明中对“中共压制基本自由”表达了担忧。

这其中包括中共政府在其西北部的新疆地区和在西藏对宗教和少数民族的镇压,对中共针对香港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的指控,以及中共对那些公开谈论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人进行报复的报导。

声明称:“联合国独立专家多次向中共政府表达了他们对中共压制基本自由的警告。”“联合国独立专家认为,现在是重新关注中共人权状况的时候了,特别是考虑到中共针对香港特别行政区人民、新疆自治地方少数民族、西藏自治区和全中国各地人权捍卫者所采取的行动。”

专家们还强调了他们对中国共产党针对香港推出的所谓“国安法”的担忧。北京的橡皮图章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5月底绕过了香港的立法机构,颁布了这项法律,将所谓颠覆、演变、恐怖主义和外国干涉活动定为刑事犯罪。

周日(6月28日),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始审议拟议中的香港法律。专家表示,该法律将“引入定义不明的犯罪,很容易遭到滥用和压制”,并可能让北京侵占香港所拥有的特殊地位。

有人担心立法机关会违反香港基本法,该基本法保证香港特别行政区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继续有效。

根据规定了香港移交中共统治条件的《中英联合声明》,香港政府同意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给予香港在大陆无法享受到的自治和自由。并保证五十年不改变。

专家们说:“这个《国安法》将损害民众接受公平审判的权利,预示着在中共当局的命令下,任意拘留和起诉人权捍卫者的行为将急剧增加。”“《国安法》还将削弱在香港经营的企业根据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履行尊重人权责任的能力。”

寒蝉效应

香港大律师、法政汇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成员梁允信(Wilson Leung)对《大纪元时报》表示,有关这项立法的消息已经对香港居民产生了寒蝉效应。一些曾经公开上批评中共的激进分子和团体,现在却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害怕后果。

梁允信在香港接受《大纪元时报》的电话采访时说:“在拟议中的法律公布之后,我们已经看到活动团体进行了大量自我审查,他们变得更加害怕与国际非政府组织交谈,害怕公开与国际政治领导人和外国媒体交谈,因为这些在未来都可能成为与外国勾结的证据。”“我们都知道,中共政府对这些概念的使用是多么模糊和广泛。”

他说:“相对而言,一些活动人士已经愿意表明自己的立场。许多人正在删除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或历史记录,以确保他们过去的言论不会被视为对共产党政府的批评。”

他说:“我有一些朋友都是买一次性手机匿名发言,因为你用真实电话号码说的任何话都可能成为对你不利的证据。我们知道(中共)有一个在香港部署 大陆安全人员的计划,这是他们对可能被 大陆技术监控的担忧,因为这意味着你在手机上说的任何话都可能不再安全。”

专家们在声明中敦促拥有47个席位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紧急行动起来,采取一切适当措施监督中共的人权践踏行为。”他们还建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建立一个公正独立的联合国“机制”,“密切监测、分析并每年报告中共的人权状况”。

梁允信还补充说,尽管国际机构发出的反对中共政权践踏人权的呼吁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从长远来看,这些呼吁不太可能阻止北京。

这位律师告诉《大纪元时报》:“我不记得上一次国际组织有如此一致的关注程度是什么时候了,”“这表明,推动香港《国安法》的整个过程和决定是个多么显着的错误。”

中共的策略

梁允信警告称,中共政府可能会在香港采取类似对待新疆的策略。据信,新疆有一百多万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被关押在该地区庞大的劳改营网络中。北京称,这些劳改营是为了“教育和改造”那些被中共视为面临“极端主义、分裂主义和恐怖主义三股邪恶势力”风险的人。

尽管中共政权声称是要对他们进行再教育,但有前维吾尔族被拘留者告诉《大纪元时报》,他们在那里受到了酷刑、被迫谴责他们的信仰,并被迫承诺效忠中共,同时由于不明原因被关押在通常拥挤不堪的设施中。

梁允信说:“在新疆,他们利用了被高度夸大的威胁,然后以此为借口,对人口实施严厉的控制,而这正是政府想要的镇压结果。”“在香港,他们利用去年的抗议活动提出,当时正在发生暴力事件,因此他们需要这些新的压迫性法律,但实际上这个法律将针对比参与暴力的人更广泛的人施加控制。”

“他们将会利用没有任何公开异议的情况,说‘这里的每个人都很快乐’,而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他们已经把异议违法化了,并对异议人士进行了严酷的惩罚。”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英文记者Isabel Van Brugen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