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温家宝兰州大学谈话要点 谈教育 谈专业 谈大师 没提一句党

今天我没有深入谈教育,我们一家人都是办教育。老师是一个学校的中流砥柱,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是一个大厦的栋梁。如果一个学校没有老师的话就会垮掉,如同一个大厦没有支柱一样。我诚心希望,学校要注重培养、爱护和保留一大批有能力的老师。要让教授甚至院士上讲台,哪怕只给学生讲一堂课,学生也会铭记一辈子的,终生受益。

温家宝与兰州大学校方高层合影。(兰州大学官网图片)

(2020年6月14日上午8:45—10:30)

我和兰州大学很有渊源。一是我爱人是兰大校友,一是兰州大学老校长江隆基和我的叔祖是好朋友,还有就是兰州大学的老领导林迪生副校长和我是老乡。我调甘肃地质局是79年,一到周末,就骑自行车带孩子到兰大去,几乎每周去,还有去附近的旧机场。所以对兰大有感情。江隆基校长当时是高校级别最高的校长。我在甘肃工作了14年。你们来我很高兴,我也很受感动。

…………

我最近对地质科学有三点想法,或者说如何办好兰州大学地球科学学院,供你们参考。

第一是地球科学,也就是学院名称的前半部分,一定要搞系统地质学,或者叫系统地球科学。什么叫系统地球科学,就是上到地球和宇宙的联系,包括太阳系,包括地球和各大行星的关系,因为地球的许多演变都离不开太阳系,离不开宇宙,所以这个要纳入讲学的范围。不要像我们那个时候一开始就是地质,要有一定的时间给学生介绍宇宙、介绍太阳系、介绍宇宙和太阳系与宇宙的关系。

系统地球科学还应该研究地球的内圈层和外圈层。地球的内圈层包括地核、地幔、地壳,地球的外圈层包括岩石圈、生物圈、大气圈、水圈。如果再细分,光一个水圈还分为液态水、气态水、固态水,就我们现在已知的,液态水仅在地球范围,别的星球似乎也有冰。过去地质的概念太窄小了,只研究地壳。我们不仅知道地球表面的现象都和地球有关。如果气候变化仅从人的工业活动看就小了,如果从地质演变、地球演变看,从地球与大气的关系来看、从大气层的变化来看,那就不一样了。这是人类很关注的一件事,也是争议很大的一件事。这是讲圈层构造。

每一项还值得仔细研究,比如刚才说"水系",固态水、液态水、气态水,他们各自的特征和相互关系。比如,地貌,可以使学生知道地理和地质的关系。过去叫地理地质系,这是对的。西南联大的话,叫地理地质气象系,刘东升上的就是西南联大地理地质气象系,因为大气圈也属于地球的外圈层。要加强地学相关学院的联系,这个学院要懂得大气层的变化,懂得气候的变化,那个学院也要懂得气象也受地球的影响,地球的影响是相当大的。生物层,就涉及到植物、动物和人类。而植物、动物和人类又和地球及环境分不开的。所以,学院一定要研究系统地球科学,而不能像我们那时候只研究地壳、岩石圈。

其次是学院的后半部分,就是它的应用。现在提资源或者矿产资源,面小了。地质的应用,虽然资源还排在第一位,但已经不是为人们最为关注的问题了。人们现在关注的是生态,包括目前的疫情,要关心大气圈、生物圈,关心氮的含量为什么会增多,关系气候的变化。我是2010年到的冰川冻土研究所(后来改为寒旱所),看望施雅风先生,他和我谈到,他和许多科学家都感到西部雨水多了,而且推测还要多。这将给西北带来有利也有弊(的影响)。所谓利,就是干旱状况会减轻;所谓弊,就是冰川将会减少。而自古以来,养活河西走廊的,主要是冰川,祁连山的冰川。所以才会形成石羊河、一直到疏勒河这些大的河系,河西走廊就是这样过来的。这些,地质学都要研究。地球的外圈层就包括大气层,而大气层光从气象角度研究不够,还得从地球和宇宙的关系来研究。所以,应用当中光讲矿产资源,狭隘了。还包括气候、地理,地理是一门科学,是人们现在赖以生存的,人们现在看到的、用到的、经历的一种现实的东西,地球深处的东西是触摸不到的。所以,我跟孩子们讲,很多时候是讲地理和地质的关系,实际上是讲地球表面和地球深层的关系,是讲地球表面、地球深层和宇宙的关系。还有一个,就是应对地质灾害,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现实问题,包括地震、滑坡、泥石流、包括海啸等等,这些还经常发生,这两天日本、拉美都在发生。就矿产资源来讲,过去,建国以后我们面临建设。建国前,先辈们搞地质,因为国家贫穷,需要资源,把很多注意力都用在找矿上,包括学地质的鲁迅先生,李四光、丁文江。南开中学出了很多名人,图中画了130多个人,我数了一下,地质的就7个。其中就包括袁复礼、刘东升,很多名人在其中。当时很多到西南联大的,包括我的老师马先生,开始都不是学地质的,都是感觉到国家缺资源,西南联大周边有许多矿需要探测,有很多人从物理系、其他系都改为学地质,不像现在对地质这么瞧不起,那时候都是些拔尖的学生学地质。当时他们一心一意为找矿,但现在经济发展到这种程度,矿产依然重要,比如稀土,中美交恶很重要的在稀土资源。我在30年前就指出,中国掌握90%以上的稀土资源,特别是重稀土(重稀土主要在江西、轻稀土主要在包头)。特别是钇族元素大部分在中国,现在又要限制放射性元素,和原子能有关的元素,目前还够用,但不继续探测不行。时代不同了,矿产资源除了开发利用之外,还有合理利用和保护的问题。人们不仅关注矿产,还关注气候变化、自然灾害。所以,我说的第二段话,就是全面的、完整的合理保护、开发和利用自然资源。

三是要充分认识、充分运用大西北广阔的地质条件,地球研究的有利条件。当然,甘肃十分重要。你们背后、你们前面都各有一个大课堂。背后那就是所谓祁连山,前面就是北山、龙首山、戈壁滩,腾格里、巴丹吉林,这些都是我跑过的,但是我当时很遗憾。我在祁连山主峰跑了6、7年,没见过兰大的实习生。都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地质院的学生在跑祁连山,你们应该把学生带到祁连山,那里是地质实习最好的地方。

我还想讲的一点小的意见是,兰州大学是综合性大学,我一贯主张,学文的要学点理工、懂点自然科学,学理工的一定要懂点文学和艺术,这是钱学森同志一直讲的。他会画画、懂音乐,他发表的第一个音乐作品都刊登在旧社会的音乐刊物上,他画的画都流传在境外,要都要不回来。李四光是中国第一部小提琴曲的谱曲者。丁文江那些人的文章都不得了,接近鲁迅的水平。所以一定要建文理兼容的综合性大学。特别是学地质的,文学好的还是不少的,我在文学上下的功夫不比地质小。学地质的人文笔好的人相当多,可能因为他需要描述,他的胸怀很大。

今天我没有深入谈教育,我们一家人都是办教育。老师是一个学校的中流砥柱,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是一个大厦的栋梁。如果一个学校没有老师的话就会垮掉,如同一个大厦没有支柱一样。我诚心希望,学校要注重培养、爱护和保留一大批有能力的老师。要让教授甚至院士上讲台,哪怕只给学生讲一堂课,学生也会铭记一辈子的,终生受益。学校的书记和校长,要做好终生做教育的准备,在学校待一天就要忠心耿耿地为办学、为教育、为人民努力工作。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光传媒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