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地母经》预言的2020年中国水灾和后果

作者:
共产党是站在无神论上战天斗地,所作所为完全违反天道,专政政权丧心病狂干绝了坏事,祸害中国人、遗害世界人,彻首彻尾违背上天指示给人类的善良普世价值;人类只有远离它才能不受其危害,不受其连累,才能回到天佑的福地。 预言警示未来,主要是让人悟道,及时找到安全的出路。

6月25日,湖北黄石、咸宁、襄阳等地也发生洪灾,而武汉的长江水位已经越过堤防。(视频截图/大纪元合成)

历代许多预言有一个共同的交集,指向2020庚子年开始的大劫难。农业社会里家家必备的黄历,竟然也预藏着这样的预言——预言诗《地母经》,也称《黄帝地母经》。进入六月以来,中国大陆各地出现强降雨,带来异常洪水量,触动人们的神经。是否有更大的灾难会发生呢?

预言2020年中国水灾之难已经浮现

《地母经》是以六十甲子循环排列,每一年配一诗一卜,预言该年农作物生产情况,也旁及该年的时运。《地母经》对2020庚子年不仅预告了瘟疫,同时示警了水灾和饥荒,其诗和卜辞如下:

诗曰︰

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

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

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

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桑叶须后贱,蚕娘情不悦。

见蚕不见丝,徒劳用心切。

卜曰︰

鼠耗出头年,高低多偏颇。

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

开头诗句“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指出了庚子2020年整个年运:很多人会突然死亡;卜的后半句“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预言死亡的人数众多。灾难原因为何?《地母经》道是“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鼠耗出头年”;也就是发生在春夏的水灾、秋冬的饥荒与旱灾,还有瘟疫。目前除了预言的鼠疫之外,还有更严重的中共病毒瘟疫。

在2020年的前半年,人们的担心、关心聚焦在中共病毒,进入梅雨季节,瘟疫未退又加剧,同时大雨淹流的足迹越来越广。6月24日新闻报导,6月以来中国大陆已发生五轮强降雨,导致1122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861千公顷。6月中旬之后,雨带已经明显由南方向江南、江淮、黄淮等地推进。6月20日开始,贵州至长江中下游一带迎来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

6月23日,重庆綦江区安稳镇的同华大桥被洪水淹没。(受访人提供)

目前,长江上游贵州、重庆等多地已经出现洪灾。发源于贵州的长江支流綦江重庆段于6月22日出现“80年来超历史洪水”,超过堤防最高防洪水位(200.51米)5米多。中游武汉的长江汛期一般在7、8月份,目前汛期未到,水位已超过了堤防,洪水正向市区方向蔓延。湖北省有680座水库现在已经超汛限水位,许多地方也相继发生了洪灾。而后续更见雨势汹汹,据大陆中央气象台预报,长江中下游将有十天左右持续性强降雨。

6月27日洪水淹没出三峡大坝后第一个城市宜昌,街道上的水汹涌而下。据网民说,当地已发生多起落水触电身亡事件。当地民众怀疑水灾加剧是三峡大坝和葛洲坝泄洪所致,中共官方则称是“发电”,直到29日下午才承认,三峡大坝进行了今年以来首度泄洪。长江汛期就来了,将迎来新一波洪水,从三峡集水区到中下游都笼罩在淹水的危机中。

6月22日,重庆暴雨。綦江流域出现1940年以来最大的洪水。(视频截图)

水灾的重灾区

再看回《地母经》对2020年灾难的预言内容“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鼠耗出头年”,其中水灾和饥荒占了大半,警示人不能掉以轻心。重灾区在哪里呢?《地母经》预示“秦淮足流荡,吴楚多劫夺”。

“秦淮”是指秦岭和淮河区域(南京的秦淮河古称龙藏浦,自唐朝有此称),是黄河长江分水岭,秦岭以南就是长江流域。秦岭横贯中国大陆中部,从甘肃陕西、东到河南,有华夏文化的龙脉之称,长江支脉分布其间;淮河主干流经过湖北、河南、安徽、江苏四省。淮河流域人口密集,也是耕地比重高的地区。

“吴楚”是指春秋战国时代的吴国、楚国之地,涵盖长江中下游流域。秦淮和吴楚之地,也是中国大陆的主要的精华区,鱼米之乡,工业之都,人口密集之地。长江中下游流经湖北省、湖南省、江西省、安徽省、江苏省和上海市,聚居了中国五亿多的人口。6月以来的超常强降雨,已经使得多地耕地流失,可预见下半年将遭遇无粮可收的局面,同时,蝗灾、秋行军虫危害粮禾之害也频发,这种种现况吻合《地母经》“高田犹及半,晚稻无可割”的预告。问题还未穷,目前这一大片区域正是长江三峡大坝濒危的阴影垂垂笼罩的地方。

三峡工程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强行上马时,就广受质疑,上马后引发大量的自然灾害,连连不断,被指是目前最大的祸国殃民工程。

2003年,三峡大坝启动运作之初,中共党媒宣传说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到2007年,才短短四年,中共党媒已经改口说大坝可防“千年一遇洪水”。才又过一年,中共所谓的防水期只剩下十分之一,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又过二年的2010年,中共当局完全改口说“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大坝上”。这种完全建筑在泡沫基础上的长江三峡大坝“固若金汤”的谎言,靠着大宣传糊弄大部分中国人,实际上是罔顾人命的面子工程。

中国古来“有河患无江患”人为干扰后患无穷

中国古来“有河患无江患”。图乃旧时长江三峡一景。

长江也称为大江、扬子江,川流千古,水势浩渺,悠然映碧寥,是孕育中华大地生生不息的第一大命脉。长江没有黄河的决堤带来的治河问题,所以中国古来就有“有河患,无江患”的说法。古代治水工程范围,通常是指黄河及淮河两大流域。直到近数十年,长江流域开始有大水患的发生;据统计,百年中长江最大的洪水是1954年发生的那次,受灾人口1,888万人,死亡3万余人,京广铁路百日不能正常通车。[注]

以前长江下游发生严重洪水灾害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高峰量大的洪水超过长江河道的泄洪能力。除了长江干流,长江主要支流水量也大,若支流发生洪水规模也十分庞大,当单独发生时也会形成区域性洪患,若与干流洪水同时发生,同时遭遇上了,则会酿成巨大洪灾。若是大自然防洪、排洪能力受人为因素的干扰,灾情就会变得严重。从明清以来,长江上游山区的森林渐渐减少,这几十年中更是大量减少,森林减少降低了水土保持的能力,遇强降雨就快速形成大洪水;中下游人口众多又密集,圈湖为园、占湖为田、填湖造地等等这些与湖泊抢地的行为,破坏了长江自然调节的防洪能力。再加上长江三峡大坝的兴建,更是干预了长江排洪的自然调节能力,上游支流区域淹水的灾情显然增多。

图为三峡大坝开闸泻水。

专家表示,三峡工程的防洪能力极为有限,因为它防洪库容量远远小于主汛期的洪水总量;长江水量超大时,水库不仅不能防洪,来不及泄洪还有漫坝、溃坝的危险。[注]也就是说,长江三峡大坝不但没有解决长江洪水问题的能力,反而预埋漫坝、溃坝的危机。且严重破坏生态的后果,导致超乎想像、预估的重重灾难。长江三峡大坝的工程专家曾披露,三峡大坝建成后,诱发整个库区及其周边的滑坡、崩塌及地震灾害,并且加剧了长江上游洪灾,如这次綦江超80年纪录的水灾,这些都是近年已经见到的事实。

位于长江三峡大坝下游的湖北宜昌市,于6月27日遭到暴雨袭击,出现严重内涝,已发布暴雨红色预警。(视频截图)

六月以来,中国大陆许多省份,都出现了异常洪水,长江汛期还未到,但是支流、干流都已经出现洪水之灾。三峡大坝毫无防洪能力,而且无预警的大泄洪,更导致中下游严重灾害。从目前看来,中国大陆2020年水患严重的趋势,和《地母经》所预言的水患灾难正同步而行了。对《地母经》预言“更看三冬里,山头起墓田”的结果,吾人不能不正视。

【寄语】

天地之大,尤其是现在的中国灾害无所不在,人要往哪里跑才安全?古籍《尚书.商书》说“惟天佑于一德”,《易》有言“自天佑之吉无不利”,都是告诉人,真正安全的道路在于纯一的德行,作人做事唯有走正道、走善道、合于天道,才能得上天神明保佑,那也是最安全的路。

共产党是站在无神论上战天斗地,所作所为完全违反天道,专政政权丧心病狂干绝了坏事,祸害中国人、遗害世界人,彻首彻尾违背上天指示给人类的善良普世价值;人类只有远离它才能不受其危害,不受其连累,才能回到天佑的福地。

预言警示未来,主要是让人悟道,及时找到安全的出路。

[注]

参考资料:陆超明编《长江水患与三峡工程》,香港地理学会出版,加利福尼亚大学,1993年。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03/1472530.html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