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终于失落于江湖

作者:
这才是我熟悉的美国:有问题,有不足,有不满,有抗议,有和解,有治愈,而不是失落于江湖,这种自我修正的能力实在让我叹服。

又一个我喜欢的公号悄悄就disappear了,追到微博,账号已不存在;再到ZH,也没了踪影,突然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其实我就只转过一次他的文,结果他原来幸存了几天的文章五分钟之内立马被举报删除,我虽和他不熟,内心却有一种很对不起他的感觉,虽然明知不是我的错,却终于没有机会相互介绍做次长谈,我们已经永远失落于江湖。

一个在美国的好友今天给我发了一段文字:

舞姐,最近对于种族歧视问题在华人群里,很多华人很态度鲜明表现出对这次事件的站队,颠倒此次动乱事的爆发起因,就知道华人象你这样不歧视黑人的还是很少很少的。其原因还是根深蒂固的天生不喜黑,还有就是片面的因为黑人犯罪率和贫穷导致。华人对黑人确实缺少理性的了解,我了解的黑人真的是努力勤奋彬彬有礼的,包括我在美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在部队和社会上我得到的帮助99%是来自黑人家庭。昨天我一个跟丫丫一样大的侄女收到大学的offers,她在我们这边最好的一所公立中学几乎全部是亚裔的学校,打hockey非常努力被PA一个有名的球队选上了。现在在常青藤和一所全额奖学金之间犹豫。还是我孩子叔叔说的话,让我看到真实的黑人的真实想法对于出人头地而言。我想转给你,如果有必要作为一个素材可以使用。为了我的孩子,我觉得我需要做一些这方面的事情让华人对黑人多一些了解。

我的这个朋友、叫妹妹吧,几年前来美国的时候经历过各种狗血,当时似乎所有的不顺都降落在她的身上,但是因为她女儿是一半黑人混血,因为你我众知的原因回国并不是她很好的选项,为母则刚,她必须头拱地也要给自己闯出一条路来,从语言开始,从自立做起。后来的一段时间我看她做代购风生水起,也很少找我诉苦或者求助了,我想经历了最初来美之后的各种狗血之后一切也许自己work out了。没想她再找我聊的时候事情倒是真解决了,却是我意想不到的方式,让我很唏嘘。但是这个妹妹却坚强地拼起生活的点点碎片,孩子长大越来越懂事了,她也买了房子安顿下来,准备一边工作一边去读点书,陪孩子成长并给孩子做个好榜样,也因为孩子有非裔传承,决定为改变人们的偏见作出自己的努力,我真的为她自豪,有时也不得不设想,如果不出来,她和孩子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呢?

因为丫丫打球,我们一家其实和黑人之间打交道的机会很多,丫丫从中学到高中再到俱乐部队的历任教练中只有过一个白人,剩下都是黑人,她的教练们人都很好,前年底我肩膀手术、今年初我患流感卧床,训练完后没校车了都是丫丫高中的黑人女教练专门开车来回50分钟把她专门送回家的。再说她前几年的俱乐部教练,是一个年轻黑人,就像我的一个儿子,和丫丫相处如同兄妹,两人一起去健身房训练,现在到了北维还常开车回来看丫丫打球。现在的俱乐部和即将去的高中教练是同一个黑人,把丫丫当女儿看待,为她招募进入大学队亲自打电话,疫情隔离的时候经常和她通电话了解她的训练情况,她打比赛情绪起落的时候也会专门开导。我觉得在美国的二十多年,我遇到黑人中的好人和白人一样多,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差别实际上不如人与人个体之间的差异更大,按肤色来评价人品实在是一种很无知的表现。

前两天我曾写过一篇题为《不是暴乱,而是不同社会阶层的一种和解》的文章,最后被外星人给看上了,也失落在了江湖里。在这篇文章里我曾经提到过一个来自Nebraska州Lincoln市的一段视频,起因是这个社区的警察长撰写一个‌‌“Hold Cops Accountable‌‌”(让警察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草案,签署后现场的画风变成这样的了,白人警察和黑人市民一起载歌载舞

这才是我熟悉的美国:有问题,有不足,有不满,有抗议,有和解,有治愈,而不是失落于江湖,这种自我修正的能力实在让我叹服。活到现在的年龄,早已是生死之外无大事,有些事情真相出来了,互相理解了,社会减压了,慢慢就会往好的方向发展,最怕的就是真相总在深水而深水总是沉默,或者就是永久的失落江湖。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心路独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