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西安事变后谈判 共军得寸进尺:扩军、占地、要钱!

作者:
西安事变的发生,使剿共工作功败垂成,已如上章所述。随着事变的解决,在“共赴国难”美丽的宣示之下,我们剿办了近十年的共产党,竟又摇身一变而成了我们抗日的伙伴。从前的共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从前的共军首领朱德和彭德怀,被任命为该路军的正副总指挥。客观的形势与局外的批评,都不允许我们不向“共赴国难”的路上走。而且国难严重至此,大家都有同感,就是共产党也是人,何至全无人性,竟会借“共赴国难”之名,而来趁火打劫呢?

和谈经过概略

因为西安事变的发生,使剿共工作功败垂成,已如上章所述。随着事变的解决,在“共赴国难”美丽的宣示之下,我们剿办了近十年的共产党,竟又摇身一变而成了我们抗日的伙伴。从前的共军改称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从前的共军首领朱德彭德怀,被任命为该路军的正副总指挥。

此一巨大的转变,自今日视之,觉得我们当日的行动,几乎几近儿戏,但在当时,却是有所不得已的。客观的形势与局外的批评,都不允许我们不向“共赴国难”的路上走。而且国难严重至此,大家都有同感,就是共产党也是人,何至全无人性,竟会借“共赴国难”之名,而来趁火打劫呢?古人说:“君子可欺以其方”,我们不必讳言,当时举国上下,其实都是受了中共、俄共的欺骗而不自知的。

共产党在抗战阵营中的活动总目标,就是尽量扩大他们的武装力量,以为将来夺取政权的资本。他们的这种行径,抗战开始不久,我们即已认知,但是因为大敌当前,不允许我们再闹家务,我们惟有尽量容忍,以图保持团结抗战的形态,而免自乱阵营。

在八路军初成立时,估计他们的武装力量有两万五千人。三十三年(一九四四)九月,共党中央委员林祖涵向国民参政会中报告:“在七年多的战争过程中,共产党的军事力量,已在依正当的途径发展,现在计有军队四十七万五千人,相民兵二百二十万人。”几个月后,毛泽东延安举行的共产党第七次大会上报告说:“当我准备这篇报告的时候,我们的正规军已经扩充到九十一万人,民团增加得超过二百二十万人。”

在抗战开始以前,共党在陕甘边区盘据过的地方,不过二十一、二个县,共有人口不过一百几十万。但到抗战进入第七年后,毛泽东曾报告说:“解放区现在已发展得北到内蒙古,南到海南岛,包括有十九个省份,和九千五百五十万人民。”他所说的十九个省份是:辽宁、热河、察哈尔、绥远、陕西甘肃宁夏山西河北河南山东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广东福建

共产党在抗战的招牌之下,壮大了,叛乱的资本一天比一天雄厚了。他们历次的报告,就是他们不打自招的供状。

共产党扩展的地盘和武装,强半是由吞噬我们敌后的军政力量而来的,我们越退让,他们就越进逼,我们越怕闹笑话,他们就越肆无忌惮,当时管这种现象叫做“摩擦”,说得似乎轻松之至,其实所谓“摩擦”,就是遮掩共党向政府叛变的遁词。

自有所谓“摩擦”以来,留心国事的人,无不忧心仲仲,认为外患并不难于消除,唯有共党制造的内忧,恐终将成为膏盲不治之疾。政府对于此种情势,当然具有更深切的了解,但始终都作弭患于无形的打算。始而采用“劝告”、“提示”等方式,继而竟不惜分庭抗礼的和他们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谈判。

国共之间的和平谈判,从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即已开始,直到三十六年(一九四七)政府下令动员戡乱,在这中间的八年中,可以说始终就没有放弃过。不过谈判是时断时续的,最后是毫无结果的,正与所有自由世界与共产政权各种谈判的经过如出一辙。

国共和谈的细节,累牍连篇也不易说清,这里没有这么多的篇幅从事于此,而且也无此必要,以下我只想约略谈一谈和谈的梗概。

几年来和谈的问题,归纳起来,不外:

一、共军扩编问题

共产党在抗战的招牌之下,非法扩充军队,已如前述。对于这些军队,他们提出来的要求,就是变非法为合法。“共赴国难”之初,改编的第八路军(后改称第十八集团军),共辖三个师,兵额不过二万人。以后又收编叶挺、项英的江南各地共军,成立新编第四军,共辖四个支队,兵额约万余人,至二十九年(一九四〇)七月,十八集团军已奉准改编为三个军六个师,三个补充团,另再增两个补充团。新四军亦奉准改编为两个师。

三十三年(一九四〇)五月共党要求扩编其军队最少为十二个师。同年六月又要求扩编为十六个师。

三十三年十一月赫尔利大使由延安携回毛泽东亲笔签字之草案,要求组织联合政府及联合军事委员会。此联合政府及联合军事委员会应承认所有抗日军队。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开始的“重庆会谈”,历四十一日结束。关于军队问题,毛泽东同意缩编共军为二十四个至二十个师。

三十四年十二月马歇尔特使衔命来华,调处国共争端,因而有三人小组之成立。

三人小组签订了三个方案,一是颁布停战命令,二是恢复交通,三是整编军队。在整编军队案中,国共军的整编比例,是五比一,即如第一期整编全国军队为九十个师,共军可保留十八个师,第二期整编全国军队为五十个师,共军可保留十个师。不过这三个方案,共方根本没有履行的诚意,他们自始至终就没有停止过军事行动,更谈不到恢复交通。则在战争状态之下,那里还谈得到整编军队。

二、军队驻地问题

第八路军初成立时,指定其作战地区为晋北,归第二战区司令长官节制指挥。

二十九年(一九四〇)七月,指定冀察两省及鲁境黄河以北为第十八集团军及新四军作战地区。

三十二年(一九四三)三月,共党要求黄河以南共军,俟战后再开入指定地区。

三十三年(一九四四)月,共党要求战时就地抗战,同年六月,共党要求中央承认其华北、华中、华南根据地。

三十三年十一月,共党要求组织联合政府及联合军事委员会,军队应听命于此联合政府及联合军事委员会。言外之意,共军行动不受现政府任何限制。

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八月在“重庆会谈”中,毛泽东同意将应整编的部队移至陇海以北,及苏北皖北集中。殆至三人小组成立,协议国军与共军的配置为:第一期,华北配置政府军与共军统编的四个集团军之外,再驻三个政府军。东北配置五个政府军,一个中共军。华中配置一个中共军,九个政府军。第二期,华北配置中共军七个师,政府军十一个师。东北配置政府军十四个师,中共军一个师。华中配置政府军十个师,中共军二个师。当然这都是一纸空谈。正当签订此项协议之同时,共方宣称其在东北已有“民主联军”三十万人,要求政府承认。

三、地方政府问题

二十九年七月,政府准许划定陕甘宁边区范围(包括十八个县)改称为“陕北行政区”,暂隶行政院,但归陕西省政府指挥。

三十二年三月,共党要求陕北边区改为行政区,其他各区另行改组。这是让政府承认他们陕北边区以外所占据的地区。

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六月,共党要求政府承认陕甘宁边区及华北根据地民选抗日政府为合法的地方政府,并承认其为抗战所需要的各项措施。

三十三年十一月,共党开始要求改组当时之国民政府为联合国民政府。中央政府既可成为联合的组织,则地方割据形势,当然不会是不合法的了。

三十四年(一九四三)八月重庆会谈,关于“解放区及地方政府问题”,往复商谈,迄难解决。共方漫天要价,政府据理力争,起初他们要五个省的主席,三个特别市的市长,和八个省的副主席,最后他们要求各“解放区”暂维现状不变,留待宪法规定民选省级政府实施后,再行解决。

国共和谈的问题,自不限于上述三种,但共党争持最力的,却不出以上三个范围。

责任编辑: 东方白   来源:陈诚先生回忆录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