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齐亮: 写于高考季 关于教育的15个经济学常识

作者:

1.如果你知道人的需求是无穷的,就不会执着于要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因为在人类无穷无尽的需求面前,根本就不存在最好的XX。

2.如果你知道资源是稀缺的,就不会追求教育公平(这个邪恶词汇的含义是让每个人接受同样的教育),追求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即使你让上帝实现了教育公平,下一秒就会恢复不公平。

3.如果你知道政府的钱来自纳税人,就不会反对撤点并校的政策。要维持成千上万座只剩下几个十几个孩子的乡村小学校,那么多老师的工资和学校的运营费用,不是纳税人能承受之重。

4.如果你知道边际效用递减,就不会在孩子的教育上无穷无尽的增加投入。就不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陪他写作业。并不是付出越多孩子就越爱你,更不是付出越多孩子就越有进步。很多付出毫无意义,很多牺牲只是浪费。

5.永远不要相信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之类的蠢话。孩子的成长并不比你的人生更重要。不管是一个国家的教育还是一个家庭的教育,都应该考虑成本和收益,都应该量力而为,而不是陷入不计成本的疯狂。

6.永远不要让孩子的教育导致家庭陷入贫穷的泥潭。所谓教育,不过是一种投资。所谓投资,最重要的是审慎,而不是冒险精神。这句话也许不适用于那些投资天才,但绝对适合我们普通大众。为了孩子的教育砸锅卖铁,并不值得。如果是普通家庭,何必上什么国际学校,何必买什么学区房,何必花钱求人让孩子去重点,何必送孩子出国读书?你又不欠他的。如果家里比较穷,读大学让孩子申请助学贷款就好了,反正助学贷款那么优惠,不贷白不贷。不要为了孩子的教育节衣缩食,不要为了孩子的教育牺牲掉自己的生活。说这些当然不是教你逃避养育孩子的责任。把他养大,给他爱和尊重,陪他玩、陪他看动画,力所能及的满足他的那些小小需求,给他够用的零花钱,享受亲情的快乐,承担父母的职责。这就够了。

7.如果你知道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就不会去规划孩子的未来。尽人事,听天命,就是最好的态度。我们都知道做工作计划不要特别乐观特别高调。适度悲观一点冷静一点,其实是好事。对待孩子的教育,也是如此。不必指望孩子成为光芒四射的人物,不成为一个坏人,废物,能自食其力,善良明智,就不错了。家庭教育重最重要的,就是丢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8.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教育的普及带来了经济的发展,另一些经济学家则认为是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教育的普及。我相信后一种。没有经济的发展,饭都吃不饱,哪有钱投资孩子的教育?八十年代为什么会有很多青年上不起大学?就是因为穷。很多人会说国家可以提供助学贷款啊,但国家的助学贷款也需要人们储蓄和纳税,而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没有经济的发展,哪来什么助学贷款?哪来那么多的资源来办学和扩大招生?

9.为什么上一代人可以每天放学后在田野上无忧无虑的奔跑嬉戏,这一代孩子却要每天辛苦做作业并且周末去补习班面临更大的学业压力?为什么父母会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学业?只有经济学才能解释这个问题。第一,收入增加,投资增加。解决了温饱,有了闲钱和闲暇,人们就开始更多的投资孩子的教育,比如送他们去补习班兴趣班。第二,利润增加,投资增加。相比几十年前,高等教育可以带来越来越高的经济回报。40年前,一个工程师、企业高管和农民的收入差距可能是两三倍;四十年后,他们的收入差距可能是几百几千倍。更多的利润吸引人们更多的投资孩子的教育。

10.一张试卷,并不是最佳的考试方式。并不能测试出人们的真才实干,测试出人们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那么,为什么还要采取这种落后的考试方式?唯一的答案是因为这样做最“经济”。“经济”一词的解释之一就是:“耗费少而收益多,用较少的人力、财力、物力、时间、空间获取较大的成果或收益。”这并不是计划教育下选拔人才最好的方式,而是成本最低的方式。相比其他方式,一张试卷,花钱少,争议小,风险低。所以才会一直延续下来。

11.教育领域并不像自然科学那样对错鲜明,极端的方法常常也能取得成功。《夏山学校》中校方放纵学生为所欲为,《虎妈战歌》中严厉管教最终也能取得成功,童话大王郑渊洁也有一套前无古人的创新教育方法。这些书你可以当故事看看,但对于普通家长来说,缺乏参考意义。当你听一个专家讲他的教育方法和成功案例时,不要被他的成功光环迷惑,而是要冷静思考这样做的风险和成功的概率。

12.教育不是国家的责任,而是每个家庭自己的责任。没有人有权利要求花别人的钱来教育自己的孩子。

13.只有市场化的教育,才有可能满足不同需求,因材施教。统一的考试标准,统一的激励机制,在这种计划教育下大谈因材施教,只是一种妄想。

14.世界上最邪恶的教育有两种:一种是放纵,一种是控制。放纵型教育把孩子当天使,反对父母的管教,相信人之初性本善,孩子在纯粹的自由中会成为最好的自己,这种源自西方的教育观念如今很流行,将来也许会更加流行。但这种放纵,只会通向堕落与败坏;另一种是控制,把孩子当牲口,当赚取分数的工具。让他们像牛马一样在家长或者学校的控制下活着,没有自由的空间,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争分夺秒的学习,这种教育,其实是奴役。同样的道理如果用来评价企业管理,人们会觉得是废话一样的常识。但用来评价教育,就会有许多争议。因为人们总以为教育是“特殊”的。

15.实际上,教育领域没有任何特殊性可言。和世界上任何资源一样,好的教育总是稀缺的,总是在被竞争;和市场上的任何服务一样,教育无非是一些资源的组合。不要抱怨老师和管理者不行,市场上的任何领域(比如说餐饮或者服装),一旦以“公立”为主,也会像教育领域一样,引发人们无穷无尽的不满、吐槽和争议。

参考著作:

1.(美)加里·贝克尔《生活中的经济学》.

2.(美)马赛厄斯·德普克《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09/1475145.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